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三章 被发现

第十三章 被发现


                (从今天开始,更新时间确定为中午12点,或是下午2点左右一章,晚上6点,或是8点一章。 要看下个月如果三更的话,时间我会再通知。两章一起放出,点击实在是太差了。)

夏天骐因为不确定要如何才能获得那三个荣誉点,所以就只能硬着头皮先下去看看,毕竟他足足赶了一天的路,为的便是那3个荣誉点。

所以就算明知道下去会有危险,他也得下去探个究竟。

草房一共有四间,且每间草房的烟筒都袅袅的升着炊烟,再配上阵阵扑鼻而的饭香,这也不得不让夏天骐去怀疑,正有人在里面做饭。

夏天骐恢复常态,一步一停的接近着距离他最近的一间草屋。

草屋里隐隐有声音传出,听起像是有什么人在用砍刀剁着骨头。

“咔咔”

夏天骐现在对于任何异响都很敏感,所以他眉头紧锁的听了一会儿,不过没多久那种劈砍声便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:

“去看看你爸爸没。”

“妈妈你为什么不去?”

“家里客人了,没看到我正忙着吗,快去!”

草屋中先后传出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孩童的声音。听里面的女人叫那孩子出,夏天骐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,躲到了草屋的另一侧。

与此同时,便见一个留着光头的小孩子,一蹦一跳的从草屋里跑了出。

这个小孩子穿的很破,脸上也显得很脏,典型的一个脏孩子。

眼见那个孩子从草屋出后,便跑向了他刚刚才从上面下的那个山坡,夏天骐不知道为什么,身体竟莫名的打了个寒颤。

他不再关注那个小孩子,毕竟这里四间草屋,趁着那小孩子的爸爸还没有。以及屋中的女人也没有出,他则应该尽快将这里打探清楚才对。

轻手蹑脚的到隔壁的草屋,夏天骐背着身子,一边留意着四周。一边缓缓的移动了窗旁。

从窗子里有些许暗淡的灯火传出,可见屋子里应该是有人在的,不过夏天骐屏息的听了一会儿,却没有听到丝毫的声音,这也不禁让他疑惑的转过脑袋。极快的向着里面看了一眼。

接着他便看到草屋里,正有一个男人一动不动的站在草屋的门边,看样子竟也是在偷窥着外面的情况。

从打扮上看,应该也和他一样,是冥府派执行事件的人。

“怪不得那女人会说家里了客人,原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,不过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,那3个荣誉点应该还没有得手。 ”

夏天骐心里面这般想着,他则没有打草惊蛇,因为在他看这随机事件里。除了自己,剩下的全部都是潜在敌人。

就比如正鬼鬼祟祟待在屋里的那个男人,便是与他有着相同目的的竞争者。

夏天骐渐渐远离了那间屋子,不过他前脚刚离开,便见原本站在门边窥视着外面的男人,突然心有所感的过头,只是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在。

“刚刚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是怎么事?”

男人怀疑的嘟囔一句,便也小心翼翼的到窗边,只是依旧没有任何现。

至于夏天骐,这时候则已经到了另一间草屋。刚一靠近,他便听见一串老人的咳嗽声从里面传了出。

“咳咳”

听声音,里面的人像是病的很重,夏天骐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。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,就像之前一样露出一只眼睛,朝着草屋里看了一眼。

草屋里黑漆漆的,并没有任何灯火,不过他依旧看清楚了里面的场景,那是一个很简陋的房间。里面只放有一张不知道是石头,还是破木头摞起的床铺。

在上面正躺着一个瘦小的老太太,此时此刻,她正蜷缩着身子在剧烈的咳嗽着。

夏天骐不敢多留,便又到了最后一间草屋的窗外,草屋里仍旧是静悄悄的,正待夏天骐想要快将脑袋转向窗子的时候,突兀的,一串爬行的声音突然从里面传了出。

听上去像是正有什么东西,在屋子里缓慢的爬着。

夏天骐多少有些头皮麻,因为好人有谁会闲着没事做在地上爬的,他捂着嘴巴屏息的听了一会儿,便听里面传出的爬行声越越响,看样子那个在爬行的东西,正在朝着他所在的窗边爬。

“草,我难道被现了吗。”

夏天骐不敢在逗留,忙想要抽身离开,只是还没等他付之于行动,便感觉身侧蓦然的吹过一股冷风。

他被这股冷风吹得打了个激灵,下意识朝身侧看去,便见不远处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小孩子。

这小孩子蹲在地上,脸上沾满了泥污,此时正仰着脑袋在一眨不眨的盯着他。

“糟糕!”

夏天骐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的这般快,更没想到他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会被破坏,当即便有些恼羞成怒,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,强装出笑容的对那孩子招了招手:

“小朋友,过叔叔这边,叔叔这里有糖。”

小孩子茫然的看着夏天骐,摇了摇头像是不知道夏天骐在小声嘟囔什么。

“草,这****孩子。”

夏天骐心里面骂了一句,但脸上的笑容依旧人畜无害的挂着,又说道:

“糖你不知道吗?甜甜的,比屎好吃多了。”

夏天骐正说着,便听那小孩子突然提着嗓门大叫道:

“妈妈,有个人躲在这里,他要让我****一样的东西。”

“你这个该死的小鬼,****你姥姥!”

听到那小孩子突然喊出声,夏天骐心中顿时有上万只草泥马才狂奔,恨不得现在就幻化出鬼兵,给那该死的小鬼做个开颅手术。

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,因为那小孩子的妈妈在听到他的叫嚷后,则立马从草屋里跑了出,到了那小孩子身边。

女人穿的也非常破,头一绺一绺的粘在一起,脸上尽管要比那小孩子干净些,但上面却同样沾着泥土,活像是刚刚才从坟里爬出一样。

“你是谁?”

女人尽管被孩子叫过,但是在见到夏天骐后,脸上却并未表露出多少恶意。

夏天骐见女人没有和他撕破脸的意思,便也笑着说道:

“别误会,我和屋子里的那个人是一起的,我们是朋友。”

夏天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所以只得拉上屋子里的那个混蛋做垫背,先将这对有可能是鬼物母子的东西搪塞过去。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