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九章 摊牌

第二十九章 摊牌


                夏天骐象征性的点了点头,继而开口说道:

“我们进去吧。”

锈迹斑斑的大铁门被夏天骐一脚踹开,在黑夜中扬起一片灰尘,众人下意识捂住口鼻,快步走进了厂房里。

这座玻璃厂的面积很大,占地最少也有一万个平,场院里堆积了不少没用的东西,在大门的两个斜角,以及正对着大门的三个位置上,各自坐落有一个车间。

而在这些车间的最后方,则还立着一栋只有三层高的矮楼,矮楼看上去摇摇欲坠,空洞的窗户在这无比诡异的夜里,就犹如一只只满带恶意的眼睛,在冷冷的注视着他们。

在大概观察了一番这厂房里的情况后,夏天骐便猜测说:

“这栋厂房能藏人的地方很有限,就只有那三个车间,以及最里面的那栋矮楼,所以那只阴胎应该也在里面。”

“这里这么大,要是我们一间一间搜的话,就是搜到天亮怕是都不会有什么收获。”

“敏敏说的有道理,我们耽搁的时间越长,那鬼物就会变得越强。”

对于刘言敏的担忧,赵静姝极为难得的给了认同。

夏天骐见众人有想分开搜寻的意思,他不禁有些犯难,想了想犹豫的说道:

“分开寻找的话,固然能将找到鬼物的时间降至最低,但同样的,我们遭遇鬼物偷袭的风险也会大大增加。一如果那只阴胎本就打着将我们偷袭至死的算盘,那我们这么做岂不是正着了它的道了。”

“要我说冬天骑,你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。要是那鬼物真的强大到,能够随随便便的杀死我们,你以为它还会龟缩着不敢出?

行了啊,就这么定了,我们分头行动。”

根本不让夏天骐开口的说完,刘言敏便又开始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分组,将夏天骐和李秋平分到了一组。

夏天骐对于刘言敏的分组显得很无语,奈何其他人都觉得这个分配比较合理。李秋平也没说什么,只是显得非常不安。

“这样吧,我们两个人负责搜寻这边的两个车间,你们负责搜寻那边的车间。还有那栋矮楼。”

对于夏天骐的提议,冷月三人并没有任何意见,之后两组人便各自分开,向着己方所需搜寻的地点走去。

“夏先生,说句不欠妥的话。就我们两个人能行吗?”

跟着夏天骐往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车间走去,李秋平抱着肩膀充满不安的说道。

“听你这话你是对我的实力没信心了?”

夏天骐突然停下脚步,面对李秋平的脸色显得很是难看。

见状,李秋平连连摇头解释道:

“不不不,夏先生,我并不是这个意思,其实我”

“行了,实话告诉你,只要那鬼物的实力强不过厉鬼,我就绝对没问题。”

夏天骐说话间还安抚的拍了拍李秋平的肩膀。示意李秋平把心放到肚子里。

“可万一那鬼物像厉鬼那么强,我们怎么办?”

“哪有那么多万一,要真是倒霉的碰上厉鬼,我们就只能跑路了。行了,别那么多废话了,多想点儿好的,别********总觉得自己死定了。”

夏天骐不耐烦的打断了李秋平,对于李秋平刚刚的那番言论很是反感。

见夏天骐有些火了,李秋平再也不敢说什么,只得乖乖的跟着夏天骐往不远处的那个车间走去。

外面的风很大。吹动着厂房里的垃圾出“哗啦哗啦”的声响,夏天骐对于这种声响没什么感觉,不像李秋平被吓得哆哆嗦嗦,就差直接跳到夏天骐的身上了。

当夏天骐他们到车间门外的时候。他们现冷月他们已经走得没影了,见状,夏天骐也不由催促了李秋平一句:

“你看看他们,比我们离得远都到了,你脚下尽量给我利索点。”

说话间,夏天骐便又将目光对准了面前的车间大门。他先是试着推了推,不过车间大门就只是晃了晃,并没有被他推开,不知道是不是在里面锈住了。

“锈住了吗?”

李秋平见夏天骐没有推开,便恐惧的东瞅西看的说道:

“既然从里面锈住了,那里面应该不会有人,我们走吧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里面一定没人?”

夏天骐将头转过,有些怀疑的看着李秋平。

“我是说如果门是从里面锈住的话,那肯定证明已经很久没任进去过了,所以我才会觉得没人。”

夏天骐没有理会他,这时候在手上又加了些力气,便听一声极为刺耳的金属抹擦音响起,再看车间大门已是被夏天骐推开了一个大缺口。

夏天骐一手捂住口鼻,一只手挥动着挥散着灰尘,望向车间里的双眸上,渐渐浮现出了点点猩红的血色。

尽管没有现任何异常,也没有在里面看到有人存在的痕迹,但是夏天骐还是催促着李秋平,先一步迈了进去。

“夏,夏先生,这里实在是太黑了。”

李秋平说着就要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用以照亮,但却遭到了夏天骐的阻止:

“不用拿了,我能看得到,你只要跟紧我就好。不然弄出亮光,即便可真的会将鬼物引过。”

“哦,知道了。”

听到夏天骐的话,李秋平将刚刚放进衣口袋里的手又拿了出,乖乖的跟着夏天骐往前走。

走过一个个满是碎玻璃的制作台,夏天骐带着李秋平很快便走到了车间的尽头。

“看那些人并没有被关在这里,一无所获。”

有些复杂的说着,夏天骐便直接靠在了墙上,也不管这车间里的灰尘,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,继而不着急的吸了起。

“我们不再出去了吗?”

“一会儿再说吧,暂时现在这里休息休息。”

“可是时间”

“你要烟吗,也给你拿一根啊。老李。”

“我不你刚刚说什么?”

“我说老李同志你要不要根烟,怎么有问题?”

“没,没问题。”李秋平连连摇头说。

“是么,我看你对老李这个称呼很敏感嘛。莫非这“老李”还有着其他什么意思?”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