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三十四章 诞生

第三十四章 诞生


                “与其担心我们,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,你以为我们这儿是做什么?”

夏天骐对于黄雯的警告冷笑一声,继而手上的力气又加大了几分,黄雯顿时被掐的翻起了眼白,身子也开始剧烈的抽搐起。nn,

“我已经对你没有耐心了,最后再问一遍说还是不说!”

表露不耐的威胁着黄雯,夏天骐直接掐着黄雯的脖子将黄雯整个人都提了起。

见夏天骐这般对待黄雯,站在一旁的冷月好几次都欲言又止,想要阻止但又在担心着什么。

好在是黄雯终于认清了现实,便见这时候她挣扎着对夏天骐抬了抬手,见状,夏天骐直接松开了掐在黄雯脖子上的手,黄雯痛叫一声摔在了地板上。

点了根烟,夏天骐坐在沙发上等待着黄雯的答,黄雯揉着被夏天骐掐的发紫的脖子好一会儿,才有气无力的说起黄思甜的事:

“孩子是我四年前生下的,她之所以随我的姓是因为她并没有父亲。

五年前我大学毕业,本想着在毕业后同自己喜欢的人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,但是这个愿望却被一场突如其的灾难给毁掉了。

那天是毕业后的第二天,十几个平时关系非常不错的同学在一起,搞了一个毕业聚会。

因为那天过去后同学们便再难聚首,即将各奔东西,所以即便从不喝酒的我,也在那天晚上喝了许多。

我们吃完饭便又去ktv唱歌,而在那里我又喝了不少,中途更是吐了几次。

大概玩到凌晨4点,所有人便都散去了,那个我曾经在心中想着,等毕业后就和他在一起的同学将我送上了出租车。

因为酒喝的太多,我在出租车上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,还是司机提醒我已经到学校了。

于是我付了钱从车上下,但是刚一下车。那种胃里翻涌的呕吐感便又生了出。我急忙跑到学校一旁的小巷里,之后则剧烈的呕吐起。

嘴里满是酒精味,我蹲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,才觉得身子舒服了一些。正当我想要站起学校的时候。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背后。

我下意识头看去,黑暗中我只模糊的看到了一个黑色头套。

之后我被这个男人拖进了小巷的最里面,然后我被强暴了。

我没敢和同学们说起这件事,只是在第二天偷偷的报了警,但因为我当时处于醉酒的状态。警方问起我时我甚至无法描述当时的细节,凶犯还带着头套一样的东西,就算他就站在我的面前我也认不出他。

当然最重要的是,那条小巷里并没有任何摄像头,警方显然也没办法破案。

我也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,所以只能自己吞咽着这种痛苦,黯然的离开了大学所在的城市,到了我的家乡浈江市。

大学四年,我有很努力的学习专业知识,所以在毕业后的实践中。我很快的便上了手,并且越做越好。

虽然偶尔还会想起那个喜欢的同学,但想到自己已经脏了,便觉得再也配不上他了。

没有再和他联系,心灰意冷的我就是拼命的工作,但是从某一天开始,我却觉得身体好像同以往不大一样了。

开始嗜睡,开始喜欢吃东西,更是到后不停的出现想要呕吐的感觉。

因为出现的次数越越频繁,我有些害怕的去了医院。结果一番检查的结果竟是我怀孕。

听到这个消息,我真的是如遭雷击,因为那个孩子显然是那个强暴我的人。我想也不想的就想将孩子打掉,医生说孩子才一个多月。使用药物流产就好。

她给我开了些药,我去后便立马吃下了。

然而一个月过去了,我每天还是会有那种想要呕吐的感觉,并且发觉肚子也正一天比一天大。

我再一次去了医院,找到了那个大夫,结果检查后大夫却告诉我不能做流产。她说如果我这次做了,以后便永远都不能怀孕了,并且对于我身体的伤害也特别大,让我想清楚。

听到这个结果后,我哭了,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悲,也好可怜。

我不知道命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我本该幸福的,我本该靠着自己的努力,让我的家人,让我的爱人,让我的孩子幸福的,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之后的两个晚上我都没有睡,我迈不开这个心结,我甚至想到了自杀,但却因为自己的胆小而放弃。

那个强暴我的人该死,但是孩子却是无辜的,如果我选择不要她,那么我更等于是剥夺了自己做母亲的权力。

我没有再去医院,我搬出了家自己单独租了套房子,就这样,我开始以一名孕妇的身份生活,没有一个人在我身旁照顾我,只有我自己一个人,直到在医院生下她。

当医生告诉我生的是一个女儿的时候,我真的很开心,因为那一瞬我觉得她就是我未的全部。只是当我看到她时,我心里面却相反的生出了恐惧,因为她的眼睛竟然是血红色的。

我在医院住了几天院,之后更让我觉得古怪的是,她根本就不吃母乳,一口也不吃。也从不哭,只是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在眼眶里快速的转着,透发着一种令人胆寒的恶意。

并且这种恶意终于有一天爆发了。

那天,我让护士将大夫请过,因为孩子从出生过去好几天都没有吃母乳,这让我感到既惶恐又不可思议。

事实上之前大夫已经看过了,但是也没有查出什么接过,只好给孩子打一些营养素。但是每次打营养素,孩子都会自己将针头拿掉,并且目光变得更加可怕。

这一次大夫也照常进,因为我不想被人打扰,所以是在单独的一个病房。

大夫进后将病房关上,然后习惯性的逗了逗她,问她为什么不喝母乳,但就在这时候,她却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。

一句很清楚的话。

她告诉那个大夫,说她饿了。

一个刚刚出生才几天的孩子,竟然能咬字清楚的说话,我和那个大夫当时都惊住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