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一章 蛊师

第一章 蛊师


                夏天骐的动作很快,几乎在用********打开门锁的瞬间,他便已然钻进了屋子里,继而关上了门。

因为只是一间小公寓,所以客厅和卧室都是通着的,夏天骐即便在小心,可还是被正坐在沙上**的眼镜男二人现了。

“啊!”

眼镜男没有现夏天骐,但是他那个看上去不大的情人却在看到夏天骐后,被吓得突然大叫了一声。

情人的叫声也吓得眼镜男一跳,眼镜男下意识转头看去,便见夏天骐正眯缝个眼睛,靠在门边的墙壁上:

“不好意思,耽误你们啪啪啪了。”

说着,夏天骐的目光瞥了一眼正死死抱着眼镜男的年轻女人,有些赞许的点了点头说:

“你的小三长得不错,只是配你有些浪费了。”

“小子,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胆子真的是很大。”眼镜男安抚的摸了摸女人的脑袋,之后则对她说道:

“安妮,你去里面待着,我有事情要和他说。”

“他他是谁啊?”

“不要问那么多快去!”

眼镜男见女人还不明白,不由很是生气的说道。

“我我知道了。”

女人也不知道有没有明白眼镜男的意思,她这时候恐惧的看了夏天骐一眼,便要站起身往里面走去,但却被夏天骐叫住了:

“我让你走了吗?”

夏天骐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,顿时被阴寒所取代,冷喝道:

“滚去!”

被夏天骐这么一喝,女人顿时吓得打了个哆嗦,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大声的哭起,又到了眼镜男的身边。

眼镜男的脸色难看至极,抬着脑袋目光如同毒蛇一样盯着夏天骐。

“别看低我的智商ok?让你情人短信叫人?换成是你,你会答应吗?”

“是不是赵汇丰派你的。”眼镜男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,心中则在想着该如何脱身。

“你觉得是吗?”夏天骐讥笑了一声。对眼镜男反问道。

眼镜男没有答,想了想又开口说:

“我们明人不说暗话,你这儿到底有什么目的。”

“没什么目的,就是为了问你点儿事。”

“说吧。我会告诉你的。”眼镜男听后表现的很爽快,完全是顺着夏天骐说话。

“好吧,既然你这么爽快,那我也就不废话了,说吧。你究竟抓住了赵汇丰什么把柄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,我们是竞争对手,只存在竞争关系。”

眼镜男摇了摇头,并不承认这件事。

“不承认?”

“不,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我眼下既然能出现在你面前,那就证明我心中已经知道了大概,所以想要不受罪的走出去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讲真话。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,非要犯贱的受点儿罪!”

眼镜男见夏天骐真是要了狠,他则忙说道:

“我是拿到了赵汇丰偷税的证据。如果你要的话。我现在就让人将那东西放到你指定的位置,当然了,你要我送还给赵汇丰也可以。”

“只有这个吗?”夏天骐的语气又加重了几分。

“不然还能有什么?如果我把他偷税的证据提交下去,他绝对会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。”

眼镜男生怕夏天骐不信,还特意强调了一下这件事的严重性。

夏天骐自认城府肯定是比不过,像眼镜男这种在商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油子的,所以对于眼镜男的主动招供,他是根本不敢相信的。

“好吧,既然你还不肯说实话,那就别怪我了。”

说着。夏天骐便寒着脸走向了眼镜男,见夏天骐面色不善的过,眼镜男连连惶恐说:

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真的没有骗你啊。”

眼镜男嘴上连连求饶。而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,则也此时哭得更加厉害了。

“闭嘴,再哭一声,我就掐死你!”

夏天骐对那个女人警告了一句,女人顿时吓得捂住了嘴巴,一双眼睛哭的红肿。

而就在夏天骐分神警告那女人的时候。眼镜男则突然从沙上跳了起,竟想趁机冲向门边。只是他刚迈出一步,下一瞬,一只从身后抓的大手,已经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
“给我滚过!”

夏天骐一手将眼镜男拽了,另一只手则一连扇了他好几个耳光,这也将眼镜男打的满鼻子流血,脸紫红色的跟个猪头一样。

“跪在这儿!”

眼镜男被夏天骐打的头晕目眩,连连哭求着夏天骐放过自己,但是夏天骐哪里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,对着跪在地上的眼镜男便又是一脚。

这一脚直接踩在了他的小腿上,眼镜男的小腿出一声骨裂的脆响,顿时痛的他抱着小腿在地上打起滚。

听着眼镜男犹如杀猪般的惨叫,夏天骐这时候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随后放了一节奏性很强的音乐,这也将二人的惨叫声和哭声掩盖了大半。

走过去,一把揪住眼镜男的头,将他的脑袋提了起,夏天骐再次威胁道:

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如果你还不说,我就把你身上的每一处关节都踩碎,到时候你就算你还能活着,你也只能是一个永远躺在床上的废人。

好好考虑清楚,这可是关系到你命运的大事!”

“我说,我都告诉你,求求你放过我吧,我誓,以后再也不和赵汇丰做对了”

眼镜男这次是真被夏天骐的残忍手段吓怕了,连连挣扎着哭求道。

“记住,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,说!”

夏天骐将松开眼镜男的头,便听眼镜男声音带着哭腔的说道:

“赵汇丰这几年做的很好,隐隐的已经压过我的公司一头”

“说重点!”夏天骐不耐的打断道。

“是是这样的,我请了一个很厉害的蛊师,然后给赵汇丰下了蛊,并威胁他如果不将自己的股权卖给我,不但他自己会毒身亡不说,他的他的女儿也会死。”

“蛊师?是不是就是那个和你们一起从饭店里出的光头?”

“你你竟然知道他?”

“不要和我废话!”

“是的,就是他,我对蛊术一无所知,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对赵汇丰下了什么蛊,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,求求你放过我吧,我誓我再也不敢了”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