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九章 家中情况

第十九章 家中情况


                并没有人在家,所以屋子里静悄悄的,窗帘依旧严实的拉合着,令客厅里显得很是阴暗。,

冷月关上房门,将他手捧着的阵盘重新放进背包里,也没等夏天骐说什么,他便挨个房间转了一遍。

夏天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边抽着烟边等着冷月那边的结果。

上一次碍于他父母都在,所以并没有让冷月好好看看,但这次则不同,冷月有充足的时间对整间屋子进行检查。

冷月前前后后的将整间屋子转了一遍,之后他则到客厅里,对夏天骐说道:

“有纸笔吗?”

“碳素笔行吗?”

“能写字就行。”

尽管不知道冷月突然让他找纸笔是干什么,但冷月从不会做无意义的事,所以他很快便按照冷月的吩咐,找了几张纯白色的4纸,以及一支黑色碳素笔。

“你看看行不行。”

夏天骐将纸笔放到了沙发前的茶几上,冷月看后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,便拿起碳素笔开始在纸上勾画起。

夏天骐好奇的在旁看着,便见冷月在纸上勾画的很像一个时间沙漏,分为上下两个部分。

“你画的这是什么?”

“这就是布置在你家的阵法。”

说着,冷月便那笔指了指纸上这个很像是时间沙漏的图案道:

“白天的时候,你妈妈的鬼魂会被封在上方的幻境中,而在晚上,它则会被放出,进入中间的正常期,这是上部分和下部分的交集点,所以你妈妈能够在晚上时候像正常人一样。

但之后,它则会进入下半部分的无意识游荡,就像是绝大多数游魂一样,没有意识的游荡。

而这之后。这个阵法则会调转,你妈妈从之前的下方再度进入交集点,再度恢复正常。这就是她早起要去上班的时间段,而之后则会进入上半部分的幻境。如此循环。”

夏天骐在旁听得暗暗咋舌,他原本只是觉得爷爷在家里布置了一个阵法,能让他妈妈像正常人一样的活着,但是眼下听冷月的解释,这则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。

冷月见夏天骐沉默不语。他看了眼纸上的图案,继续说道:

“我想你肯定会非常疑惑一件事,既然你妈妈只有少数两个时间段是清晰的,那么为什么你还能给她打电话呢。”

“是啊,我之前还以为自己可能也被爷爷做了手脚,但现在看并没有。”

“这个其实很好实现,因为只要有东西冒充你妈妈,平时和你正常接打电话就好了。”

“冒充?什么意思?”

“比如养一只小鬼,让它伪装成你的妈妈,平日里接打你的电话。这对一个能够布置这个阵法的人说。并不算什么难事。”

“我爷爷还真是想的周到。”

夏天骐听后苦笑着摇了摇头,搞了半天一直以和他通电话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妈妈,而是一只他爷爷养的小鬼。

“养小鬼,难道我爷爷是养尸人?”

“养小鬼并不是养尸人的专利,如果我想的话,我也可以尝试养只小鬼。”

冷月听后摇了摇头,并不认同夏天骐的观点。

“那爷爷养的那只小鬼在哪里呢?”

“就在你家里。”

“但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它的存在。”

“它就在那只芭比娃娃的身上。”

“你说寄居在芭比娃娃身上的鬼物,就是平日与我通电话的小鬼?”

夏天骐看着冷月有些怀疑的问说:

“可是它前天晚上攻击我的时候,所表现出的实力可远不止小鬼那样,分明是一只无限接近恶鬼的鬼物。”

“作为阵眼。天天吸收着自被消灭鬼物的怨气,过去这么长时间,如果它还是小鬼才会奇怪。

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爷爷应该每隔一段时间。便会换一个小鬼作为阵眼,不然的话,那用作阵眼的小鬼怕就是再不济,也会是一只巅峰的恶鬼。

我之所以不让你动那个娃娃,就是因为它是阵眼的缘故,一旦它被你丢掉了。那么这个阵也就完蛋了。”

冷月说完这些,夏天骐脑海里不禁想起那晚的场景,他记得卧室里的墙壁,便随着那鬼娃娃的龟裂而出现裂痕,可见那被封在芭比娃娃中的小鬼,是想冲破他爷爷的封印,从阵眼中逃离出,从而令阵法覆灭恢复自由。

好在是他爷爷谨慎的留了一手,不然的话,那一晚不但他自己挂定了,就连他父母恐怕也同样在所难免。

“要不是你,我恐怕很长一段时间,都没办法解开这个谜团。”

夏天骐叹了口气,这时候看着面无表情的冷月说道:

“谢谢你冷神。”

“哼!”

冷月对于夏天骐突然的感谢非但不感冒不说,反而是显得很不爽,冷哼一声问道:

“那个芭比娃娃呢?”

“应该在我的卧室吧。”

夏天骐和冷月走进他的卧室,在衣柜里找到了那个模样骇人的芭比娃娃。

冷月将那个芭比娃娃从柜子里拿出,待看了看后,便又将它丢进了柜子里。

“这个东西我没有办法处理掉,毕竟它是作为阵眼被封在里面的。”

听冷月说对那个鬼娃娃没办法,夏天骐不由问道:

“那你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吗?”

“能够感觉到,只是并没有上次你家感受的那么明显,他好像被削弱了。”

夏天骐有些吃惊于冷月的感知力,事实上他完全就感觉不到那鬼物的存在,这也让他很不解的问说:

“为什么我对于鬼物没有感知呢?”

“我并不是对于它有感知,而是对于阵法有感知。它因为是阵法的阵眼,所以我才能感受到它的存在。

换成是正常情况下,如果一只鬼物想要隐藏,我们是没办法将它感应出的。”

同样的话他记得冷月好像有对他说过,不过在当时他并没有太在意。

夏天骐对于自家的情况已经有了数,他眼下没有能力解决这个烂摊子,所以也懒得费力气多想,毕竟那除了会让自己着急上火,心情变得非常糟糕外,不会令家里的状况有丝毫的好转。

“对了冷神,有个事差点儿忘了告诉你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