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三十章 约吴迪

第三十章 约吴迪


                接下的三天时间,夏天骐都是在苦逼与无聊中度过的。

苦逼是因为他每天早上都会同冷月一起去别墅后山训练,训练他对于鬼气的操控,以及他一直在努力尝试的施放。

只不过是屡试屡败,就连夏天骐这种乐天派都有一种想要放弃的冲动了。

但最终他还是说服自己,未的路还很长,只有尝试下去总有成功的可能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万一成功了呢。

从天台区56号的第四天,他便接到了刘言敏利用通讯器的消息,让他们前往湖水市中心医院。

夏天骐将敏敏住院的事情告诉冷月,本以为冷月不会过去,但让他有些意外的是,冷月竟想也没想的答应了,跟着他按照敏敏给他们的地点,找到了他所在的医院。

当他们赶到敏敏所在的病房时,敏敏的两条腿被高高的吊着,从上面打着的石膏看,应该是断了。

看到敏敏要死要活的在病床上哀嚎着,夏天骐顿时捂着肚子笑了起,丝毫没有考虑病人的感受。

“敏敏你真是笑死我了,你的那两条腿还能吊的再高一些吗?”

“冬天骑你他妈能不能有点儿爱心,我都伤成这样了,你竟还笑话我。早知道,我就不让你过了,看看人家月月,是怎么对待伙伴的

月月你那笑容是怎么事,连你也在笑话我”

自打夏天骐他们过,刘言敏的嘴就没闭上过,要么是和夏天骐吵嘴,要么是调侃冷月。

“我说敏敏,你可歇歇吧,我算是知道你这大老远让我和冷神过是干什么了。就是听你在这儿瞎比比的。”

“不然让你们过还能干什么,难道搞基吗?”

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搞死你,你这两条腿现在可劈的挺开。”

“你们两个到底有完没完。”

见二人没完没了,冷月终于是忍不住表达了他的反感。

“不是我说你。男人的嘴巴就只能干两件事,说话和吃饭。你说你平时话那么少,亏不亏啊。”

“我看他也挺亏,但是冷神心里苦但是他不说。”

“”

接下的十几分钟里。夏天骐和敏敏的所有话题都是围绕着冷月展开的,这也直接烦的冷月离开了病房,跑到走廊里去呆了。

冷月走后,夏天骐也懒得再和敏敏胡扯下去,便问问他这次事件的情况。

“别提了。这次事件碰到个厉害的鬼魅,除了我,其他几个人都死了,我这能捡条命都是万幸。”

“看你伤的这个样,估计是和那鬼魅拼命了吧,不然也不会这么惨。”

“草,这不是废话吗,不拼命你这儿会就得去我坟头烧纸了。”

刘言敏说到这儿,面露狐疑的看了夏天骐一眼,不禁摇了摇头说:

“不对劲。不对劲,你小子不可能无缘无故关心我的。说吧,你到底有什么事。”

“卧槽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机智了。”

夏天骐对于刘言敏表现出的怀疑很是意外,反观刘言敏则是一副哥早已看穿一切的表情:

“别人不知道你,我还不知道你吗,你要是没事求我,会主动关心我?说吧,到底什么事,如果我心情不错的话。或许会考虑帮帮你。”

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一桶尿倒在你脸上,反正你现在又动不了。”

“冬天骑你敢,我他妈非和你玩命。”

“都是你逼得。’

“草,说吧说吧。我今天心情最好了。”

见夏天骐真要将尿桶扣在他脸上,刘言敏只好服软妥协,因为他相信冬天骑这个混蛋绝对能干得出。

“其实也没别的事,就是想托你帮我牵个线,我想见一个人。”

“托我牵线?你想让我帮你介绍对象啊?那你可找错人了,我的女人缘简直不是一般的差。再说了静静那么好,对你有意思的多明显啊,你他妈还想着要移情别恋,你还是人”

“你快闭嘴吧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,还能和搞对象扯上。

我是想让你帮我约一下吴迪,我有些体质上的事情想问他。”

“你想让我约老大?这个”

听夏天骐让他约吴迪,刘言敏显得有些犹豫。

“约吴迪很难吗,你们关系不是不错嘛,还是你不想帮我这个忙。”

“我怎么可能不帮你,关键是我老大那个人脾气太怪,并不是什么人都见得,我们虽说关系还行,但也仅仅是还行,并没有太深的交情。

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是,他现在已经不带我们了。”

“吴迪已经晋升为高级主管了,他还活着,这一点你可以放心。要不你将他通讯号给我,我自己联系他。’

“这个没问题,我现在就给你,至于他愿不愿意见你,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。”

从刘言敏那里搞到吴迪的通讯号,夏天骐便直接打给了吴迪。

本以为吴迪可能在忙,不会很快接的,结果让他有些意外的是,吴迪那边很快便接通了:

“谁啊?”

“你好,我是夏天骐,是刚刚晋升的主”

“什么夏天冬天的,你就说什么事吧。”

“我想请教你一些关于兑换的事情,因为我觉得你”

“我是让你说清楚见面的地点,这么高深的话题,在电话里怎么可能说清楚。我事情很多,你快点儿。”

听吴迪竟然答应见自己,夏天骐连连说好,将见面地点选到了福平市,毕竟除了北安市,他也就对福平市最熟了。

吴迪那边也没意见,二人约定后天下午三点见面,之后吴迪便挂断了电话。

“这吴迪,还真是有些神经病。”

夏天骐叹了口气,从外面到刘言敏的病房,见他,刘言敏急忙问道:

“怎么样冬天骑,我老大答应见你了吗?”

“怎么可能不答应,你以为都像你一样人人烦啊。”

“草,冬天骑你他妈过河拆桥,早知道我就不该将老大的通讯号给你。”

刘言敏气的直蹬腿,恨不得直接从病床上跳起,将裹在腿上的石膏砸过去。

“我开玩笑的,不过我们约的是后天见面,所以,先给你办转院手续吧,福平市的医疗水平比这儿强,先去再说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