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章 异变

第二十章 异变


                夏天骐挣扎中试着利用外放的鬼气,将那些捆缚着他身体的水草消灭,但奈何水草的数量实在太多,从四面八方涌现过的度,要远比他用鬼气消灭的快。

夏天骐身体动不了,鬼气又拿那些水草没办法,这不禁令他有些绝望。

在水下难以呼吸,而他越是挣扎胸口便越闷,便越难延长在水下的时间。

“冷静下,一定不能慌张。”

根据以往在面对生死危机的经验,夏天骐知道他越是慌张,处境便越是危险,想要转危为安冷静是第一要素。

心中不停暗示着自己冷静,过程中夏天骐也想到了一个能够脱身的办法。

他这时候将鬼气凝成了一个杯子,继而将他自己完全笼罩了进去,一并笼罩进去的还有束缚在他身体上的那些水草。

这么做尽管还是无法让他摆脱捆缚,但好处是隔绝了外部的水草,不必担心鬼气将水草消灭后,还会有更多的水草补充进。

事实上夏天骐的办法也取到了效果,随着外界的水草被阻碍,夏天骐几乎瞬间便恢复了自由。只是还没等他浮上去喘口气,便感觉笼罩他的鬼气瞬间减少了一大半,至于夏天骐自己更是又下沉了几分。 看

痛苦的捂着嘴巴,夏天骐也不管刚刚到底是怎么事,便拼命的向上游去,然而过程中无数水草却又围了上。

夏天骐幻化出鬼兵进行抵挡,过程中则因为动作太过剧烈,而呛了一口水,顿时头昏眼花起。

身子又向下沉了一些,夏天骐只得再憋一口气,继续向上游去。

水草仿佛无穷无尽,并且极具生命力,任夏天骐如何攻击,如何闪躲都无法摆脱它们。

一镰刀斩断一大批向他扑的水草,夏天骐趁机将脑袋伸出了水面。连忙深吸了几口气,感觉整个人精神了不少。

只是还没等他完全反应过,便觉得脚腕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,他下意识用力一蹬。然而还没等上力气,就又被拖进了水里。

夏天骐扑腾了几下,接着便见黑绿色的水中隐约出现了一张女人的面孔,随即,这张脸开始变得越越清晰。

当夏天骐看清楚的时候。那张脸已然距离他仅有咫尺之遥,那确实是一张女人的脸,不,更确切的说那是一张女鬼的脸。

女鬼的脸惨白如雪,身体在水里显得异常臃肿,夏天骐挥着镰刀向她斩去,便见它微微一摆头,顿时那些围绕在它身边的水草,便齐齐的涌现了夏天骐。

也直到此时此刻,夏天骐才算是真正的明白过。那些之前捆缚他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水草,而是这只女鬼的头。

女鬼的头足足覆盖了整片水面,并且具有一定的生命力,在水里看上去就像是一颗颗浮动的水草。

夏天骐对于头的恶心程度顿时又上升了一大截,女鬼是一只厉鬼,并且眼下还是在它最舒适的环境,所以夏天骐很清楚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毫无胜算。

想要活命,或者说想要有机会活命,便一定要离开这片死水潭,否则随着他体力的流逝。在这么耗下去绝对必死无疑。

夏天骐一心想着逃命,但是眼下的事实是这女鬼已经吃定他了,根本不会放他离开,所以想要逃走。便必须要让这女鬼退步。

夏天骐拼命挥着镰刀切割着想要将他捆缚住的头,与此同时,他则将围在身上的鬼甲散为鬼气,继而又化为一把鬼兵握在手上。

一把鬼兵用于切割围上的头,至于另一把则用于攻击那女鬼。

夏天骐的变招果然起到了作用,朝着那女鬼接连两刀劈下去。女鬼便暂避锋芒的逃开了,见状,夏天骐忙见好就收,拼命的向着水上游去。

再一次从水里探出头,夏天骐没有忙着呼吸,而是用力的抓着上方的6地。

而在水里,女鬼则再一次对他动了攻击,但夏天骐在吃一堑长一智后,哪里还会再中招,所以没等那些头扑上,他则已经狼狈的爬上了岸。

夏天骐爬上岸后,甚至看都不看水下的女鬼一眼,便直接逃进了岔路口里,身后,无数浓密的头从水中****而出,在夏天骐身后紧追不舍。

夏天骐越跑便越觉得身上乏力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水里闷得太久,还是怎么事。

他实在是跑不动了,便用所剩不多的鬼气形成一块屏障堵死岔路口,接着便受到了那些头的拼命攻击,非但如此,那只女鬼这时候竟也已经追了上。

夏天骐喘了两口气,现自己的身上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很多小伤口,这些伤口又疼又痒,令他相当抓狂。

但是眼下也顾不上检查什么,因为鬼气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,他就连保持厉鬼的状态都很难了。

无奈,夏天骐也只能将那瓶恢复体力的药水喝下去,先补充体力逃过眼下的危机再说。

一瓶药水下肚,夏天骐顿觉自己像打了鸡血一样,度也比之前快了不知道多少。

身后的女鬼尽管度也很快,但是在夏天骐全力下,却是被落得越越远。

的时候走了差不多1个小时的岔路,夏天骐只用六七分钟便已经跑了出,然而他刚刚从中跑出,便见一个梳着丸子头的女人,从他旁边那个岔路口出。

两个人见到后,目光短暂的碰触,夏天骐觉得这女子他之前好像见到过,不过想到身后正有只厉鬼在追着他,他也没心思去想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子,便继续********的逃命。

女子显然也没有想到,夏天骐竟会从岔路里冲出,脸上在短暂的露出错愕后,她则猛地反应了过,继而低头看向荣誉表上的地图,脸色霎时阴沉的可怕。

“啊啊啊啊!气死我了,我的荣誉点被抢了!”

当女子反应过,想要去找夏天骐算账的时候,夏天骐早已经逃得没影了,哪里还会在留在这地道里。

从地洞里出,夏天骐便浑身痛痒难耐的在地上打起滚,只觉得全身都痛痒的要命。一会儿痒的要命,一会儿则会痛的要命。

夏天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他忙将衣服脱下,看着自己感觉痛痒的地方,只见他的前胸,以及两条大腿上,竟是一个个黑绿色的点子。

“这他妈都是什么东西?”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