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四章 坠楼

第二十四章 坠楼


                男人越说越激动,这时候也从椅子上站了起。,见状,坐在他对面的警察也赶忙站起,安抚说:

“王先生你别激动,被情绪支配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,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,因为我也是做父亲的人,你放心,我们会尽早给你一个答复的。”

“不是答复,是一定要找到我的女儿!”

园长愁眉不展的靠在窗前,在她的身边则站着一个年龄要小她很多的中年警察:

“这件事你别掺杂任何私人感情,孩子走丢了就是走丢了,就是幼儿园的责任,我也会积极协助调查的。”

“我的人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了,我是担心你的身体,早就劝过你不要管幼儿园的事情了。好好的待在家里,我和阿紫会照顾你的。”

这个中年警察是园长收养的一个孤儿,现在已经是北安丽阳区派出所的所长,他很早之前就让园长将幼儿园交给别人,让她安心在家里养老,然而园长却死活不肯,非说与其让她放下幼儿园不管,还不如让她死掉算了。

所以在听说幼儿园出事后,他才会第一时间赶过,就怕他的妈妈想不开。

“你也知道,这幼儿园是你爸的心愿,他不在了,我待在这里就像是陪在他的身边。行了,别再我身上浪费时间了,赶紧去找找那个孩子吧,他父母一定担心死了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“我今晚就待在这里,以后怕是想坐坐都坐不成了,你去吧。”

中年警察有些担心的看着园长,但是他妈妈的脾气他实在是太了解了,她做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的,所以他也只能长叹一口气,乖乖的听话走人。

从屋子里出,中年警察发现失踪孩子的妈妈也已经到了,此时此刻正声音很大的哭闹着。

“今天你们先去等消息,我们调查过后会尽快给你答案的。”

中年警察可不想看那女人再闹下去。也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听,便直接拉下脸让他们离开。

“今天要是不找到我的彤彤,我就死在这里!”

女人充满怨恨的看着中年警察,声嘶力竭的吼道。

“如果我是你。就乖乖的去等消息,别等到你女儿家,你自己反而出了问题。”

“走吧,我们在这里干着急也没用,我之前已经和他们说了。他们会去找彤彤的。”

男人见自己的妻子几乎崩溃,他则也在身旁安慰了一句。

费了好大一番功夫,中年警察才将失踪孩子的父母劝走,幼儿园所在的写字楼已经没人了,就只剩下包括李秀王成等有限的几人。

“跟我们去趟派出所吧,有些问题我还想再问问你们。”

随着李秀等人的离开,写字楼彻底安静了下,只剩下园长一个人看着窗外的夜景,无声的哭泣着。

她并不是一个经不起波澜的女人,事实上这些年的磨砺。她的内心要比绝大多数女人都要强大的多。

但是她却活得很累,或者说,对于这个世界早已没有了半分留恋。

幼儿园还在,她看着在这里快乐工作的老师们,看着在这里开心学习的孩子们,她心里面还会存在些满足感,不至于像平时那般孤独。

但是出了这档子事,尽管她可以托关系将事情压下,但是与其那么做,倒不如就这么算了。

毕竟她都是60岁的人。已经不再年轻,也已经不想再折腾。

打开窗子,园长那满带银丝的短发被冷风吹得蓬乱飘扬,她转身到一个办公桌前。随后在一个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,在上面写下了简短的一句话:

“我已生无可恋,一定要找到那个走丢的孩子,我的存折你知道放在哪里,好好照顾小紫,没机会看到我的孙子了。”

心无波澜的留下这段话。园长便踩着椅子站在了窗台上,继而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办公室,直接跳出了窗子。

警局里,中年警察示意李秀坐下,他则接过一名警员递的资料,看后对李秀说道:

“写字楼各楼层的录像我们已经查过了,现在能够确定,那两个孩子是一起离开的。

而写字楼附近商圈的监控,我们也已经排查完,监控录像中显示,两个孩子跑进了距离写字楼很近的一个公共卫生间里。

但那个卫生间我们有去找过,根本没有那个孩子的踪迹。”

听中年警察提到公共卫生间,李秀也恍然想起了他就是在公共卫生间外面发现黄思甜的:

“我就是在那里找到了另一个孩子,但是我当时问她,她却说并不知道另一个孩子在哪。”

“显然,那个孩子说了谎话,因为监控录像上记录的十分清楚,她们两个在当时是一起进去的。

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,我叫你过这儿的目的,就是想了解一下关于那个孩子的事情。”

“你们怀疑那个孩子吗?”

“我并没有这么说,毕竟一个孩子是很难具备杀人的能力的。”

中年警察摇了摇头,显然询问她有关黄思甜的事情,并不是因为怀疑她。

“那个孩子的性格很孤僻,是前天才被送进我们幼儿园的,进后和谁也不说话,自己就坐在角落,给她调座位她就会表现的很阴郁。

中午也不吃食堂准备的饭菜,水果什么的也不吃。

孩子父母的话我就只见过她的妈妈,同样是一个看上去很孤僻的人,我们没聊过太多。”

“好了,你现在可以离开了,不过在这件事没有尘埃落定之前,你要随时接受我们的传唤。”

“我知道了,我一定会配合的,如果你有那孩子的消息,一定记得通知我。”

“会的。”

李秀刚刚从椅子上站起要离开,便见一名警员急急忙忙的跑了过,对着中年警察喊道:

“不好了头,刚刚接到报警,建树写字楼那里发现有人坠楼。”

中年警察听后脸色骤变,甚至连外套都没有拿,便直接冲了出去。

“今晚8时许,在建树写字楼发生了一起坠楼事件,坠楼原因不明,死者为位于写字楼三层的开心幼儿园园长”

夏天骐刚刚打开宾馆的电视机,便看到北安有限电视台上,出现了这么一则新闻事件。他不禁愣了一下,过头对同样在看着电视的冷月说道:

“说真的,我在北安市生活了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跳楼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