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五章 牵扯

第二十五章 牵扯


                冷月听后没有说话,倒是目光一直死死的盯着电视屏幕,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。,

见冷月盯着电视屏幕发呆,夏天骐则伸出一只手在冷月的面前晃了晃:

“喂?又不是海绵宝宝,你至于看得这么投入吗?”

“查一查这起跳楼事件。”

冷月将夏天骐在自己面前晃悠的手掌拿开,有些突然的说道。

“怎么,你怀疑这起事件是起灵异事件?”

“我认识那个开心幼儿园的园长。”

冷月在短暂的沉默后说明让夏天骐调查的原因。

“你说跳楼的那个人你认识?你以前就过北安?”

“没过,不过她和我师傅认识,我印象中见过她一次。”

“好吧,不过你和你师傅不是一直住在深山老林里吗,怎么还会有朋友?”

“师傅平时总有出去,只有我常年待在道观。”

冷月有些不高兴的看了夏天骐一眼,夏天骐忙转移话题说:

“那行吧,今晚就留给警方调查取证,明天我们再去派出所问明事件究竟。”

冷月对这起事件感兴趣,夏天骐倒也不觉得调查麻烦,说起这个开心幼儿园他貌似也听谁说起过,不过印象不深,他想了好半天都没有想起。

第二天一早,夏天骐还在昏昏欲睡的时候,便听到自己的手机响起了起。

他有些不爽的将手机从枕边拿起,当看到上面的电人后,他则立马变得精神了:

“喂,老爸,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,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?”

夏天骐的老爸平时很少给他打电话,除非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家里联系,他老爸才会特意打电话过,问问他最近是在忙什么,至于通话时常则绝对不会超过5分钟。

而像现在这样。一大早就给他打的情况,从小到大还从没有发生过,所以夏天骐才会觉得是家里出事了。

“家里倒是没出什么事,不过咱家的一个亲戚出事了。是你爷爷的一个妹妹,他现在不在家,如果你公司最近不忙的话,就跟我去参加她的葬礼。”

“爷爷的妹妹?姨奶?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人。”

“你这个姨奶平时很少和咱家往,活着的时候和你爷爷有误会。开了个幼儿园,你小时候就是在那儿上的学,你应该有印象才对。”

“开心幼儿园?”

“嗯,就是那个名字,一晃都过去快20年了。”

听他爸说起这件事,夏天骐才恍然想明白,怪不得自己会觉得开心幼儿园这个名字很熟悉,因为他小时候就是在那儿上的学,只不过那时候开心幼儿园还不在建树写字楼上,而是在学府街附近。

至于那个园长。因为实在是过去太久了,所以他脑海中并没有留下太多印象,只是模糊的记得是一个非常和蔼的女人。

“行,我最近正好也没什么事,这就准备准备去。”

夏天骐并没有将自己还在北安的事告诉他爸爸,他爸爸也没有多问,在确定他后便挂断了电话。

将手机随手放在床上,夏天骐揉了揉眼睛已是彻底没了睡意,不得不说这件事实在是赶的太巧了,昨晚他和冷月才确定留下。调查一下这起跳楼的事件,今天一早便接到他老爸的电话,说那个死去的园长竟然是他的姨奶。

不过话说,尽管死掉的那个人是他的姨奶。但是他心里面也没有多少感觉,毕竟他们以往就像是陌生人一样罕有交集。

但是从他爸爸特意给他打个电话,让他这一点上,却不难看出这个死掉的姨奶,在他爸爸心里的地位还是很重的。

“还真是巧了。”

夏天骐嘴上自语一句,便见睡在他对面床上的冷月。也在这时候坐了起,疑惑的问了他一句:

“什么巧了?”

“那个你昨晚想要调查的跳楼事件啊,死的那个园长还是我家亲戚,叫的话我得管她叫姨奶,我爸刚给我打过电话,说让我没什么事的话参加那个人的葬礼。”

夏天骐说完不禁笑了笑,显然是觉得这俨然从帮冷月的忙,变成了他自己家的事。

冷月听后也没有多说什么,便直接从床上下,看样子显然是不打算睡了。

二人洗漱完从宾馆里出,夏天骐便开车带冷月前往了北岗区的早市。

北安因为是个小城市,所以没什么景点之类的地方,唯一能拿的出手带朋友尝试下,恐怕就只有早市上的小吃了。

早市就是一个小集市,里面卖什么的都有,夏天骐上学的时候总会有几天特意早起,然后过这边吃点儿早餐。

夏天骐也不知道冷月愿意吃什么,所以他便直接找了个早餐摊坐了下。

“油条,豆浆,豆腐脑?看看点儿什么?”他们刚一坐下,摊主就立马带着笑容走了过。

“三根油条,一碗加糖的豆浆。”

对摊主说完,夏天骐便看向冷月说:

“你吃什么?”

“四根油条。”冷月想了想说道。

“你干吃油条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好吧,那给他拿四根油条。”

夏天骐也没劝冷月要碗豆浆或是豆腐脑喝,毕竟他们的生活习惯不同,就像是他在上大学的时候,每次和曹金海去吃饭,曹金海在选择主食的时候都会选馒头花卷等面食,从不吃米饭。而他则恰恰相反,要是没有米饭,就是这家的菜做的再好都不会吃。

老板将油条和豆浆上,夏天骐便不管冷月的吃了起,冷月试探性的咬了一小口,之后则让夏天骐有些好笑的露出满意之色,对着他点了点头说:

“味道挺不错的。”

一顿满意的早餐很快便吃完了,夏天骐和冷月随后又在早市上逛了逛,期间,冷月特意找到买破的摊,让老板找了好些本有关风水的籍。

不过他就只是看看不买,像是并没有找到让自己满意的一样。

离开摊,朝着车子停的位置走去,夏天骐忍不住对冷月问道:

“在这种破摊里难道还能淘到术法秘籍?”

“或许吧。”冷月也像是不清楚的摇了摇头,这也令夏天骐心里面多少有些无语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