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九章 落水

第十九章 落水


                夏天骐顿时变得更加警惕,这次他也没有急着再赶路,而是停下,仔细的朝着身后看去。 要看

站在原地安静的看了一会儿,夏天骐的双眼渐渐眯成了一条缝隙,像是有了什么现。

稍后,他则迈开步子沿着通道向走去,期间,目光则在不停扫视着通道两侧的土壁。

像这样往走了一会儿后,夏天骐的脚步便突兀的停了下,接着就见他原本眯着的双眼突然睁开,点点血色的光芒随即蔓延开。

“原你竟然藏在这里!”

夏天骐死死的盯着一侧土壁,便见那土壁上微微凸出一块,至于那块凸出的东西则根本不是什么土块,而是一张人脸。

这张脸上的颜色几乎和土壁的颜色一致,那张脸就贴附在上面,待被夏天骐现后,它则直接从土壁里钻了出,继而变成一个只有一米左右高矮的侏儒,度极快的朝着前方逃去。

夏天骐没有在这鬼物的身上感受到厉鬼的气息,可见应该是一只小鬼,或是鬼魅。

不过无论是哪一种,对他而言都不存在威胁。

夏天骐眼下的实力已然到达厉鬼级别,所以根本不怕鬼魅利用自身能力所制造出的幻境。

比起鬼魅的能力多样化,厉鬼的能力其实非常单一,主要胜在力大无穷,并且可以无视低等级鬼物的能力。

毕竟鬼魅本身的实力有限,就靠它们的能力杀人呢,一旦它们的能力不起作用,那么就是被秒杀的份。

这就像是一个拿着枪的婴儿,和一个身穿防弹衣,防弹头盔的军人一样。一旦枪不能杀人,那么它就只有被杀的份。

见那鬼物逃了,夏天骐迟疑了片刻便也追了上去。

鬼物的度虽然快,但是受限于实力,所以没用多久便被夏天骐追上了。

但是夏天骐却留了个心眼。没有在追上它好直接将它干掉,而是在后面紧追不舍,想要看看这只鬼物到底要逃去哪里。

随着一人一鬼的深入,通道的宽度开始变得越越窄。并且出现了很明显的弯曲。

夏天骐心里隐隐生出了一种不好的感觉,所以他没有再追下去,而是直接凝成鬼兵,一镰刀下去将那鬼物劈成了两半。

轻而易举的干掉了逃走的鬼物,夏天骐收鬼兵。再看身前不远处竟又出现了好几个岔路口。

数了数,岔路口一共有1o个,每一个都狭窄的只能容纳一人通过。

夏天骐站在几个岔路口外听了听,其中有几个岔路口都传出了刺耳的鬼啸,夏天骐光是站在外面都觉得一阵头皮麻。

“该死的,又时这种选择题。”

夏天骐顺次进去那几个岔路口看了看,他现几个岔路口的方向都不同,有的是往上走,有的是往下走,还有朝着两边走得。即便是相同方向的两条岔路,内部多多少少都有些差别。

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,夏天骐点燃后狠吸了一大口,有些头疼的捏了捏太阳穴。

想起,之前那只鬼物是想逃进最右侧的岔路口里,所以最右侧他是不考虑。但是转念一想,他此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躲鬼,而是想要获得那5个荣誉点,所以靠躲得并不是办法。

一根烟抽完,夏天骐将烟头丢在脚边。直接走进了最右侧的那条岔路里。

岔路里很窄,夏天骐只要张开手臂便能够摸到两侧的土壁,土壁很凉,并且很潮湿。手按上去能够清楚地在上面留有一个手掌印。

“这里又潮湿又冷,像是在前面有条河似的。”

夏天骐越走便越疑惑,越走便觉得身子越冷,岔路的长度完全出了他的想象,他已经走了过3o分钟的时间,但终点却依旧遥不可及。

但过程中。他则有听到一些窸窣的声响,从前方不时的传过。

声音不大,夏天骐也不好分辨是自然声音,还是前方正有什么鬼东西在等着他。

忐忑不安的又走了差不多2o分钟,夏天骐才终于看到了岔路的尽头,他放慢脚步接近岔路口,便听到一阵水纹的波动轻轻响起。

夏天骐站在岔口一看,才现岔口外竟然是一潭死水。

水的颜色呈黑绿色,上面漂浮着一层黑乎乎的东西,在水面上轻轻的浮动着。

“竟然是条死路。”

夏天骐有些懊恼的嘟囔了一句,毕竟他走了差不多1个小时才走到这里,结果现竟然是条死路,还得掉头去,想就是换成谁,都会不爽到极点。

不过说归说,但是夏天骐却并没有立马掉头去,而是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脚下那一潭死水上。

他觉得那潭死水有问题。

因为在刚刚他移离目光的一瞬,他好像在水里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。不过当他定睛看去的时候,黑绿色的水下则什么都没有,仅仅只有一些黑乎乎的水草在浮动。

夏天骐这时候看了一眼荣誉表,现5个荣誉点的标识,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。

见状,夏天骐顿时大骂了一句,只觉得自己这一趟的努力全白费了。

“郁闷,真他妈郁闷!”

泄版的喊了两声,夏天骐刚要转身去,便感觉脖子突然变得有些痒痒,他下意识的挠了挠,然而过程中他竟摸到了几根湿乎乎的水草!

“啊!”

夏天骐不受控制的叫了一声,接着他便感觉脖子突然一紧,一股窒息感瞬间将他笼罩了进去。

夏天骐挣扎去拽拉勒在他脖子上的水草,同时身体也在这时候鬼化成了厉鬼。

“噗通!”

当夏天骐挣扎着将勒在他脖子上的水草撕碎的时候,他整个人已经掉进了下方的死水里。

视线完全变成了绿色,夏天骐开始拼命的往上游,然而他却惊恐的现,自己在水里竟然难动分毫。

他头看了一眼,现自己的双脚竟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被那些水草缠住了。

他拼命的挣扎了两下,却现那些该死的水草正从四面八方朝他袭,瞬间便将他缠成了一个粽子,捆缚的死死的。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