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八章 鬼脸

第十八章 鬼脸


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阵法真是你爷爷布置的话,那么他即便失踪了这么久,但是还活着的可能性也非常大。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我也只是做了个推论,因为我师傅还在的时候,在冥府里的级别便是经理。而你家里那个阵法叫做三元阵,而我师傅只能布二元阵,尽管术法拥有者存在“专攻方向”,有些人在咒符上的造诣高,有些人在制造傀儡上,有些人咒法上,但是就算是精通阵法的人,实力不够强也根本布置不出三元阵。

三元阵可以说是实力的最好体现,所以我想你爷爷的级别,应该是在高级经理,甚至是总监都有可能。”

冷月这番话说的很平淡,但是听进夏天骐的耳朵里,却在他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,关于他爷爷的身份他不是没幻想过,会不会是经理,亦是总监,但那仅仅也只是幻想,可如今听冷月近乎肯定的推测,他则显得很是激动。

倒不是觉得他爷爷如果是高级经理,或是总监,就有人能够保护他了,他激动的是如果他爷爷真的那么厉害,起码证明他还活着,他妈妈的事情也有盼头了。

“如果我爷爷真的是那种级别的人物,那就真是太好了。但是,也不能不让人担心,毕竟灵异事件凶险异常,就算恶鬼奈何不了他,可是上miàn 还有鬼王,亦是其他什么可怕的存在。”

夏天骐说着说着,原本激动的心绪便又像熄了火一样平复了下。

“的确,我师傅一直在探索冥府的秘密,但最终却死在了鬼王的手上。这个世界原本不像我们看到的那样,他曾对我提及过,在这个世界之外。还有第二域,第三域。

那里才是冥府的主战场,是所有高级主管,经理级别征战的区域。”

“第二域,第三域,这个我有听梁若芸提到过。但这两个地方具体是什么,我却一无所知。”

夏天骐听说过第二域和第三域,但就像他说的那样,他对于这两个地方甚至连点儿基本的概念都没有。

“我师傅在这一点上对我提及的很少,事实上他对这个世界是存在巨大的怀疑的,他怀疑这个世界并不是真实的,包括你我,包括很多人其实都是不存在的。”

“不真实的?你师傅有证据吗?”

“没有,所以这也只是他的怀疑。或许他已经有了什么发现,但是他并没有告诉我,而现在他也已经不再了。”

师傅的死,一直是冷月最dà 的遗憾,师傅从小收留抚养他长大,教他术法,教他做人,可是当他长大。当他想要报答师傅的时候,他师傅却已经不再了。

“哎。”

冷月面露追忆的叹了口气。回想起他的师傅,心里面仍是一阵难受。

夏天骐以前虽然理解冷月,但是却无法真实的感受到,但是现在,他却能完全体会到冷月的心情,子欲养而亲不在。这无yi 是这个世上最为令人追悔莫及的事情。

好在是他还有爸爸,还有爷爷,还有可以守护的妈妈。

比起冷月,他无yi 要幸运多了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想到自己刚刚动手打了冷月,夏天骐心里面便一阵的愧疚。不过冷月倒是不和他计较,摇了摇头说道:

“这事不怪你,是我没有顾及你的心情,你也知道的,我这人很少与人交流,不太会说话。”

毫不夸张的说,冷月的这一番话说的夏天骐有些想哭,其实细细想想,冷月之所以会主dong 找他,想要提醒他阵法的事情是一方面,更多的则是觉得他刚刚经li 那么大的伤痛,怕他一个人胡思乱想。

冷月很不善于表达,不了解他的人,会觉得他很装,也很冷漠,眼里面没有任何人。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会明白,冷月是一个特别善良的好人,他在意身边每一个人的感受,并会以自己的方式送去关心。

夏天骐不想在冷月面前表现的太过矫情,这时候再度点燃一根烟,待吸了两口后,充满唏嘘的说道:

“以前听人说环境是让人改biàn 最快的途径我还有些不信,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经li ,我对此真的是深信不疑。

我倒现在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,你那身令人着迷的女人装,包括说话都像个女人,那时候我还曾在脑海里yy了片刻,结果你竟他妈是个男人。”

“当时是那个……”

听夏天骐突然提及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,就是以冷月的性格都面色大变的想要解释,但却被夏天骐嘲xiào 了:

“别解释,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事实。冷神,你就认了吧,那是你这辈子都抹不掉的污点。”

“你好好休息吧,我先走了。”

见夏天骐没完没了,冷月也懒得听他废话,直接冷着脸站了起。

“别走啊,我还有正事没和你说呢。”

见冷月要走,夏天骐忙叫住他,冷月不爽的看了他一眼,问道:

“什么事情?”

“申请主管的事……”

随后,夏天骐将梁若芸告诉他的一些事情全部讲给了冷月,冷月听后思考了一会儿,继而表示自己会考lu 的。

本还想着感慨一番,但是冷月却不给面子的离开了,这也让夏天骐只得自己靠在床头上,一个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第二天一早,夏天骐便像打了鸡血一样早早的起了,因为知道冷月有早起训liàn 的习惯,所以夏天骐便也跟着一并前往了别墅后山。

夏天骐和冷月训liàn 的方式不同,冷月练习的主要是咒法的施放,以及系列躲闪。

咒法的施放自然就是施放速度,怎么样才能最快的施展出,是术法师必须要攻坚的一个难题。就像是在对付那只阴胎时一样,如果冷月的施放速度能快些,他也就不会被弄得那般狼狈了。

无聊的看了会儿热闹,夏天骐便也开始练习操控鬼气,在操控中他发现了一个很可怕的问题,那就是在他滚滚鬼气之中,竟然藏着好几张模糊的鬼脸。

这鬼脸就像是印在鬼气上的图案一样,并不清楚,也无法被磨灭。

“这些鬼脸是怎么回事?”

夏天骐试着将鬼气凝结成一个屏障,鬼脸在屏障上多少变得清楚了一些,夏天骐仔细的看了看,在上miàn 隐隐辨认出了那只阴胎的苍老面孔。

“难道那些被我除掉,被鬼气所吸收的鬼物,都会形成鬼脸留在鬼气中?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