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三十五章 再回北安

第三十五章 再回北安


                “精气神不错啊,这么快就又能大喊大叫了。 ”

许是听到了夏天骐的声音,便见一只手臂上打着石膏的刘言敏,一瘸一拐的从门外走了进。

“快给我弄点水喝,嗓子都快冒烟了。”

见刘言敏进,夏天骐也不管刘言敏方不方便,连连嚷着要喝水。

“草,我也是伤者好不好。”

刘言敏被夏天骐叫的烦了,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不过最终还是妥协的点了点头,又转身出了病房。

没一会儿,便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护士,端着一杯温水走了进。

因为夏天骐全身都绑着纱布,所以护士还以为他动不了,便要扶着夏天骐坐起,然后将水喂给他喝。

然而让她大跌眼镜的是,夏天骐竟在她走近后直接从床上坐了起,继而一把抢过她手里的水杯,抬起脑袋大口大口的喝了起。

“这真是生命的源泉啊,爽!”

两三口将杯里的水喝了个干净,夏天骐不禁出一声感慨,也直到这时候,傻傻的愣在他床边的护士才惊恐的反应过,尖叫道:

“你快躺下,快”

女护士显然没什么经验,见夏天骐这般莽撞顿时有些慌了,见状,夏天骐笑了笑道:

“不用担心,我好着呢,麻烦你再给我接杯水过”

将女护士打走,夏天骐便擅自将裹在他身上的纱布通通撕了下,算是彻底摆脱了之前那一套粽子装。

撕掉纱布后,夏天骐试着活动了一下,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,低头看了看完全光着的身子,上面甚至没有留下半点儿疤痕。

不过正当夏天骐一脸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时候,病房的门边毫无征兆的被推开了,接着便见之前被他打走去接水的那个护士,直接从外面走了进。

随后。二人面面相觑都尴尬的愣住了。

“咦,我裤子哪去了?这是奇怪。”

夏天骐心里面尽管尴尬的要命,但脸上却没有表现的怎么样,只得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。灰溜溜的钻进被子里。

女护士红着脸也没有说话,直到夏天骐重新钻进被子里,她才走过将水杯递给夏天骐。

“辛苦了,另外能不能帮我找到衣服。”

“好”

女护士快步的走出了病房,夏天骐将水喝完后。随手将被子放到一边,直接裹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,打算出去转转,看看赵静姝冷月他们的情况。

刘言敏从刚才出去后就没有再,这也让夏天骐觉得肯定是敏敏那个王八蛋怕自己使唤他,所以才借着给自己接水的理由跑了。

裹着被子,小心翼翼的从病房里出,走廊里很安静并没有人在,夏天骐伸头看了看隔壁的病房,现冷月正待在里头。

冷月这时候也现了他。不过就只是抬头看了一眼,之后便又收目光,不再理会他。

尽管冷月有些无视他的意思,但是他可没冷贱人那么高冷,所欲犹豫了一下,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“小月月,恢复得怎么样了?”

“我看你恢复的不错。”

冷月依旧很不爽“小月月”这个称谓,但还是放下手里的杂志,抬头了夏天骐一句。

“嗯,除了还有些轻微的酸痛外。几乎已经没问题了。”

夏天骐向上拽了拽有些跑到下面的杯子,又问道:

“静姝他们在哪个病房啊?”

“就在我隔壁病房,你走过去就能够看到她。”

“好吧,那你好好歇着吧。”

夏天骐也不知道和冷月说什么了。所以在知道赵静姝所在的病房后,便直接走了出去。

夏天骐走后,冷月便又将杂志捧在手上,安静的看了起。

从冷月的病房里出,夏天骐犹豫着是直接去找赵静姝,还是先去。等护士将他衣服送他再去。

然而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,便从隔壁病房里走出了两个人,正是赵静姝和刘言敏。

“卧槽,冬天骑你鬼鬼祟祟的躲在静姝的病房外想要干什么!”

刘言敏看到夏天骐后先是一愣,但很快他便反应过,冲着夏天骐叫道。

“天骐你醒了,真是太好了。”

见到夏天骐神采奕奕的没什么事,赵静姝不由松了口气,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。

“冬天骑命大着呢,怎么可能会有事,倒是你身子那么弱,应该多休息一会儿才是。”

刘言敏吃醋的瞪了一眼夏天骐,反过笑眯眯的对着赵静姝关心说。

“我没什么事情,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”

赵静姝摇了摇头,示意她也已经恢复了,便又对夏天骐说道:

“不过天骐,说真的我觉得你还是穿上点儿衣服比较好,不然我真的会噗哈哈好想笑啊”

四人中属夏天骐和刘言敏伤的最重,不过二人因为都是鬼物体质,又都强化了恢复力,所以都恢复的很快。

四个人都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服,尽管刘言敏的手上还打着石膏,但是以他的性子再让他在医院里住下去,他绝对会疯掉。

所以等他们办完了出院手续,便打车到了北安市。

毕竟他们想要坐车去别墅,就只能先从北安倒车,之后才能想坐飞机飞去的事情。

另外,夏天骐这次也有着他的想法,并非只是在北安市倒车这么简单。

北安市,某宾馆内。

“天骐,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了?”

“不是不去了,只是想家陪我父母两天,过两天我单独别墅。”

给冷月他们找了家宾馆,但是夏天骐却并没有开他自己的房间,因为他打算家去住。

毕竟他父母就在北安市,家看看是无可厚非的。

赵静姝和刘言敏也没说什么,倒是冷月听后脸色明显变得难看了许多,欲言又止了好些次,但最终也没有说什么。

夏天骐也有注意到冷月的这种表情,这也更让他怀疑,冷月在他家里所现的秘密到底是什么。

或许知道这个秘密对他而言没有半点儿好处,但是他需要知道真相,因为这真相很可能是关系到他父母亲,甚至是他爷爷的。

所以他对此很难装作毫不知情。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