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三章 疯了

第二十三章 疯了


                “有感觉到什么吗?”

夏天骐在短暂的观察无果后,转头看了冷月一眼。

“没有。”冷月同样摇了摇头。

“那我们进去吧,应该就是这栋居民楼里的某一户,或者是所有住户。”

梁若芸只是说有一起需要他解决的普通事件,生在天台区56号,至于再具体些的她则并没有说。夏天骐因此还复了一条,试着询问了句详细信息,但是梁若芸却根本没搭理他,可见这种事情就只能靠他们自己去弄明白。

居民楼里又脏又破,楼道里的一边,乃至是他们的头顶上,满是一根根粗细不等的管子,冷风透着石窗“呼呼”的吹进,令夏天骐甚至产生一种这里随时都可能塌倒的感觉。

二人上后便开始挨家挨户的敲门,当然了,这种事情都是夏天骐做,至于冷月则一向是避而远之的,只是一声不吭的跟在夏天骐的身边。

一连问了好几家,夏天骐才算是找到了这起事件的根源,不过出于保险起见,他随后还是将整栋楼的住户都敲了一遍,这才确认问题确实只生在这一户家里。

这是住在四楼的一户人家,家里现在共有四口人,一对老夫妻以及他们的儿子儿媳。

只不过,年轻的儿媳在他们的时候就已经半疯了。

之后在夏天骐一番详尽的询问中,他们才知道是这里究竟生了什么。

事情要从一周前开始说起。

张晓龙和他的太太王莹是一对刚刚结婚不久的新人,这间房子原本是张晓龙他父母的,不过因为家里条件有限,所以并没有给他们置备新房。房子尽管从外面看起又老又破,但是屋子里面却装修的很好,并且面积很大,有差不多1oo个平。

起初王莹并不愿意,因为并不想住张晓龙父母的房子,再者她也觉得。别的朋友结婚公公婆婆都给准备新房,有的甚至还给买车,然而她嫁过却什么都没有。

她越想越觉得委屈,便跟张晓龙大闹了好几天。甚至退了彩礼不打算结婚了。张晓龙脾气很好,父母也都很朴实,觉得因为个房子问题断了感情不值得,所以三个人一商量,便干脆将房子过户到了他们的名下。

这样尽管是老房子。但是这房子却也有一半是属于王莹的,就这样,王莹才同意结了这个婚。

不过婚前他还对郑小龙约法三章,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绝对不要和他父母生活在一起。

郑小龙的父母也明白老人和孩子存有代沟,生活方式,生活习惯都不同,很难一起生活,所以没等郑小龙和他们商量,便就已经搬出去了。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。

老两口都有退休金,退休后也没闲着,在一处公交站摆摊卖报纸什么的,倒也有着几分收入。想着在干个几年,攒点钱,他们再买个小点儿的房子住,日后他们不再了,还能给孙子留点儿资产。

老两口搬出去后,家里就剩下张晓龙和王莹,张晓龙在一家小公司做会计。工资虽然不高但也安逸,王莹在一家商场卖化妆品,早班和晚班两班倒。

王莹虽然在结婚的时候事多点儿,但是在平时生活中倒还好。跟张晓龙的感情很不错,二人也都打算着等在过一段时间二人世界后,便要个宝宝。

不过前提是家里并没有出现那种怪事。

那天王莹上的是晚班,下午五点才去商场,上到1o点钟下班。因为是上晚班,所以王莹相当于一整个白天都没什么事。早上他和张晓龙一同起的,张晓龙在洗漱完便匆匆的上班去了,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在家,一边听着音乐,一边开始收拾屋子。

王莹多少有些洁癖,无论是早班还是晚班,从家离开前都会扫一遍,拖一遍地。

尽管她的头不长,并不会掉下太多头,但这却是她的生活习惯,所以每天都会清理一遍地面。

然而就在她扫地的过程中,她却有些吃惊的现,地上竟然出现了很多长头。

头很长,显然不可能是她的,更不可能是她老公的头,当然最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她每天都会打扫屋子,但是却偏偏在今天看到了这一地的头。

她的第一反应就是,昨天家里了一个头很长的女人。

想到这儿,王莹便开始想起,她的婆婆也是短,他老公又没有往比较亲密的姐妹,所以这让她不禁想到了“外遇”这个词。

张晓龙昨天带其他女人家了!

当时她非常生气,可是转念一想,却又觉得不太可能,毕竟张晓龙是什么样的人她是一清二楚的,张晓龙要是有那么大的本事,也不至于和自己结婚了。

另外,张晓龙一个月就挣那么两三千块钱,并且月月交给自己保管,自己只剩一个烟钱和公交费,这又让他很难与外遇联系起。

觉得自己老公不是那种人,可家里却凭空多出这么多女人的头,王莹越想心里面越不舒服,最终还是给张晓龙打了个电话,想要将这件事问清楚。

毕竟还是存在,张晓龙和哪个女同事同行,路过家楼下便邀请对方上坐坐的可能。

心里面这般想着,张晓龙那边便已经接起了电话:

“怎么了老婆?”

“你昨天是不是领人家了?”王莹语气不善的问道。

“没有啊,昨天我自己去的。”

“张晓龙,我再最后问你一遍,你昨天到底领谁咱家了!”王莹的语气变得更加不耐烦。

“老婆你怎么了啊?我没骗你,我昨天真是自己家的,谁也没咱家啊。”张晓龙被王莹问的有些莫名奇妙。

“行啊张晓龙,长出息啊,都知道撒谎了。”

“我没撒谎啊,到底怎么了?你倒是说清楚啊!”

“行,我说清楚,咱家的头是谁的?”

“头?什么头?”

“我今天打扫屋子,地上有很多女人的头,是谁的!”

“肯定是你的啊,不然还能是谁的。”

“张晓龙,你给我听清楚,是女人的长头,一根比我两根加起都长,你觉得会是我的吗!你当我眼睛瞎吗!”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