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九章 掏心

第十九章 掏心


                李秋平说的倒还详细,所以夏天骐几人也都没有打断他,一直听他叙述着整起事件的经过。

“第二天一早,我便领着几个徒弟乘坐那人派的车子,到达举行葬礼的地方。

得知我已经到了后,他第一时间找上了我,让我先去殡仪馆看看他父亲的情况。

实话讲我是一点儿也不想去,要不然在刚得知我那个徒弟,还有另外两个力工被杀的时候,我就会要求去到现场看看。

但事实上有关这件事我完全是听他的一面之词,就是因为我不想在与那尸体有什么交集。

我当时委婉的拒绝了他,但是他却再三对我说一定要去看看情况,并说明尸体没什么异常,从那件事过去后,就一直安稳的躺在殡仪馆里,让我把心放在肚子里。

听到他这个话,再看他对我表现出的不耐烦,我想了想也只好硬着头皮过去看看。

其实我心里面也明白,他之所以会让我去看,就是想让我再确定一下,害怕等一会儿所有人瞻仰遗容的时候,他父亲在直接诈尸那可就不是丢人那么简单了。

他能将我徒弟,还有那两个力工的死压下去,但是如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就是再有本事也平复不了。

我带着几个徒弟进了殡仪馆,不过他并没有跟我进去,而是打电话将事情安排了一下,我们进去后便直接被领到了一个小屋里。

这个小屋连接着瞻仰遗容的会场,我们这儿的葬礼其实很简洁,就是找个好日子,然后请像我们这种阴阳先生主持一下,先介绍死者的生平,然后念悼词、默哀,之后就是瞻仰遗容,待这一切都做完后,死者就会被推进去焚化,继而由生子捡骨灰入盒。便直接跟车带倒事先选好的墓地下葬了。”

李秋平说的这些夏天骐也大概知道一点儿,毕竟赵光就是归属北安市管辖的,所以两个地方的民风习俗差不大太多。

倒是刘言敏他们几个人,因为所处地域的关系。他们那里的白事或许和这里的并不大一样。

“我并不担心火化之后的事情,毕竟都烧成渣滓了,就是想诈尸也诈不了了,除非那老头子的鬼魂也阴魂不散。

尸体已经穿戴好,安静的躺在一个黄红相间的床车上。有两个男人等在屋子里,见我们进后便像见了救星一样离开了。

当然这也能理解,毕竟除了有恋尸癖的怪人,包括我们在内没有人愿意和尸体待在一起。

我将准备好的定身符拿出,贴在了车床的四角,之后又等了一会儿,我这才走过去仔细去查看那尸体的情况。

我掀开被子看了看,尸体的身上并没有生长白毛,眼睛也已经顺利闭合,我贴在它的胸前听了听。从中也没有听到任何异响。

当检验完没有发现异状后,我心里面忍不住庆幸的松了口气,当时真是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,这大人物的父亲就是一具普通至极的尸体。

尽管检验出的情况是这样,但是我还是多少有些疑惑的,毕竟早在几天前我第一次看到它时,它远非现在表现的这般正常。

我刚刚也有对你们说过,我擅长的并不是除鬼驱邪这一块,所以很多东西都很不确定。

我那些徒弟问我是什么情况,我尽管疑惑。但因为说不出个所以然,也只能告诉他们一切正常。

就这样,我将尸体没有异样的消息传达给了那个大人物。

大人物听后非常高兴,因为这代表着仪式可以正常举行。而不用再考虑延期的事。

一切准备妥当,我也拿到了殡仪馆方面提供的悼词,至于死者的生平则会由殡仪馆以图片视频的方式播出,所以我只需要念悼词,主持仪式即可。

仪式正点开始,我在简短的说了两句后。led屏上就开始播放死者的生平。我见生平差不多快结束了,便开始念起悼词,之后让所有人默哀。

过程中,我的注意力几乎都放在了那具尸体身上,当时我便有一种错觉,那具尸体正在冷冷的注视着我。

这种感觉在当时非常强烈,但是看那尸体,那尸体却还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,并没有半点儿反常。

我面露古怪的看着那尸体,这时候我徒弟突然在旁唤了我一声,我这才恍然发现原默哀已经结束了,所有人都在看着我。

我赶忙清了清嗓子,开始让参与仪式的人按照顺序先后瞻仰遗容。

而我则退到了一旁,目光仍是不安的放在那尸体的身上不敢离开。

参与仪式的,除了大人物所在的家族外,就是他们家族的一些朋友,人数众多,瞻仰遗容的过程足足持续了近40分钟才结束。

这个环节一结束,我便询问的看了大人物一眼,他冲着我示意的点了点头,我便让人将尸体直接推进了焚化室。

参与仪式的人员开始陆续退场,我则和几个徒弟在焚化室外抽烟,等着骨灰从里面出。

但是等了近20分钟都没听到焚化炉启动的声音,我便忍不住推门朝里面看了一眼。

这一看顿时让我面色大变,只见控制焚化炉的工作人员死瞪着眼睛倒在地上,胸前被掏了一个血洞,触目惊心。

再看那已经被放在焚化炉传送带上的尸体,则依旧安静的躺在上面,并没有半点儿异常。

我那几个徒弟这时候也感觉到了我的异样,纷纷走我的身边,当看到里面的场景时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让我赶紧报警,让警察处理这件事。

我没有理会他们,而是硬着头皮走进了屋内,拿起尸体的两只手仔细的看了看。尸体的手上并没有沾染任何血迹,我又试着打开那尸体的嘴巴看了看。

尸体的嘴巴很严,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它的嘴巴打开了些许。

我打开手机的手电功能,朝着它的嘴里照去,然后然后”

李秋平说到这儿,声音便突然开始颤抖起,刘言敏忍不住催促一句道:

“然后什么啊,别卖关子。快点儿说,你到底看到了什么?”

“我看到了一双眼睛!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