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七章 守夜

第二十七章 守夜


                1oo平左右的屋子,睡上六七个人是绰绰有余,张晓龙父母睡一间卧室,夏天骐冷月和王颖在一间卧室,至于张晓龙则睡在客厅的沙上。

张晓龙对于夏天骐的分配很不满意,说一千道一万是想和王颖在一起,但却被夏天骐一句话给卷了去:

“你们天天睡一起还睡不够?我们两个过这儿是有任务的,你把心放在肚子里,谁也不会占你老婆便宜,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!”

被夏天骐戳穿了心思,张晓龙顿时尴尬的道起歉,夏天骐懒得理会他,直接像押犯人一样,将王颖弄进了他和冷月住的那间卧室。

不过在临去前,夏天骐也没忘对张晓龙提醒一句:

“让你和你父母待在这儿,已经是我们的底线了,所以一会儿如果出现什么状况,没有我们的允许,你们不要进。

如果你们那边生什么状况,记得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,懂了吗?”

“懂了。”张晓龙听话的点了点头,但随即问道:

“我老婆会不会有事啊?”

“不好说。”

留下这一句话,夏天骐便直接关上了卧室的房门,剩下张晓龙在门外面喊个不停。

“冷神,要不咱们将外面这些人强制清出去吧,我总觉得将他们留在这儿是个祸害。一”

夏天骐点了根烟叼在嘴上,有些烦躁的坐在了床上。

冷月站在窗前,距离王莹非常近,目光不时从王莹的身上飘过,至于王莹则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坐在一边,像是空气一样没有半点儿动静。

“他们有权利待在这里,不过你说的没错,他们留在这儿确实没什么好处。”

冷月说着,便从包里取出了一根只有半截手指长短的香,之后便又拿出一张黄色纸符。将其从中撕开,其中一半被他放进了嘴里,另一半则给了夏天骐:

“含在嘴里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夏天骐接过冷月递的纸符,疑惑的问道。

“解药。”

“好吧。”夏天骐知道冷月不会坑他。所以也不再多问,也学着冷月将那班长纸符含在了嘴里。

入嘴后,夏天骐顿时了个透心凉,仿佛他含着的不是一张纸,而是一块冰。

“这玩意好凉了啊。”

冷月没有他。而是伸手要道:

“把你的打火机给我。”

从夏天骐那里拿到打火机,冷月便直接点燃了手上的那根香,虽说很像是香,但是燃烧后却完全没有任何味道,夏天骐甚至还就近的闻了闻,但却依旧没有闻出设么异味。

“你点燃的是香吗?怎么没味道啊。”

“算是**香吧,没有味道,不过闻到的人会昏睡过去。”

冷月说着便走到门前,将卧室门打开了一条缝隙。

“原还真有**香啊,不过你一个除鬼师。怎么手里会有这种东西。”

“因为有些事情是不方便普通人见到的,所以只能迷晕他们。”

冷月简单的解释一句,夏天骐这时候看向窗边,便见原本睁大眼睛的王莹突然间倒在了床上,竟真的睡着了。

“效果这么好吗?我说冷神,你可得把这迷香藏好,要是让敏敏那个混蛋知道你有这东西,说不准会祸害多少良家少女。”

冷月这时候将卧室门打开,继而走出去转了一圈,夏天骐也跟着往客厅看了一眼。现张晓龙正倒在地上,也已经睡着了。

“好了。”

冷月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,夏天骐走出去看了看,现冷月已经将**香弄灭。又重新放了他的背包里。

也没用冷月多说什么,夏天骐便将张晓龙扔进了他父母所在的卧室,继而将卧室门关上了。

“行了,这没有碍事的人了,也不会出现伤及无辜的情况了。”

一本正经的说着,夏天骐突然贱兮兮的凑到了冷月的身旁:

“我说冷神。你这香还有吗?也给我几根呗。”

“你要它做什么?”冷月怀疑的看着夏天骐。

“你那是什么目光,你以为我会用它去做那种龌龊的事情吗,我只是觉得有了这个东西,如果再碰到类似的情况,也可以避免伤及无辜了。

怎么样,还有存货吗?”

“那我头在做几根给你。”冷月点了点头,显然是信了夏天骐的鬼话。

重新到卧室里,夏天骐将王莹从窗边抱过,放到了床头位置。

“她的身上有一股尸臭的味道。”

夏天骐之前还没有闻到,但是近距离同王莹接触后,他则隐隐的闻到了这股味道。

“冷神,要我说咱们还是将这女人给处理掉吧。留着她,无论是变成僵尸,还是变成鬼物的分身对我们都没有半点儿好处。”

“睡觉。”

冷月并没有采纳夏天骐的提议,而是直接从一边搬椅子,坐在上面休息起。

夏天骐看了冷月一眼,又看了王莹一眼,觉得冷月还是想在搏一搏,想要尝试将王莹救下。

尽管觉得这是在往自己身边放定时炸弹,但是想到他和冷月眼下的实力,区区一个厉鬼分身,倒也很难威胁到他们,所以便也由冷月这么做了。

接下,夏天骐无聊的看了会儿电视,待熬到凌晨1点多后,便也上了困劲,闭上眼睛睡着了。

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他便被一串轻响惊醒了,他下意识看向床头,现原本陷入昏睡中的王莹,正缓缓的从床上坐起。

夏天骐没有动作,因为他现冷月也已经醒了,和他一样同样在观察王莹。

卧室里一片漆黑,但却并不影响夏天骐和冷月的视线,王莹在从床上坐起后,便又下了床。

光着脚,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卧室。

见状,夏天骐也悄无声息的跟了出去,但他刚到门边,便见王莹从卫生间里拿着梳子走了出,他想了想便又退了。

王莹后,便开始坐在床尾梳头,梳子划过头,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响声。

“难道她有梦游的习惯吗?”

夏天骐不解的看着王莹,如果王莹有这个习惯的话,那么最近几天他家里的长头便都是她自己的,只是那时候她的头还没有现在这般长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