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三章 鬼娃娃

第十三章 鬼娃娃


                冷月之后也没有对他说明,这个芭比娃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又为什么不让他丢掉。。眼下,冷月正处于事件中,而在事件中的话即便是使用通讯器都是没法联系上的,所以想要解开有关这个芭比娃娃的谜题,就只能等到冷月后再说。

但是不可避的一个问题是,这个芭比娃娃已经显露出了诡异,想起刚刚那一幕,想要从柜子里出的又哪里是什么娃娃,根本就是一只鬼!

丝丝鬼气从夏天骐的体内散出,然而这些鬼气才刚刚出现,便像是被什么东西吸收掉了一样,瞬间便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
夏天骐暗吃了一惊,因为他能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鬼气储量在刚刚减少了。

“难道家里的这个阵法连我厉鬼化散出的鬼气都会被消灭掉吗?”

夏天骐本想用鬼气化为一张鬼网,将地上的那个芭比娃娃封起,但却没想到这一招在这里根本就行不通。

他不信邪的又散出一些鬼气,结果就和方才一样,鬼气刚一出现便瞬间如石沉大海般消失了。

经过两次的实验,夏天骐已经非常确定,在这个阵法面前他根本就没法厉鬼化,因为一旦厉鬼化鬼气散出,顷刻间就会被阵法所消灭,到时候说不准连他自己都会被认定为是一只真正的厉鬼而杀死。

无法厉鬼化,夏天骐就只能退一步,单纯的鬼化自己的四肢,以免接下那芭比娃娃突然凶相毕露,他也不至于毫无抵挡之力。

没有动地上的芭比娃娃,夏天骐的身子缓缓的退后,继而又坐到了床上,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香烟,从中抽出一根叼在嘴上。

尽管明知道那芭比娃娃很是诡异,但是夏天骐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,倒不是说他对自己的实力自信。而是他觉得如果自己就这么逃了,那么难说这鬼娃娃不会伤害他的爸爸。

甚至是游荡于屋子里的,他妈妈的鬼魂。

所以无论如何,哪怕这芭比娃娃是一只恶鬼。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待在这里,直到他爸爸早起上班离开。

将香烟点上,夏天骐脸色难看的吸了一大口,可即便如此,他却依旧无法消减内心中的不安。

像这样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只鬼娃娃。夏天骐在床上一坐就是1个小时,尽管这种对视极为无聊,但他却丝毫不敢放松哪怕是片刻的警惕,注意力一直在高度集中的。

凌晨3点多,窗外尽管还是黑漆漆的,但相较之前已经有了些天亮的感觉。夏天骐直了直身子,觉得身体异常的疲惫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便见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鬼娃娃,竟突兀的从地上坐了起。

夏天骐目光一凝,也同样从床上跳了下。甚至做好了与那鬼娃娃拼命的准备。

鬼娃娃在机械的坐起后,它的身子则缓缓的向后仰去,继而一颗面带狞笑的脑袋,便猛地转向了正在注视着它的夏天骐。

“咯咯咯”

看到夏天骐后,从鬼娃娃的咧开的嘴巴里突然传出一串笑声,夏天骐死死攥紧着拳头,面色苍白的站在床前,并不敢冒然的出现。

鬼娃娃的嘴巴开始一张一合,看样子倒像是在对夏天骐说着什么,然而夏天骐却根本没有听到半点儿声音。只是见鬼娃娃的嘴巴越动愉快,脸上的表情也正越越凶狞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夏天骐这时候终于是忍不住好奇,咬着牙对那鬼娃娃问了一句。

那鬼娃娃不知道是因为听到了夏天骐的提问,还是它这时候想要做什么。便见它完全将身子转向了过。

随后,它脸上的皮肤便像是玻璃碎裂一样,开始出现一条条狰狞的裂痕,它那一双紫红色的眼睛里也不停有血水流下。

这一幕看得夏天骐头皮发麻,他下意识想要移动身子,但那鬼娃娃却突然抬起一条手臂。

下一瞬。夏天骐只觉得全身像是被冰封住了一样,就连起码的眨眼都做不到。

夏天骐心中大骇,然而更让他面如死灰的事情还在后面,便见卧室的天花板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犹如黑洞般的漩涡,这个漩涡旋转的速度很快,连带着四周的墙壁也一并在发生着龟裂。

浓稠的血浆开始顺着龟裂的缝隙流淌下,染红了他的卧室,更是染红了他的全身。

冰冷的血液顺着他的头发流下,令他的视线完全变成了血红色,而那只站在不远处的鬼娃娃,则突然笑的更加诡异,隐藏在嘴巴里的尖锐牙齿完全暴露出。

全身遍布裂纹的鬼娃娃,被血液所吞没的卧室,夏天骐觉得自己弱小的就像是一只蚂蚁,对已眼下的危机毫无半分的抵抗能力。

他感受到了那鬼娃娃的杀机,显然,它是想要将自己杀掉。

夏天骐的内心在嘶吼,他的内心在拼命的挣扎,但是他的身体却仍旧难懂分毫。非但如此,他看到鬼娃娃又对他抬起了另一条手臂,这时候他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在快速的融化着,难以忍受的剧痛瞬间让他原本就苍白的脸上,更是失去了全部血色。

但就在夏天骐觉得自己死定了的时候,便见上方的那个黑色漩涡突然停止了旋转,继而从中传出了一串令他感到无比熟悉的呢喃。

尽管他听不清那声音是在说什么,但是他却能够听出,那是他爷爷的声音。

随着这串呢喃声的响起,便见那一脸凶狞的鬼娃娃,脸上顿时露出了恐惧的神情,接下,它身上的龟裂开始消失,眼中的紫红色也渐渐消散。

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,那鬼娃娃在身子颤抖了片刻后,则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卧室里原本龟裂的墙壁再度愈合,与此同时,从上方黑色漩涡里传出的呢喃声也戛然而止。

夏天骐身上的束缚消失了,他虚弱的趴在地上,挣扎着抬起沉重的脑袋死死的盯着上方的那个漩涡,拼命的叫吼着:

“爷爷是你吗?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