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六章 奸诈

第十六章 奸诈


                被一群鬼盯着,夏天骐的手心里渗出了冷汗,但是在表情上却不敢过多的表现出。王福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,他可没有夏天骐的胆量,只得歉意的说:

“我有些不大好意思吃。”

“不用客气。”

说着,男人直接从盆子里翻出一只人手,递给了王福。

接过这只有些热的人手,王福几乎快要哭出,但奈何话已经说出去了,也只能逼着自己吃。

夏天骐这时候倒有些庆幸,庆幸自己之前没吃什么东西,要不然他保准会吐出。

王福一副一边啃着人手,一边艰难的咽着不停往上返的酸水。

一顿饭吃的很快,但过程中确实读秒如年,一家鬼物硬是看着王福将那只人手啃干净才罢休。

夏天骐甚至都已经做好了翻脸的准备,若说在忍耐这一点上,夏天骐觉得自己还真比不上王福。

吃完饭,女人便又将他们安排了那间小草屋里,告诉他们说明天在离开,今晚就先在这住着。

二人不敢不答应,因为只要他们说一个不字,想这些鬼物会瞬间凶相毕露,到时候他们保不准会死在这里。

到草屋后,王福便狂吐了起,吐得夏天骐都直恶心,恨不得将王福一脚从屋子里踢出去,让他滚远点儿去吐。

吐了大概有十分钟,直到王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,夏天骐才敢从行李袋里取出两袋牛肉干,放在嘴里干巴巴的咀嚼起。

“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呢,就说自己吃饱了不就完了。”

夏天骐听上去是在安抚王福,事实上他则在讥讽王福的智商。

“你说的倒轻松,你把我的话给抢了,我还能怎么说,我怕我要是拒绝,它们当场就会翻脸。”

“这一家子鬼物实力可不弱,我之前碰到过它们。”

夏天骐忍痛将嘴里的牛肉干咽下去。对王福说了一个重要的信息。

“你说你之前碰到过它们?怎么事?”

王福一个激灵坐了起,身体看上去倒也不那么虚弱了。

“这一家鬼物应该都属于僵尸一类的东西,那个后的那人之前追杀过我,是一只厉鬼级别的鬼物。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逃走。没想到,竟他妈直接跑它的老巢了。”

夏天骐说完,不由摇头苦笑,觉得这叫做命里有时终须有,属于命中注定的事情。根本逃不掉。

“厉鬼级别,那应该就属它最强了,只要在荣誉点的标示变红后攻击它,你就能获得那3个荣誉点。”

“你说容易,我差点儿累死才逃过一劫,这再招惹它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夏天骐打断了王福的话,看着他问道:

“我们得想出个办法,到底该怎么做这个事。”

二人商量了半天,最终决定和这一家鬼物玩调虎离山的把戏,就是由夏天骐先将那个男人引走。然后王福趁着这段空隙将包括女人和那个小孩子在内的鬼物清理掉,之后夏天骐将男人引,王福在帮助夏天骐脱身。

待将计划定妥后,夏天骐和王福又谨慎的等了一会儿,见那些鬼物没什么动静,他们便各自订上闹钟休息起。

说是休息,不过就是轮流休息,留下一个人值班。夏天骐让王福先睡他值班,王福倒也没有异议,先躺下休息起。

夏天骐看着一动不动。没多久就打起呼噜的王福,脸上露出一抹奸诈,他才不相信王福那个混蛋会真的睡着。

不过也不要紧,因为他会让他睡着的。

他这时候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符。随后放在了嘴巴里,之后便若无其事的掏出根香烟,点燃后吸了起。

而躺在一边的王福,这时候则心里面想着一会儿怎么让夏天骐作为替死鬼去趟雷,但是想着想着,他便觉得四肢开始僵硬。他暗道不好,只是他刚要摸索着从口袋里拿出什么的时候,便已经丧失意识彻底睡了过去。

“王福?”

“王福?”

夏天骐见王福的鼾声消失了,他便又试着叫了几声,直到确认王福真的已经睡着了,他才将指间的小半根香掐灭。

“冷神这东西真是太管用了。”

自从直到了冷神会做这**香,夏天骐便一直催促冷月给他做几根出,以备不时之需,结果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。

无毒不丈夫,尽管他和王福没什么恩怨,但是他们确实不折不扣的竞争对手,说白了就是敌人。

王福之前对他说的那些话,到底是真是假,又有几分真几分假他不知道。但是他眼下不知道,不代表接下不知道。

走到王福身旁,用力的甩了他两个嘴巴,见王福还是没有醒的意思,他便直接到草屋门边,将王福的行李包拿了过,打开看了看,里面放着不少食物和水,以及一些他并不知道用途的纸符。

“存货还挺多,够我挥霍几天的了,谢了。”

夏天骐说着便将自己的背包里的一些东西塞进了王福的行李包里,随即将其背在了身上,再看他荣誉表上的地图,荣誉点的标识已经完全变为了红色。

眼见时机已经到了,夏天骐便不再停留,打算趁早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王福有对他说过,想要获得这3个荣誉点,需要等到地图上的标识完全变成红色,然后攻击最强的一只鬼物即可获得。

而在之后他们定下的策略中,王福也的确是按照他说的这一点进行布置的,让夏天骐去攻击那个男人,而他自己则留下策应。

不过夏天骐并不相信王福,所以他觉得王福的话应该反过看,那就是想要获取这3个荣誉点,只需等地图上的标示变为红色,随意攻击那只鬼物便都能获得。

毕竟这只是3个荣誉点的奖励,在难度上理应不会太高才对。

而在这一家鬼物中,恐怕实力最弱的,便是那个小孩子了。

做好了打算,夏天骐便打算离开草屋,只是还没等他真正迈出去,便听屋外响起了“沙沙沙”的脚步声。

夏天骐微微顿了一下,便忙一步出了草屋,接着,便见草屋的窗户上,露出了一张苍老的面孔。

正是那个之前不停在咳嗽的老太太,只是此时看起,它哪里还有半点儿虚弱,一双不大的三角眼里充斥着血一样的光芒,贪婪的盯着倒在床上的王福,不断在流着口水。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