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七章 不安定的阵法

第十七章 不安定的阵法


                “啊,了。 ”

听到冷月的声音,夏天骐下意识了一声,之后还没等他去拿放在床上的睡袍,冷月便直接推开了门,从外面走了进。

奈何夏天骐还光着屁股坐在床上,目光直接同冷月了个碰撞。

尽管都是男人,但是二人的脸上都不禁流露出些许尴尬,不过以夏天骐的脸皮厚度,自然很快就恢复正常了,便见他不紧不慢的从床上拿睡袍,继而穿在了身上。

“你都是喜欢裸.睡的吗?”

冷月有些怀疑的看着夏天骐,这句话倒问的夏天骐很无语,瞪了他一眼道:

“我这刚洗完澡好吧,另外,谁规定的男人就不能裸.睡?”

冷月摇了摇头,表示对此并不怎么感兴趣,夏天骐从放在床头柜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放在嘴上,点燃后对冷月问道:

“怎么了冷神,找我有事啊?”

“没什么事,只是想和你聊聊。”

“哦?和我聊聊,今天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了,高冷尊贵的月月竟然主动要和我聊聊。”

夏天骐惊讶的险些从床上掉下,当然了,其中有一定的表演成分。

见夏天骐表现的那么夸张,冷月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,看样子应该是有些生气了:

“如果你现在要是没心情的话,那就改天吧。”

留下这句话,冷月便要转身离开,但却被夏天骐叫住了:

“就今天吧,因为难说以后会比今天更没有心情。”

听到夏天骐这句话,冷月的身子顿了顿又转了过,随后向前两步也坐到了床上。

“其实我是想和你聊聊你家里的事情。”

“我们之前在电话里不是已经聊过了吗。”

听冷月提到这个话题,夏天骐心里面便陡然一沉,隐隐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在电话里我并没有说什么。”冷月摇了摇头。

“那你现在想说什么?”夏天骐的表情变得凝重起。

“从你家后,我又拿出师傅留给我的阵法图鉴,仔细想了一下存于你家里的那个阵法。

从中现了一些问题。”

说到这儿。冷月看了夏天骐一眼,看上去有些难以启齿,不过想了想还是说了:

“之前因为害怕你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所以我没有和你说。一看 但你现在既然已经接受了,那这些事情就可以告诉你了。

你家里那个阵法,应该是一个顶级除鬼师布置的,那个阵法威力很强,能够除灭任何想要接近你家的鬼物。

并且长时间待在你家里。身上也会沾染到阵法的气息,而这种气息也会令鬼物们恐惧,以至于不敢接近。

其次,你也知道,这阵法不禁可以除鬼,还能够困鬼。

准确的说,这是一个三用阵法,既能除鬼,又能拘魂,同时也是一个幻阵。

拘魂。囚禁的是你妈妈的魂魄,为的是不让你妈妈消散,而幻阵迷幻的则是你和你妈妈。你妈妈因为是被囚禁在屋子里,所以并不会从脱离出幻阵,但是你就不一样,想你小时候应该没有怀疑过你妈妈是否还活着对吧?”

“嗯。小时候我还有见过我妈妈在学校里教。或许就像是你说的那样,我应该也中了幻阵,直到最近才开始渐渐的从幻阵的影响中脱离。”

对于冷月说的这些,他心中早已有所猜测,所以倒是没什么意外。

冷月点了点头。继续说道:

“但是只要是阵法就存在着松动的可能,那个阵法尽管强大,可已经运转了2o年,阵法除掉的各级别鬼物更是不计其数。

而被除掉的鬼物。它们的怨气也同样会被阵法拘禁,就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,直到彻底爆的那一天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夏天骐直接从床上站了起,身子显得有些颤抖。

“我是说,那个阵法早晚有一天会出现问题,到时候怨气流。你妈妈很可能会变成一个可怕的”

“去你妈的!”

夏天骐愤怒的给了冷月一拳,这也直接将冷月从床上打飞出去。

受了夏天骐一拳,那滋味自然是不好受,即便冷月的身体素质很好,但依旧被打开了嘴角,血液不停顺着嘴巴里流出。

夏天骐看着冷月摇摇晃晃的扶着墙壁站起,他心里面也很是后悔,觉得自己刚刚实在是太冲动了,冷月分明是为了他好,才特意过提醒他早作准备的,但他却反过打了冷月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,我只是”

夏天骐一屁股坐在了床上,心中一阵刀缴。

冷月倒也没有生夏天骐的气,将嘴里的血液吐出,擦了擦嘴便又走了过:

“如果你打了我一拳能让你清醒的话,那我挨这一拳就是值得。”

“可是可是你让我怎么接受!我才刚刚接受这个事实,结果结果还有更残酷的躲在后面。”

夏天骐捂着脸,情绪显得有些崩溃。

“我刚刚只是说了危机,但并没有说没办法解决。”

“有办法解决?”

听到冷月说有办法处理好这件事,夏天骐顿时恢复了精神,忙擦了把鼻涕问道:

“怎么解决?”

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那个阵法已经出现了问题,所以如果让布置这个阵法的人,加强一下,或是重新布置一次,那么这个问题自然而然也就能解决了。

不过一定要尽快找到他,因为我害怕再拖下去,那个阵法会随时被怨气冲破,到时候不但你妈妈保不住,或许连那座城市都完了。

布置阵法的人你能够找到吗?”

冷月说到这儿才说了重点,但这个重点却足以令夏天骐再度崩溃,因为他眼下根本就找不到他爷爷。

阵法一定是他爷爷布置的,但是他爷爷现在生死不知,他完全没有半点儿头绪,根本没法保证在短时间内找到他。

“布阵的人应该是我爷爷,可是我爷爷自半年前就失踪了,到现在也没有任何音讯,我也一直在找他,但却根本找不到。

我现在甚至都怀疑,他是不是都已经不再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