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三十四章 威胁

第三十四章 威胁


                就像喝水一样,三两口就将一瓶价值十多万的红酒喝了下去,夏天骐是没什么事,不过赵静姝的老爸却已经脖粗脸红了。

他混迹商场这么久,可以说会喝酒的不会喝酒的都见过,但像夏天骐这样拿十几万的红酒当水一样,一口一杯的,他还是头一见到。

“天骐啊,你这酒量是真不错。”

“叔叔,我再给您满上,我先干了哈。”

说着夏天骐便又将被子里的酒喝了下去,喝完后他见赵静姝的爸爸脸色难看的看着手边的酒杯,不禁问道:

“叔叔你是不是喝多了?要是不能喝就别喝了。”

“这才哪到哪。”

赵静姝的爸爸无所谓的说完,便又硬着头皮喝了下去。

“叔叔,我再给您满上,我先干了哈。”

“”

两瓶红酒喝下去,夏天骐脸上就连点酒红都看不到,然而赵静姝的老爸却已经歪歪斜斜,显然是有些上头了。

赵静姝知道她老爸是什么人,所以也不劝他少喝,反倒是调侃说:

“我之前都和你说过了,天骐特别能喝,你还不信,非要试试,结果怎么样?”

“今天老爸是状态不好。”男人不服气的了赵静姝一句,倒也不像喝多了,多少有些装醉。

“天骐,叔叔现在有一个特别犯愁的事情。”

“叔叔人生赢家,还会有犯愁的事情?”夏天骐试探性的问了一句,不知道男人想要对他说什么。

“哎,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我也有我的惆怅,我的烦恼。

小姝她妈妈走的早,我这人事业心很强,这些年就一直拼啊拼的,说实话,挺愧疚小姝的。也没怎么管她,最多就是不差钱,她要什么给什么。

但是钱这个东西,多了就没意义了。就是白纸一张。穷人为得到不惜拼命,但得到后便会越越孤独,越越自私。

叔叔现在就是,钱多到没朋友,钱多到这些钱不知道要留给谁。”

“老爸你和天骐说这些干什么。我看你真是喝多了,家吧。”

赵静姝有些不高兴的叫了男人一声,不过男人却摇了摇头说:

“天骐又不是外人,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

对着赵静姝说完,男人则又继续对夏天骐说道:

“小姝也不小了,之前一直和个假小子似的,天天就知道玩。我本想让她学管理,接手我的生意,结果她偏要考警察,结果还真考上了。对我的事完全没兴趣。

直到今年,她才渐渐的改变,你看也留上长头了,也不在不男不女的非主流了。而这一切都不是我的功劳,是你的功劳。”

夏天骐越听越不对劲,显然赵静姝的老爸是想装醉酒直接促成他和赵静姝的关系,然而他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,并且看赵静姝的样子,她虽然有这个想法,但显然也没有做好决定。

“这下可尴尬了。”

夏天骐觉得自己最近在现实中真是走了****运。前有董雪主动倒贴,现在更有赵静姝的老爸的撮合,如果换做是没有进入公司前的自己,搞不好他就为了金钱而出卖了**。

然而眼下。他却对这种送上门的肥肉很是无动于衷。

但是无动于衷却也没法说,要是他就这么直接拒绝赵静姝老爸的好意,那么无疑会让赵静姝很难受,但是不拒绝的话,他自己更会很难受。

正待他犹豫不决,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的时候。便见一个穿着休闲西服,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,领着三四个面色不善的人,突然从一边走了过。

“哎呦,我瞧这是谁呢,原是汇丰集团的赵总,真是巧了。”

听到眼镜男的声音,赵静姝老爸的脸色明显一变,此时看上去还哪里有半点酒醉:

“你这里干什么?”

“当然是吃饭啊,顺便看看你的女儿还有你这个仪表堂堂的未女婿。”

眼镜男的话极具威胁性,赵静姝老爸听后脸色更是变得阴郁了几分,这时候则从椅子上站了起,走到眼镜男的身前:

“我告诉你,我们的事情只是我们的事情,你要是敢对我女儿做什么,我绝对会把你剁成肉酱去喂狗。”

“是是是,我知道了,我好怕啊。不过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等你,距离你我的约定可是很近了,所以与其关心你的女儿,倒不如好好想想你这副老骨头能否撑得住撑不住吧。”

眼镜男拍了拍赵静姝老爸的肩膀,之后则绕过他,到了夏天骐和赵静姝所在的桌前:

“男才女貌,真是不错。”

“你站住!”

尽管不知道她老爸与这个眼镜男之间的事情,但是赵静姝显然是看不惯他对自己老爸那副嚣张至极的样子。

“怎么了赵警官,难道你想在这公共场所,几十个摄像头的监控下打人不成?说实在的,我也想上一上咱这宣城市的头条。”

“你”

赵静姝被眼镜男的噎得说不出话,因为她作为一名警察,确实不能动手打人,除非,这份工作她不要了。

但是她不能动手,却不代表夏天骐不能,便听夏天骐突然笑道:

“你要想上头条很容易啊,随便找个桌子我给你直播个拉屎,你明天保准能上头条。何必非要挨顿揍再上呢?这给你贱的。”

“年纪轻轻的嘴巴就这么毒,难道你不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吗?”

眼镜男虽然没有被夏天骐毒的暴跳如雷,但是脸上也透着几分阴毒。

“我当然明白了,不过我看你这bbbb去的,在这bb了半天像是不怎么明白。你是不是有病啊?不说话能死是不是啊?不知道你有口臭吗,我都快吐了。”

夏天骐一脸嫌弃的扇了扇,这也气的跟在眼镜男身后的几个人,想要冲过对夏天骐动手,但是被眼镜男拦下了:

“这笔账我记下了,小子,有你后悔的时候。”

恶毒的说完,眼镜男则带着那几个人走去了远处的一个位置,看样子并不打算离开,而是在等什么人过。

赵静姝的爸爸重新到座位,便听赵静姝问道:

“老爸那个混蛋是谁啊,怎么那么嚣张?”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