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四章 痛苦

第十四章 痛苦


                只是这一切实在是太过诡异了,他先前不停的在幻境中穿梭,然而眼下看之前的种种经历,无非就是一场噩梦。↗,

“我刚刚到底在做什么?”

夏天骐没有答冷月他们,而是反过问了问他自己的情况。

“你睡着了。”赵静姝答说。

“都不是我说你冬天骑,你这心也太大了,我们是解决事件的,你可好,直接在车上就开睡了。另外睡也就睡了,你倒是不闲着,还得做个噩梦啥的。”

刘言敏说完冲着夏天骐撇了撇嘴,一副对他完全无语的表情。

夏天骐听后,在沉默了一会儿后,便将他在梦里面的遭遇都告诉了几人,几人听后都觉得这事情很诡异。

“这事不太对啊,也就是说你并不是自己睡着的,而是突然间进入到了某种幻境。但是,我们都在一辆车上,并且我和静静的实力都要比你弱,即便是中招也是我们中招,怎么排也排不到你啊。”

“敏敏说的有道理,但是好端端的你也不可能会突然睡着,所以这里面还是有问题的。”

夏天骐听后象征性的点了点头,继而看向冷月问道:

“冷神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

“没有,因为我没在你身上感觉到什么异常。”

冷月对于夏天骐刚刚叙述的遭遇,同样是摇头表示不清楚。

夏天骐这没有再说什么,因为头疼的他只想去撞墙,他再度闭上眼睛不再多说一句话。

不过眼睛虽然闭着,但是夏天骐注意力却一直在冷月几人的身上,如果他猜的没错,他即便已经恢复了鬼化的能力,但他眼下仍然处于这个该死的幻境里。

因为他现在的头疼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“车一开进学校我就进入了幻境中。”

夏天骐隐约想到了什么,便见他猛地睁开眼睛,身体瞬间发生了鬼化,然而在看四周。哪里还是在车上,分别就是在那片乱坟岗里。

不过这一次,他丝毫没有半点儿逃走的意思,当然也没有攻击那些鬼物的意思。而是在深吸了一口气后,对着自己仍在剧痛着的脑袋狠狠一拳。

这一拳夏天骐用尽了全力,以至于他的脑袋瞬间便脱离身体,继而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。

“啊!”

夏天骐喊叫着睁开了眼睛,这时候他再看向周围。发现车里的冷月,赵静姝还有敏敏都处于昏睡的状态。

头疼的感觉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巨大的压抑感。

他试着叫了叫冷月他们,但却发现他们丝毫没有清醒的意思,这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。

不过想到冷月他们很可能也在经历同样的事情,他便也不再浪费时间,而是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下。

偌大的学校操场上空无一人,整所大学都在透发着一股死气沉沉,夏天骐不知道究竟有什么鬼东西藏在里头,但梁若芸所提到的“特殊”二字。他算是真心体会到了。

主管晋升需要特殊事件进行考核,高级主管晋升还需要特殊事件进行考核,单从这种诡异程度上,他就能理解徐天华他们为什么迟迟不肯晋升了。

夏天骐拿出手机,试着给曹金海打了个电话,很快,电话便接通了:

“喂,天骐,你在哪儿呢怎么还不过啊。”

曹金海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,在这空旷无人的操场里。显得极为森然。

“我已经了,你们在哪呢?”

“当然是在宿舍啊。”

“昌野和成也在吗?”

“都在呢,我们都在等着你。”

夏天骐已经能够想象到,三人那充满死气的目光了。

一路不停的冲进教学楼里。夏天骐上几层楼,人便已经站在了宿舍门外。

“吱咯”

就在他刚要推门进去的时候,宿舍门却突兀的打开了。

曹金海横躺在地上,脸色惨白的厉害,在他旁边,则是被分成一块块碎肉的杨成。至于李昌野则浑身是血的坐在床上,猩红的血液顺着刀尖“嘀嗒嘀嗒”的向下淌着。

“天骐”

李昌野这时候看到了站在门边的夏天骐,声音沙哑的唤了他一声。

“嗯。”夏天骐感受到了李昌野的痛苦。

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李昌野低头看着他手里的刀,眼泪不停在冲刷着刀刃上的血迹:

“我明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,但是我现在却又出现在了这里。我杀了成,但成并不是我杀的,你现在能够理解我了吗?”

夏天骐恍然想起了李昌野当时曾对他说起的话,他当时并不相信他,以至于最终导致了李昌野的死。

夏天骐心里说不出滋味的点了点头,便听李昌野继续说道:

“死亡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,真正痛苦的事情是明明知道自己已经死了,但仍在干着让自己痛苦的事情。

就像现在这样,没有人能够拯救我,天骐,就是你也不行。”

李昌野说完,从它的背脊里便猛地生出了三根锋利的骨刺,看上去犹如鲨鱼的鱼鳍。

不仅如此,李昌野的面部也在迅速脱落着,一半是人脸,另一半则是骷髅。

它的身体足足长高了大概半米,空洞的眼球里散发着学一样的光芒,看上去仿若一个经过变异后的怪物。

而地上,原本被分尸成一块块的杨成,则也在这时生出了变化,便见杨成粉碎的尸块再度重组在一起,随后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,身上密布着一条条明显带有拼合痕迹的缝隙。

“天骐”

杨成餐笑着看着夏天骐,夏天骐整个人就像是被定住一样,身体竟然无法行动。直到他完全鬼化成了厉鬼,这种巨大的束缚感才渐渐消失。

面对着昔日的三个室友,其中的两个成了怨气滔天的鬼物,而另一个则被卷入他们之中,弄得人不人鬼不鬼。

夏天骐明显能够感受到他们心中的那种痛苦,明明已经死了还要被复活,还要再度遭受痛苦,再度对着自己的朋友下手。

而这一切,仅仅只是冥府对于他这个小小主管的一个考核。

或者说,为了他的一个考核,他身边的人就会遭受这种巨大的折磨。

“啊!”

夏天骐痛苦的嘶吼着,他心里面开始升起对于这冥府的恨意,他突然觉得冥府并不单单是为了除掉鬼物而存在的,它更像是为了折磨他们这些人而存在的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