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八章 诈尸

第十八章 诈尸


                李秋平说到这儿的时候显得很生气,一张红脸更又增添了几分黑意,夏天骐他们都能感觉出,他那个徒弟将他气得不轻。

“我当时就劝他要想清楚,然而那个王八蛋竟然告诉我说,人一辈子能挣几个1oo万?又有多少机会能挣到1oo万,所以他要抓住这个机会,万一事情没那么糟呢。

实话讲,我真的是被他噎的没话说,因为他说的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因为换成是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,一贫如洗,什么都没有,或许我也会和他做同样的选择。

但是经历的多了,拥有的多了,我现在只觉得命比什么都重要。

所以我对我徒弟说,如果你想拼这次,那么我就只能祝你自求多福了,师傅不会去陪你冒险。

就这样我去了,但是我那个徒弟并没有去,那一晚上我都没有睡好,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。

第二天一早,我便早早起床,细细的思量了一下这个事,觉得如果让那具尸体诈尸,变成厉鬼,那么就是赵光镇风水界的大事,不知道会死多少人,毕竟像厉鬼这种东西,根本不是靠枪弹能够杀死的。

越想我便觉得越危险,我便又给我的徒弟打了个电话,在电话里我徒弟告诉我说,尸体已经被送到殡仪馆了,将会在哪里储存6天,之后便会火化安葬。 要看 ?

另外那个大人物已经将他短暂的安排进了殡仪馆里,之后的6天他就将在这里看守尸体,以防止诈尸的情况出现。

他还让大人物弄了口棺材,他打算试着将棺材封住,这样就算是诈尸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在棺材里封着。

我徒弟在电话里显得信心满满,然而他自己有几斤几两,我自己又有几斤几两,我心里面是非常清楚地。

我本身擅长的是风水,选墓,下葬这一块。对于什么除鬼,驱邪本身就是二把刀,甚至连二把刀都不如,而他的术法都是和我学的。并且学的还只是我的皮毛,这怎么可能阻止那死人诈尸。

如果是一般的诈尸还好,就只是变个僵尸,倒是不难除掉。但是那个死人明显怨气极重,刚刚咽气就有诈尸的反应。可见一旦让它诈尸就会变成厉鬼。

我怕就是怕这个,所以在电话里我叮嘱我那个徒弟不要轻举妄动,先想办法将尸体推出停尸间,将尸体放到有阳光投入的地方,切忌不要与水接触。

叮嘱他这些后,我便开始联络这里其他一些比较出名的风水师,打算将这件事说出,大家一起想出个办法解决。

然而当我打给他们,将他们约出说这个事的时候,他们却都表示没心思参与。除非那1oo万有他们的份。

这些人大多也是我的徒弟,听到他们的话,我也觉得有些失望。就说让他们自己商量,这钱我不分,你们自己谈妥就行。

结果我那个徒弟坚决不同意,说如果找人分他的钱,倒不如他自己雇几个保镖。

我听到这话就生气了,我是因为怕他出事,怕他惹出大麻烦才想要帮他,结果他却以为我是在找人分他的钱。所以我便直接不管这个事了。

真要是弄出个厉鬼出,我大不了走人便是。

就这样我直接不管这个事,每天还是一个样,要么在阴阳风水秘馆里盯着。要么出去钓钓鱼,打打拳。

就这样过了三天的时间,期间我也没给我那个徒弟打电话,也根本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。

但就在第三天的晚上,那个大人物却突然找到了我,继而将一个坏消息告诉了我。

我那个徒弟死了。一起死的还有他找的两个力工。

我听到这个消息,只觉得心脏一震,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惧情绪陡然生出。

我缓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,也没惯着他便直接训说,你们这些外行根本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,你父亲生前就积累了大量的怨气,死前更是带着极大的怨念,不然绝不会刚刚咽气就有诈尸的反应。

你当这种诈尸是长白毛变僵尸吗?那是要变成厉鬼,掀起滔天血光的。我都已经劝过你们了,赶紧将那尸体烧掉,结果你们偏偏不听,现在可好,死人了!

那个人平时高高在上的,自然不愿意被窝训斥,所以便打断了我,只问我现在该怎么办。

我就问他我徒弟还有那两个力工是怎么死的,他说三个人都是被掏走了心脏死的,另外,他的父亲并没有诈尸,依旧老老实实的躺在殡仪馆里。

他当时找人看过,觉得不是他父亲起尸杀人,但是那三个人却莫名其妙的被掏走了心脏,实在是太过诡异,这才会过询问我是怎么事。

我听着也觉得奇怪,便又建议他赶紧将尸体处理了,这样也就不用知道是怎么事了,一把火烧掉它眼不见心不烦。

见他还是犹豫,我便又加了一剂猛料,说如果他父亲诈尸了,那么第一个会找上的便是他们一家,因为厉鬼杀人就是认血不认亲,他们有血脉联系,很快便会被找到。

听我这么说,在加上那三个人诡异的死法,他也终于是动摇了,告诉我说明天就举办葬礼,待所有人目睹完他父亲仪容后,就直接推进去火化,不再等了。

按我的想法今天晚上就烧了,都这样了还看什么看,但是他都已经这么说了,我也就没再说什么,毕竟这是他们自己家的事,好坏也都是他们自己带着。

不过他则给我开了筹码,说反正明天也是要烧掉的,这个白事还是交给我做,毕竟整个赵光镇都知道我是这方面的行家。

他承诺给我很多的酬劳,还再三拜托,我想着不用去单独面对那可能诈尸的死人,便点头答应了他。

他离开后,我便又给在阴阳风水秘馆的几个徒弟打电话,让他们明天早上跟我去办个白事,也见一见大场面。

说起我特意叫上他们也是带着私心的,因为多个人就多个帮手,我真怕到时候会出什么岔子。

然而事态的展却要远比我预想到的要糟糕的多!”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