恶灵国度 / 第二十七章 我的饭来了

第二十七章 我的饭来了


                “已经派人去那个女孩的家里调查了,不过没什么收获,女孩有很严重的自闭症,不爱说话,当问起昨天中午的事情时,那个女孩说她当时就是去上个厕所,因为和失踪女孩不熟悉,所以并没有等她。nn,”

“你相信吗”夏天骐看着程海明有些意味深长的问道。

“不相信又有什么办法毕竟那只是个四五岁的孩子,而一个孩子又能知道什么,说出什么呢”

“查一下那个小女孩和她的妈妈,尽快给我结果。”

夏天骐没有同程海明再就这件事聊下去,而是直接转移话题问道:

“对了,昨天发生在建树写字楼的坠楼事件是怎么事”

听夏天骐提及这件事,程海明的眼圈则立马变得通红起。见到程海明突然变得很伤感,夏天骐不由想到了什么,不过他并没有开口去问,而是等着程海明的答。

程海明将心中涌动的那股情绪强压下去一些后,他则声音沙哑的说道:

“坠楼的是开心幼儿园的园长,也是母亲。”

程海明说完这句话,便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中。

至于夏天骐,则也在这时候变得尴尬起,因为如果程海明是那个园长的儿子,那么论起辈分他岂不是要叫程海明叔叔

不过对于程海明他则很陌生,印象中貌似并没有见过他。说起他从小到大见到的亲戚也真是极为有限,就好像他家都是一脉单传一样。所以亲戚少的可怜。

冷月看了夏天骐一眼,不过仍是保持着之前的安静没有说话,但从冷月的目光中,夏天骐却读到了一些内容。

“真的很抱歉,我不知道她是你的母亲。”

夏天骐并没有挑明关系,不然他也没法以现在这种姿态去问了。倒不如就装作没关系的样子。反正他们也都不认识。

就像是那句老话说的远亲不如近邻,一些平时不怎么联系,没什么交集的亲戚,都不如个邻居的亲切。

“工作需要。”

程海明摇了摇头,看样子心理承受能力倒是很不错,缓了缓他开始说道:

“幼儿园走丢了个孩子,校方肯定是要负全部责任的,幼儿园就算是能开下去,想也不会再有学生。

外人看。这不过就是一家幼儿园,不能开便不能开了。但事实上这家幼儿园对于我妈妈说,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。

那是她的命,是她的全部。就连我这个儿子都无法替代。

所以我妈妈难以承受这个打击,便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”

说到最后,程海明终于是忍不住哭了出,夏天骐和冷月彼此相视一眼,便都十分默契的从椅子上站起,推开会议室的门走了出去。

走会议室出后,夏天骐的心里面也或多或少有些压抑。眼下幼童的安全问题,可以说是国人的一个爆点,触之即死。

什么车都可以出交通事故,就是校车绝对不能出,不然就会被舆论杀死。什么东西都可以是假的,就关于幼童,乃至是婴儿的东西不能是假的。

所以别说是一个孩子走丢了,眼下就是打一下,骂一句,都可能被舆论的尖刀杀死。

“哎。”

夏天骐觉得他那个并不熟悉的姨奶,可能已经想到了这些,所以才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。毕竟这样一,便算是给外界一个交代。

长叹了一口气,夏天骐便转头看向冷月,随后问道:

“你怎么看待这件事”

“并不是一起寻常的失踪案。”

“你怀疑是灵异事件对吧。”

“嗯,应该不离十。”冷月和夏天骐想的一样,都觉得这起事件并非是普通的失踪案,而是一起灵异事件。

而如果是灵异事件,鬼物杀人的话,那么另外一个小女孩儿的嫌疑便很大了。

与此同时,在一间约有60平左右的住宅里。

黄思甜正在待在属于她的卧室,卧室的窗帘严密的拉合着,难见丝毫的光亮。

黄思甜坐在一把小木椅上,仰着脑袋,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,身子一动不动。

不多时,便见卧室的门被推开了,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,面带恐惧的走了进:

“宝贝,妈妈了。”

“我的饭呢”

黄思甜的身子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态,只有嘴巴在缓慢的张合着。

“妈妈刚刚中午下班”

“我的饭呢”

黄思甜猛地转过脑袋,一双血色的眼睛里充斥着杀戮的光芒。

“对对不起,妈妈今天没有给你弄到尸体,不不过妈妈会想办法的。”

黄思甜的血色的眸子渐渐恢复如常,这时候直接从椅子上站起,然后缓慢的走到了女人的身前,示意女人将身子低下。

女人恐惧到了极点,但却不敢不照做,这时候便见黄思甜将嘴巴贴近了女人的面颊,之后便听她恶毒的咆哮道:

“我的饭呢”

女人被吓得直接瘫坐在了地上,只是还没等她反应过,黄思甜那有些冰冷的手已然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“不要吃妈妈妈妈错了妈妈真的错了”

女人一边哭着,一边对黄思甜哀求着。

然而黄思甜的脸上却丝毫没有任何波澜,依旧阴郁的可怕,在渐渐拉近着同女人的距离。

但就在这时候,门外却响起了一串“咚咚”的门响。

听到这串门响,黄思甜掐在女人脖子上的手渐渐松开,女人见状长松了一口气,忙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快步走去了门边。

透过门上的猫眼朝外面看去,女人发现的人竟是黄思甜的老师。

她犹豫着不想开门,但是黄思甜这时候却阴沉着脸从卧室里走了出,对她问道:

“为什么不开门。”

“啊,这就开门,这就开门。”

女人说着,便将门锁打开,将房门微微的开启一道缝隙。

“你好,我是黄思甜的老师,咱们之前有见过的。”

见到黄思甜的妈妈开门,李秀忙露出善意的笑容说道。

“你有什么事吗”

黄思甜的妈妈冷着脸,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,丝毫不想让黄思甜进屋。

“我其实是找思甜的,她今天在家吗方便让我进去吗”

“她不在家,好了,你可以走”

还没等黄思甜的妈妈说完,便见黄思甜从她的身后探出了脑袋,继而将她妈妈向后拽了几步,对门外的李秀说道:

“老师请进说吧。”

黄思甜说完笑了笑,只是那笑容看在李秀的眼里,却是有种说不出的不自在。未完待续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