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四章 爷爷的提醒

第十四章 爷爷的提醒


                夏天骐冲着那正渐渐消散的漩涡一连吼问了几句,然而卧室里就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荡。¥f,

不过正当那黑色漩涡即将消失的时候,一声充满担忧的提醒,却从中清晰的传了出:

“天骐,直到我前都不要再家了,记住爷爷的话”

“爷爷?”

“爷爷你在哪里?”

头顶上的漩涡消失了,他爷爷的声音也再没有传出过,夏天骐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站起,然而卧室里也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。

鬼娃娃倒在地上,夏天骐将它捡起晃了晃,之后则又发泄般的一连抽了它好几个大嘴巴:

“这到底是他妈什么鬼东西,为什么一个娃娃能够拥有不弱于恶鬼的能力,并且还能够在这阵法中为所欲为?”

夏天骐想不通这究竟是怎么一事,毕竟按照冷月的说法,他爷爷所布置的这个阵法,别说是想要进入这屋子里,光是靠近都会灰飞烟灭。

但毫无疑问的是,那只芭比娃娃就是只鬼娃娃,并且还是一只几乎拥有恶鬼实力的鬼物,在刚刚若不是他爷爷突然出现,他已经已经死了。

他现在已经有些怀疑冷月当时说的是否是正确的了,当然也还有一种可能能够解释,那就是这个阵法的威力,要比他想象中减弱的还要快。

夏天骐想了会儿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,他便也不再去多想,鬼娃娃的事情暂且放到一边,尽管这次家之旅险些丧命,但倒是也有了些收获。

比如说他爷爷还活着,并且真的是一个实力很强的人,另外,他爷爷布置的这个阵法已经大不如前,所以无论是他的爸爸还是妈妈,眼下都有危险。

“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糟糕。看家里的事情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”

夏天骐叹了口气,觉得他这个家或许还有着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,只不过这些秘密都掌握在他爷爷的手上,想要解开这一切谜团。除了等他爷爷归外再没有其他办法。

不知不觉间,窗外已经有了些许的光亮,夏天骐看着卧室地上所遗留的血迹,以及他身上所沾染上的血迹,他实在是有些担心该怎么同他父母交代。

趁着他父母还没有起。夏天骐忙脱掉衣服走进卫生间里冲了个澡,出后,他也没有去擦拭卧室里的血迹,而是先找了件学生时代的校服穿在了身上。

有些精疲力竭的坐在床上,夏天骐将卧室门反锁上,已是做好了一会儿无论他妈妈怎么敲他都不会开门的打算。

他爸爸倒还好,若是让他妈妈看到卧室里的场景,难说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毕竟随着阵法威力的减弱,他妈妈难说不会想起什么,所以任何可能会刺激到她的事情。眼下都应该尽力避免。

靠在床头上歇息了一会儿,夏天骐便赶忙打开了荣誉表的强化栏,打算将最近得到的那26个荣誉点全部用作强化。

毕竟不管怎么说,增强实力才是王道。尤其是有那么多的烂摊子,等着他去收拾的前提下。

拿出25个荣誉点,全部强化了厉鬼强化将其升到了5级后,剩下的1个荣誉点则被夏天骐拿将恶灵压制强化到了4级。

强化完成后,夏天骐感受了一下体内的鬼气,鬼气储量几乎增长了三分之一,在力量上也有了十足的提升。

至于恶灵压制的效果他则没有感受到。说起自从他能够熟练的操控鬼气后,就在也没有出现过被体内恶灵影响的情况。

其实说起这也属于正常,毕竟他眼下只是处于厉鬼级别这一挡上,所以受于体内恶灵的影响并不是很大。可等到他日后接近恶鬼级别,甚至到达恶鬼级别的时候,那么恶灵压制的作用或许便会凸显出。

当然了,就算恶灵压制的效果微乎其微,就冲他强化一次只需要1个荣誉点的价格,他也不介意每次强化都拿出1到2点强化它。

完成了强化。夏天骐又进入推开兑换的大门,进里面转了转。

他在随机事件中获得了一个优秀级评分,所以倒是能够换些术法的道具用,只是他现在并不着急兑换,毕竟下一次随机事件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参与呢。

会进这里看看,说白了就只是为了打发一下时间。

将意识从荣誉表里退出,夏天骐便听到卧室门被敲响的声音,不一会儿他老妈的大嗓门也从门外传了进:

“天骐,起吃早饭了,早上不吃早饭可不行。”

夏天骐没有出声,他妈妈在门外叫了一会儿,便嘴上嘟囔一句离开了。

等着差不多了他妈妈“上班”的时间,夏天骐才鬼鬼祟祟的打开卧室门,待确定他妈妈已经不在这里时,夏天骐才从卧室里出,继而对正在泡麦片的老爸说道:

“昨天睡得怎么样?”

“还好吧,一如既往的失眠。”

夏天骐的老爸看了他一眼,幽默的说道。

“家里出事了,你过看看。”

夏天骐带着他老爸走进了他的卧室,当看到卧室里那一滩滩血迹,以及他脱下的血衣后,他老爸的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,好一会儿才声音发颤的问道:

“这是怎么事?”

“家里进鬼了。”

夏天骐叹了口气,如实说道。

他老爸显然对于鬼物的事情也知道一些,听后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吐槽了他爷爷一句说:

“看老顽童的手段也有不灵的时候,家里这段日子怕是不会太平了。”

“老爸。”

夏天骐这时候突然打断他爸爸的话,继而非常担忧的说道:

“你最近还是和老妈编个理由暂时离开家一段时间吧,家里最近很危险,而这只是刚刚开始。一切等爷爷再说。”

“你见到你爷爷了?”

“没有,他是这么提醒我的。”

“所以他只是提醒了你,让你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要再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因为他知道我是不会离开你妈妈的,所以说了也等于白说。”

夏天骐的爸爸摇了摇头,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