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一章 威吓

第二十一章 威吓


                说到这儿,李秋平的声音更是变得颤抖起,对于未知的死亡威胁充满了绝望的恐惧:

“你们联系我的时候,我正因为那人的死在警局做笔录,毕竟我是这段时间以与他联系最密切的人,所以警方怀疑是我做的。

但是他们怀疑归怀疑,但却没有丝毫的证据,另外,他的女儿也能够证明,人并不是我杀的。”

“我们已经知道了。”

夏天骐这时候冲着李秋平挥了挥手,示意他可以停下了,因为有关什么警察是否怀疑他杀人,还是别的什么的,他们并不感兴趣。

他们单纯想要了解的就只有这起事件的经过,而现在,李秋平已经说完了。

看着面前将他们当做是救命稻草的李秋平,夏天骐的目光陡然变得锋利起,继而猛地从沙发上站起,冷喝道:

“你真是不知死活,死到临头竟然还在和我们编故事,你莫非还真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身份?”

夏天骐突兀的大变脸,令屋内的所有人都显得很错愕,尤其是李秋平更是一脸的茫然,完全不知道夏天骐在说什么。

“我的身份?夏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们怀疑我在编故事骗你们?”

夏天骐没有跟李秋平废话,而是冷着脸对敏敏和冷月命令道:

“这个是陷阱,杀了他。”

听到夏天骐竟然直接让他们将李秋平杀死,刘言敏下意识的便想明夏天骐原因,但是见夏天骐的目光不容置疑,他也只得点了点头。

至于冷月则丝毫没有犹豫的走向了李秋平,并且看他那一脸冷酷的模样,倒真有种要将李秋平杀死的意思。

“你们要干什么?我真的没有说谎,我真的没有对你们说谎”

李秋平见众人真是对他起了杀心,便一边解释一边恐慌的后退。

夏天骐见李秋平有想逃走的意思,便身影一闪,直接到了李秋平的身后。继而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:

“欺骗我们的下场只有死。”

“我没有骗你们真的没有骗你们,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”

李秋平绝望的挣扎着,但是夏天骐却像是完全不听他的解释,目光死死的盯着李秋平。手上的力量越越大。

李秋平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起,双脚开始在地上乱蹬着,两只手则在拼命的抓着夏天骐的手臂,试图将夏天骐的手掰开。

刘言敏和赵静姝都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,觉得夏天骐看上去真是想要将李秋平杀死。

夏天骐的脸色依旧如前般冷冽。至于被他掐着脖子的李秋平,则已经开始翻起白眼,身子也已经停止了挣扎。

看着面前濒临死亡的李秋平,夏天骐的表情渐渐暖,随后他松开了掐在李秋平脖子上的手,将从鬼门关转了一圈的李秋平虚丢在了地上。

“冬天骑,你到底抽的什么疯?要不是冷贱人一直没动,我都真以为你被鬼附身了。”

刘言敏见夏天骐恢复了常色,放开了李秋平,这才很是疑惑的问了他一句。

赵静姝这时候也从沙发上起。走过对夏天骐说:

“你是在验证这个李秋平到底是不是养尸人一类的人是吧。”

“嗯,我对于这个李秋平确实有所怀疑,不过现在的话,他应该没有嫌疑了。”

说完,夏天骐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李秋平,李秋平在短暂的抽搐后也已经醒过了,正捂着他的脖子用力的喘着。

“李先生,我对于我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,请你谅解一下,我这么做也是有不得已的理由。”

夏天骐象征性的将李秋平从地上扶起。而后语气诚挚的解释了一句。

“不得已的理由咳咳你他妈差点杀了我我这么一大把岁数了都,至于骗你们吗”

李秋平想要将夏天骐推开,但是却发现完全没有那个力气,所以自己越说越委屈。到最后竟呜呜的哭了起。

夏天骐无奈的叹了口气,既然他劝不好李秋平便也不再浪费那时间,这时候走到赵静姝三人的身旁,对他们提醒说:

“既然这个李秋平没有问题的话,那么这起事件我们可以试着调查看看。”

“你现在有什么头绪吗,天骐?”

“嗯。我眼下有些调查方面的头绪。”

“快说听听。”

“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,毕竟听李秋平的说法,之前同这起事件有交集的人,要么是失踪,要么是心脏被掏走的死掉,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生还者。

而前几日,有关在殡仪馆发生的死亡,以及李秋平的那些徒弟失踪的线索,这些我们都可以通过这赵光镇的警方获取。

毕竟在殡仪馆里肯定是有监控录像的,而李秋平那些失踪的徒弟,我想他们也不可能会真的从人间蒸发,很有可能是警方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,所以将这起案子给压下去了。

所以我们可以从当地警方这里作为一个突破口试试,另外还有李秋平说的那个大人物,他既然是死在家里面,又是被他女儿发现的,那么他女儿便是当时距离死亡现场,或者说是距离死亡发生最近的人,或许会看到什么也不一定。

目前的话我就想到这两点,至于其他方面,我们接下还需要再做讨论。”

夏天骐只是大概的说了说接下他们要做什么,而对于鬼物的分析,以及其他一些事情的推敲,他眼下则没有再进行,因为他还有些问题想问李秋平。

李秋平在地上缓了好半天才爬起,对夏天骐他们既是愤怒又恐惧,脸上的表情显得很复杂。

“李先生,我们之前被人阴过,所以刚刚才会那么做,你找我们是为了救命,而我们也不想随随便便的送命,所以还望你能理解我们。”

夏天骐故意给了李秋平一个台阶,李秋平心里面也清楚,所以听后就只是冷哼一声,倒是没有再计较的意思。

见状,夏天骐便不再啰嗦,直接问道:

“殡仪馆的监控录像,你看了吗?我是指你那个徒弟还有他雇的那两个力工被杀死那天的监控录像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