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章 灭口

第二章 灭口


                眼镜男不停在哭求着,但夏天骐对此却无动于衷,而是继续问道:

“告诉我那蛊师的情况,之后我会离开。”

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“当然了,我也可以自己去调查,然后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
“我说,我说。”

眼镜男再也不敢和夏天骐讨价还价,待痛苦的咳嗽了几声后,开始说道:

“那蛊师性格很怪,同意帮我对付赵汇丰,但却不要我们的钱。”

“那要什么?”

“要女人,不,确切的说是要处女。他说帮忙也可以,但必须要给他弄7个处女,而作为报,他会出马帮我清除一切竞争对手。”

“你答应了?”

“那人的本事我见过,给人下蛊后,待蛊毒复发,就是去医院开刀也没用,除了等死没有其他办法。警察没证据也调查不出什么,所以他真的能够做到帮我将竞争对手全部清除。”

说到这儿,眼镜男则犹豫了一下,显然是接下的话不想被他那个情人听到,但夏天骐却根本没有对那女人动手的意思,所以他也只能继续说道:

“我认识几个专门倒卖女人的黑势力,7个处女对他们说很容易,价格也不会很高,事情是他们做的,就算警察要调查也调查不到我。”

“你倒是挺会洗清干系的。”夏天骐心里面已经快要忍不住对眼镜男下手了。

“做事情必然要小心再小心,但也有例外的时候。”眼镜男说到这儿,胆怯的看了夏天骐一眼,显然是觉得自己这次在阴沟里翻了船。

如果自己能够再小心一点儿,想也就不会出这等子事了。

“人你给那个蛊师送去了吗?”

“已经送去了。”

“那个蛊师住在哪里?”

“具体位置我不知道,送人都是我手下去送的,我只知道是住在郊区的别墅区。如果你想要获得具体消息,我可以让我手下”

“然后告诉他你被人抓住了,赶紧去对付赵汇丰,和我玩围魏救赵的把戏吗?”

夏天骐再度将眼镜男拎着头发拎起。然后目露寒芒的说:

“我劝你还是省省吧。”

说着,自夏天骐的体内便涌现出一股浓郁的鬼气,连带着公寓里的温度也在随着这股气息的出现而骤降着。

见到夏天骐这种诡异的变化,女人顿时被吓得昏了过去。就连眼镜男也睁大了双眼,难以置信的惊叫不停,一个劲的喊着有鬼。

“你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决不能留着,尽管我们无冤无仇,可谁叫你惹了我的朋友呢。所以要是有下辈子的话,你一定要多做点儿好事,免得再点背的遇到我。”

说着,夏天骐便一拳头打过去,直接打断了眼镜男的脖子。

解决掉了眼镜男,夏天骐便又恢复了常态,他看了那个倒在沙发上被吓昏的女人,犹豫了一下后,并没有在对她下杀手。

因为那个女人已经看到了他厉鬼化的样子,想就算是警察盘问起。她的话也会被当成笑话,搞不好还会觉得她受到了刺激,被送去医院治疗。

走到门边,拿衣角擦掉了他留在门把手上的指纹,夏天骐便再度拿出手机,沿着楼梯悠哉悠哉的下了楼。

因为衣服都已经被撑破了,所以夏天骐也只能抱着肩膀,像个流浪汉一样,贴着墙边出了这片公寓区。

“事情已经办妥了,看你的担心是正确的。那个眼镜男找了个蛊师之类的人,给你爸爸下了蛊。”

在电话里简单的他这边收获的线索告诉了赵静姝,赵静姝便让夏天骐等在那里,她会打个车过找他。

夏天骐找了个路边坐下休息。没一会儿便见赵静姝在出租车里招呼他上车。

上出租车,赵静姝见夏天骐衣服都撑破了,便直接对司机说道:

“师傅,去贵运商厦。”

两人在车里也没聊什么,直到下了车,赵静姝带夏天骐去买身新衣服。她才不安的问起:

“我爸那个老顽固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都不和我说,这显然是打算自己死扛。”

“因为他直到你是什么性格,这么做既是怕你冲动,也是怕他打下的基业毁于一旦。”

夏天骐也无法去评判赵静姝的爸爸这么做是对还是错,不过想如果没有他们帮忙,他应该会将股权转让,然后留下一笔钱给赵静姝,让赵静姝离开宣城,而他自己则留在宣城市,同眼镜男一伙人拼个鱼死网破。

这一点从赵静姝的爸爸对他还不了解,便已经着急要将自己的女儿介绍给自己,就能看出一二。

这分明就是在交代后事,给他女儿找一个陪伴。

“可怜天下父母心。”

想到这儿,夏天骐便更加想念他的父母亲,以及他那久未露面的爷爷。

“哎,希望经过这件事之后,他的观念能有所转变吧。”

赵静姝有些发愁的摇了摇脑袋,这件事尽管眼下已经很清楚了,但是到底该怎么处理,能不能处理妥当都还是未知的。

陪夏天骐买了身新衣服,二人便离开了贵运商厦,打了辆车到了赵静姝的家里。

打算和赵静姝的爸爸将这件事挑明,尽可能的将事情给解决掉。

后,夏天骐发现赵静姝的爸爸正坐在沙发上若无其事的看着电视,见他们后,仍是之前那副笑眯眯的模样,连忙起身走过道:

“玩的怎么样?要不要尝尝老爸的手艺,再吃点?”

夏天骐听后尴尬的笑了笑,至于赵静姝则始终阴沉个脸,没有半点儿笑模样。

“怎么了小姝,和天骐吵架了?没事,到了咱家的地盘,老爸和你一起打他。”

“这事和天骐没关系,倒是你,还想再隐瞒我多久?”

赵静姝看着她爸爸,语气显得很是不满。

“老爸什么事情惹到你了?”

“你被人下了蛊对不对,之前我们吃饭时遇到的那个戴眼镜的混蛋以此威胁你了对不对?”

被赵静姝这么一番质问,她爸爸脸上的笑容终是退去了,十分愕然的看着赵静姝:

“这些事情你怎么会知道的?”

“老爸,你对我说实话,是不是这样?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