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章 娱乐城

第二十章 娱乐城
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感慨倒是蛮多的。”

冷月无语的看了夏天骐一眼,对于他说的那一套显然不感冒。不过夏天骐的目的显然已经达到了,便得意的说道:

“看吧,我就说你肯定会接我这句话的。”

“你无不无聊。”

冷月懒得再搭理夏天骐,这时候快走两步走在了前头。

“你这不问的废话吗,要是不无聊我会和你说话吗。”

见冷月越走越快,夏天骐也不死心的追了过去,夕阳的余晖下,二人的身影被渐渐的拉长。

到别墅后,夏天骐和冷月也没再说什么,先后去了自己的房间。

洗了个澡,换了身帅气的衣服,夏天骐在短暂的休息过后,便打算出去潇洒一下。

毕竟有钱有实力的人生,总不能一直苦逼下去吧。

当然了,夏天骐也并非是那种有福不能同享的人,他试着敲了敲冷月的房门,问道:

“冷神,我们出去吃点儿东西啊,静姝又不在家,总不能饿着吧。”

“不去,我吃泡面。”

冷月将房门打开,夏天骐透过缝隙朝里面看了一眼,现冷月的房间很是整洁,柜里装满了大大小小的籍。

“泡面有什么好吃的,没营养又不顶饿。”

“我还买了香肠,和一些水果。”冷月面不改色的解释说。

“行吧,你就在家吃你的香肠好了,我是要出去潇洒了。”

夏天骐不再强求冷月出去,毕竟他是好心带冷月出去吃点儿好的,过一过现代人的生活,毫不夸张的说,冷月每天的生活,就是早起去训练,然后将自己关在房间里,要说他唯一的放松。或许就是看海绵宝宝之类的动画片了。

像冷月这种对待生活的方式,他光是想想都觉得压抑,都觉得生不如死。

冷月或许是没有听出夏天骐话里的歧义,所以还象征性的点了点头。便又将房门关上了。

从楼上下,夏天骐便开车离开了别墅,朝着市中心方向驶去。

尽管想着潇洒潇洒,但是让夏天骐觉得非常尴尬的是,他现在就连一个臭味相投的玩伴都没有。更糟糕的是,他也不知道去哪玩。

夏天骐只觉得有钱人当到他这个地步,也真是快前无古人后无者了。

在夏天骐眼里,有钱人总是去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挥金如土,他虽然能喝酒,但是却并不喜欢那种地方。

所以在市中区转了两圈后,他到了一家娱乐城。

这家娱乐城他以前就听杨成他们说过,说是富平市最大的娱乐场所。但尽管是娱乐场所,里面却没有那些不健康的事物存在,多是一些电玩。再就是一些大型的室内娱乐设施。

众所周知,单靠电玩和一些娱乐设施,在不加入女人,亦是赌博,乃至是毒品之类的附加项目,巨大的资金投入是很难收的。

他记得杨成和曹金海他们有探讨过一次这家娱乐城,听说这娱乐城的老板是个神豪,开这家娱乐城根本不为了挣钱,只为了自己和自己的老婆喜欢。

夏天骐对于这种说法肯定是不信的,因为商人就是商人。而商人这一类人群向是无利不起早的,说他不为了挣钱只为了自己的喜好,那绝对是忽悠鬼的。

娱乐城很大,整个占据一栋五层楼。外面装饰的犹如城堡一样,闪亮着五颜六色的灯光。

夏天骐跟着人群挤了进去,进后,便是一个卖游戏币的吧台,往里面一些,则摆放着各种街机。一台挨着一台,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,一时间他们的叫喊声将夏天骐震得够呛。

尽管这里的喧嚣程度过了他的预期,但是夏天骐本着都了,如果不坐下玩两把就走也未免太亏点儿了。

所以他还是到前台买了大概5oo块钱的游戏币,以及2oo块钱的设施卷。

一楼没有地方,夏天骐便直接到了二楼,然而二楼也都坐满了人,无奈他只好又上到三楼。

三楼并没有大厅,而是一个个单间,每个单间的价格还不一样,依次是1oo元/3o分钟,3oo元/3o分钟,5oo元/3o分钟,以及1ooo元/3o分钟。

并且这笔钱就只是单纯的入单间费,还不包括你买游戏币花的钱,夏天骐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变了的挣钱。

如果换做以前他肯定是转身就走,但是现在,他则根本不差那点儿钱,倒是希望多花点儿钱买个好环境。

走了最里面,夏天骐现包房基本上也都爆满了,只有最里面的两间没有爆满。

然而最里面的两间,门上却没有标注价格,在装修上也和前面的那些包房不一样。

夏天骐不知道这种包房是多少钱,然而他也不管多少钱,便就近走了进去。

包房里放的东西很少,只有一台街机,一个看起比较舒适的沙,以及一个摆放着酒水,果盘等物品的吧台。

打街机还是夏天骐小时候玩的东西,放学以在学校写作业为由,跟几个同学就跑去电玩城打街机游戏。

夏天骐投进去一个币,看着街机上的画面思绪也仿佛被带到了小时候。

然而他才刚刚选好人,甚至还没等开始玩呢,便听到包房门被敲响了,与此同时,一个服务生出现在了门口。

“什么事?”夏天骐有些扫兴的问道。

“对不起先生,请问你是我们老板的朋友吗?”

“你们老板是谁?”夏天骐不知道这服务生是什么意思。

“对不起先生,这间包房是我们老板专门留给他朋友的,并不对外开放。”

尽管服务生说的很小心,但是却依旧惹恼了夏天骐:

“不对外开放你就把门锁上,或是在门上贴张条,写明白了,我都进了并且都玩上了你才和我说,换做是你你会不会觉得非常扫兴?”

“实在是对不起先生,包房平时确实是锁着的,因为老板的朋友会过,所以我才打开没多久,真是抱歉,怪我了,怪我太粗心了。”

“草,真他妈扫兴!”

服务生都这么说了,夏天骐要是再不走那就是存心找事了,他倒不是不想找事,关键这服务生也是给别人打工的,他也不想让人家难做。

心里面骂了一句,夏天骐便从沙上坐了起,然而他还没等出去,便听门外传进一个粗犷的男声:

“你们老板和老板娘呢?”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