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章 异变惊起

第十章 异变惊起


                赵静姝想要晚上再庆祝一下,但是夏天骐暂时却没有这个心情,毕竟杨成的事情他眼下还没有什么头绪,另外梁若芸都已经对他提醒过了,这是对于他晋升主管的考核。

将梁若芸之前对他说的一些事情告诉了众人后,夏天骐便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后,他便换了一身较为宽松的衣物,想了想给曹金海打了过去。

等待提示音响了几声后,从中便传出了曹金海有些疲惫的声音:

“喂?”

“喂什么啊喂,最近怎么样啊?”

“原是天骐啊,还能怎么样,又滚去上课了,天天在宿舍里打游戏累的要死。”

听到曹金海竟然又学校了,夏天骐显得很惊讶,不禁问道:

“你什么时候的学校啊?”

“前几天吧,我妈非让我,说念了这么多年学怎么着也得弄个毕业证,我想了想也对,便又从家里了。

毕竟身体都已经恢复好了,也没道理再在家待下去了。”

“身体?你身体怎么了?”

“肺炎啊,不然我怎么会家,倒是你,现在在忙什么呢,也不见你学校露个脸,导员可说了,之前没参加体检的一律没有毕业证。

我这属于特殊情况,又给她了个大包,她才对我网开一面的。”

听到曹金海这么说,夏天骐一时没有反应过,他眼珠转了转,试探性的问道:

“那李昌野,成他们也都挺好的啊?”

“那两个混蛋好着呢,就在我旁边呢,听见是你给我打的,都直勾勾的盯着我呢,估计是嫉妒了。”

听到这儿,夏天骐只觉得后背一阵凉。他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正常的说道:

“我看看一会儿就去一趟,你们做好给我接风洗尘的准备。”

“行,那我跟他们两个说一声。你抓点紧。”

夏天骐脸色难看的挂断了电话,已然可以确定这起事件就是与已经死掉的杨成,以及李昌野有关。

然而眼下竟将曹金海也牵扯进去了,并且听曹金海刚才在电话里说的,他俨然将之前生在学校里的一切。以及生在他家里的一切忘了个干净。

这种遗忘,光是想想就让他不寒而栗。

曹金海竟然同两个已经死掉的人,在一个宿舍里住了这么多天。

夏天骐深吸了一口气,也不再去多想什么,忙推开门跑下了楼。 看

见夏天骐有些慌张,敏敏和赵静姝不禁问道:

“出什么事了?”

夏天骐用最快的度将这件事叙述了一遍,敏敏听后对夏天骐建议说:

“这起事件是与你有关,但是鬼物却将你的另一个室友拉了进去,你现在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?”

“但是这起事件显然是冲着我呢,我总不能连累大海吧。”

夏天骐并不想让曹金海再受到他的牵连。

“我们陪你一起去。反正无论是主管考核,还是什么,对付都是鬼物。只要你到时候别心软就行。”

敏敏说着便也要去换衣服,跟着夏天骐一起去,至于赵静姝和冷月也纷纷往楼上走,显然也铁定是要跟着他走上一遭了。

对于几人的跟随,夏天骐心里面满是感动,所以也不矫情什么,便欣然接受了几人的帮助。毕竟换成是其他人碰上这种事,他肯定也会想也不想的帮忙的。

四个人全部出动。在前往英才学院的路上,夏天骐建议说:

“现在大海已经彻底遗忘了杨成和李昌野死掉的事,就连他们一家被梦魇缠身的事也不记得了。

我觉得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遗忘,因为遗忘便代表着没有意义。

另外。他们还有理由返学校,还能够住之前死过人的宿舍,可见,英才学院,或者说是那间宿舍楼可能都存在问题。

所以你们最好待在外面,如果我这边的情况不对劲。会及时通知你们上的。”

“都知道你那两个室友是鬼了,还和它们费什么话,直接干掉就完了,也能保住那什么大海的命。”

“敏敏!”

赵静姝听到刘言敏的话后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:

“天骐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三年的时间,这种情谊是很深的,换成是你,就算有一天我们都变成鬼了,你会忍心对我们下手吗?”

“我对你肯定不会,但对冷贱人和冬天骑就不一定了。”

刘言敏站在夏天骐的角度想了想,也确实觉得没直接冲进去将那两只鬼物除掉这么简单,便叹了口气,任夏天骐怎么做了。

冷月从始至终也没说什么,也是一副听从夏天骐指挥的意思。

晚上八点钟,几人已经赶到了英才学院的大门外。

学院的大门敞开着,操场上能够看到很多学生,其中男女情侣占据了一多半,不知疲倦的走着。

夏天骐直接将车子开了进去,然而他们刚刚驶进校园,眼前的场景便完完全全的改变了。

原本学生众多的操场,变成了一块满是坟头的乱坟岗,再看不远处的那些教学楼,则成了一颗颗干枯死掉的槐树。

夏天骐现自己正站在潮湿的土地上,脚下甚至踩着一块白花花的头盖骨。

“这是幻境吗?”

夏天骐下意识想要鬼化,但身体却丝毫没有变化,他低头看了看自己,身体仍是常态。

“无法鬼化?这怎么可能!”

夏天骐多少有些慌了,他不信自己失去了鬼化的能力,只是觉得自己是受幻境的影响,所以才觉得自己没有进行鬼化。

只是当他试着搬了搬扎在地里的一块石头时,他却骇然的现自己根本无法搬动分毫。

“这是怎么事,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。”

夏天骐知道自己已经着了鬼物的道了,他明明同冷月他们在车里,但是刚进入英才学院眼前的场景便出现了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不但冷月几人不见了,学校不见了,就连他自己的能力仿佛也都消失了。

夏天骐怀疑他们还在车上,眼前这一切只是一场无比真实的梦,但是他看了看正在隐隐作痛的手指,现有几个手指肚上都被擦出了红痕,显然是他刚刚尝试搬那块石头弄得。

然而就在夏天骐看着自己的手指不知所措的时候,耳边却突然传进一声“噗”响,听上去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穿破土壤一样。

夏天骐下意识朝声音传的方向看去,便见一处低矮的坟头上,正有一只惨白的手,在朝着四周不停的抓着。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