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八章 死亡工厂

第二十八章 死亡工厂


                对于众人的信任,夏天骐心里面尽管颇有些感慨与成就,但是真让他做一个选择出却是极难的。一

毕竟他看似随口说出的一句话,就会彻底改变他们这些人的命运,或是生,或是死。

尽管之前他也有表过自己的看法,以及提议的时候,尽管他之前也是这个小队伍的“队长”,但是那时候却没几个人会真的在意他的话,最多只是被当做众多想法中的一个,在实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,死马当活马医的试一试。

而他所谓的“队长”头衔,也仅仅是头衔而已,真正的称呼应该叫做后勤部长。

不是因为众人对他的藐视,而是因为他真的没有实力,也没有能力。

但自从他能够实现鬼化后,这种微妙的变化便渐渐的开始生了。

“这个决定好做也不好做,而在做这个决定之前,我只想问你们一句,你们是想放弃还是想继续?”

夏天骐说的并没有错,这个决定其实没什么可纠结的,因为如果众人决心要解决这次事件,那么早晚是要和那鬼物碰面的,所以一定是赶早不赶晚。

如果反过说,众人觉得参与解决这次事件的风险太大,那么他们也就没必要再做什么选择,直接坐车去就完了。

毕竟这只是一次私活,又不是公司强行指派下的事件。

“肯定是继续啊,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,哪有理由放弃的。”刘言敏想也不想说道。

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是”

赵静姝多少显得有些犹豫,毕竟她是众人中实力比较弱的一个,不过见冷月和夏天骐都是一副想要继续的样子,她咬了咬牙便也点了点头。

李秋平在旁边听得清楚,还以为夏天骐他们觉得所要面对东西太过凶险,已经决定放弃去了,这也吓得李秋平大惊失色。接连对夏天骐喊说:

“夏先生你们不能言而无信啊,你们可是答应过我要帮我的,你们不能就这么走啊”

“我们有说过要走吗?刚刚只是达成一下意见而已,我们对2o2国道不是很熟悉。就由你带路吧。”

夏天骐见李秋平一大把年纪了,还边哭边叫的,心里面也更是认同那句人越老越惜命。

2o2国道,附近一废弃厂房内。

这是一间以前生产玻璃制品的厂房,眼下已经被废弃了有些年头了。布满铜锈的大门上,藕断丝连着落满灰尘的蛛网。

在其中的一个生产车间里,一层厚厚的灰尘完全遮掩住了这里原本的风貌,隐约可见上面露出的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碎玻璃。

而在排列有序的几张工作台上,则犹如躺尸一般,横着几个浑身血迹的人。

这些人有的还在苟延残喘,有的早已经不堪折磨的死去,获得了在残酷折磨后的短暂解脱。

“张伟你还活着吗”

虚弱的声音在车间里响起,一个双手只剩下一根手指的男人,正在操作台上艰难的翻转着自己的身体。

“我想家”

虚弱的哭声。再次打破了这里的死寂,男人竭尽全力的将身子转了一个方向,本想让自己舒服一些,结果却直接从操作台上掉了下,出一声灰尘四起的门响。

“那个鬼东西好像已经走了,我们要振作起,哭是没用的。”

男人早已经麻木了疼痛,他这时候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,继而一步一晃的移动了距离他不远的那个操作台前。

因为在那里躺着他最好的朋友。

“我想家我好累”

“大伟,你要振作起。兄弟这就带你走,带你逃出这个地方。”

男人咬着牙,想要尽快的赶到那个操作台旁,但却因为身体的虚弱。脚下一软直接摔在了地上。

原本就头昏眼花的他,这一摔更是险些将他摔晕,他缓了好一会儿,才又从地上爬起,继续向着不远处的操作台走去。

只是当他真正到操作台的时候,他现躺在操作台的人。不,确切的说那只是一具尸体。

一具一大半身子都被啃食掉的尸体。

他的朋友死死睁着眼睛,残驱倒在操作台上,已是不知道死去了多长时间,然而那个声音却仍在车间里旋着:

“我想家我好累”

“啊!!!”

男人绝望的咆哮着,便开始拼命的往着车间的大门逃去,尽管他每快走几步便会摔倒,但是每一次他都会坚强的爬起,直到他再也爬不起,只能靠着他的肢体,靠着他的脑袋,一点儿一点儿的往前蹭着。

终于,男人爬到了门边,但是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门,却彻底熄灭了他仅剩不多的希望之火。他撞不开那扇门,他顶不开那扇门,他只能虚弱的冲着那块没有感情的金属咆哮。

他恨这个世界,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,恨那个将他们抓到这里的鬼东西,他更恨自己的软弱与无用。

“哎!”

一声老人的叹息突兀的在充满死寂的车间里响彻。

男人的停止了挣扎,一双充血的眼睛开始拼命的在车间里寻找。

“咯咯咯咯咯”

他没有找到那声叹息的源,却又听到了一串犹如婴儿般的笑声。

“叭。”

笑声戛然而止,与此同时,他背靠着的大门却突然间打开了一丝缝隙。男人抬起脑袋看去,心里顿时又生出了些许希望的火苗,只是还没等他向着门外爬去,便见一个周身灰白的婴儿,狰狞的从那个缝隙中爬了进。

而与那精小的身躯格格不入的是,在它的头上生长的却是一张极为苍老的脸!

“咯咯咯咯咯”

看到男人脸上的绝望,婴儿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上,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“咯咯咯咯咯”

不多时,车间里便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死寂,只是在靠近门边的地面上,多了一具只剩下半颗头颅的尸体。

午夜1点钟,笼罩在死亡阴霾下的废旧工厂外,缓缓停下了两辆车子。

车门打开后,夏天骐几人便先后从车里走了出,皆目光凝重的打量着他们面前的这座工厂。

“2o2国道附近,就只有这一座工厂是废弃的,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

李秋平指着身前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门,声音颤抖的对夏天骐几人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