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七章 见钱眼开

第十七章 见钱眼开
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既然需要你们帮忙,那么关于这起事件的情况肯定是会和你们说的,这一点还请你们放心。? ?看?”

李秋平并没有拒绝夏天骐的意思,夏天骐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,突然问了句题外话:

“你和老李很熟吗?”

“社群里的朋友,与你们差不多,现实中并没有见过。”

李秋平说完,脸上便又露出些许疑惑,又对夏天骐问道:

“老李现在在群里更像是一个买卖消息的中介,承接一些别人解决不了的灵异事件,或是买入一些有真实灵异事件生的线索。

群里的人现在有事都找他,我与他也不是很熟,平时最多就是在群里聊几句。

这一次是我实在是没辙了,这才死马当活马医的找到他,问他是否能帮我这个忙。

之后他便如你刚刚问到的一样,他详细向我打听了这边的情况,这才对我说出了你们的存在。说他就是给你们打工的,专门为你们收集各种有关灵异事件的线索。

说你们会有办法解决的。”

说到这儿,李秋平脸上的疑惑更深,看着夏天骐几人问道:

“恕我多嘴,你们为什么会寻找灵异事件?”

“你为什么会做阴阳先生?”夏天骐露出笑容,这时候反问了一句。

“因为我擅长这个,这是我的职业。”

李秋平不知道夏天骐是什么意思,所以答的非常严肃。

见状,夏天骐示意李秋平不用如此,笑着说道:

“和你一样,寻找到灵异事件,并且将其解决掉,这也是我们所擅长的。”

“可是”

“李先生,我觉得我们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,我们现在可以到正题了吗?”

夏天骐没有让李秋平再问下去,毕竟他们过这里并不是闲聊的。

李秋平见夏天骐有些不耐烦。他又偷瞥了眼坐在沙上的冷月和赵静姝,见二人同样是一脸不耐,他便也抓了抓头识趣的不再多说了。

夏天骐活动了活动身子,继而点燃根香烟吸了起。又对李秋平催促了一遍:

“说吧,你们这边到底生了什么。”

“哎,说起最近生的事,真的是一言难尽”

说起他最近的遭遇,李秋平看上去顿时苍老了不下十岁。在一串长吁短叹后便对夏天骐详细的说了起。

“这个事情还要从我接的一个白活说起,大概是半个月前吧,我接到了镇上一个大人物打的电话,跟我说他的父亲去世了,让我现在去他家里看看。

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,只觉得这是个大活,并且也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我便带着一个徒弟,急急忙忙的到了这个大人物的家里。

当我们赶到他所在的小区后,现小区里已经被各种车子堵满了,我徒弟一边感叹着有钱人真多。一边兴奋的说着这是个大活。

我倒是没什么感觉,毕竟在这行混了这么久,什么牛比的人没见过,所以早已经见怪不怪了。再说了,就是再牛比早晚不也得进棺材,被我们想埋哪儿就埋哪。

小区里挤满了车,至于楼道里则挤满了人,因为我在赵光镇的有些名气,绝大部分白事都是经由我,或是我的各个徒弟。所以那些人很快便认出了我,连连叫着阴阳先生了什么的。

他们给我让开了一条路,我便拉着身后快要被紧张死的徒弟走了上去。

因为门没有关,所以我们很轻松便进入到了里面。房子很大,里面也装了不少人。

我站在门口听了听,里面有哭声,也有争吵声,甚至是笑声。

听到死人的屋子里竟然传出了若有若无的诡笑,我便提醒我徒弟将家伙事拿出。怀疑屋子里可能藏着什么脏东西。

而就在我正提醒他准备的时候,便见那个大人物一脸凝重的从其中一个卧室里走了出,待见到我后,便直接将我叫到了他的身前。

对我说他死去的父亲好像是诈尸了,明明都已经断气了,但是眼睛却怎么也闭不上,并且听他身体里竟还隐隐的响着笑声。

我问他人是什么时候死的,他说给我们打电话的时候刚死不久,之后他们便现了这件怪事,给他的几个兄弟姐妹都吓坏了。

我尽管干的多是死人的活,但是倒也无师自通一些驱邪的法术,觉得他的父亲应该就是死前聚集的怨气太多,所以死后才会出现诈尸的情况。

所以我当时想的就是,趁着还没有真正起尸,赶紧将尸体火化安葬才是王道。不然再这么放家里等着,或是送去殡仪馆等两天,那么诈尸是没跑了。

并且这大人物的爸爸如果真是因为死前怨气过重,那么他到底是怎么死的还不好说,搞不好就是被他们几个儿女活活气死的,那么一旦尸体诈尸,想很可能会往厉鬼转化,到时候说不准会生什么。

我当时就将这件事的可怕告诉他了,本以为他会知难而退,赶紧安排人给尸体烧了,结果他却答我说不行。

说家里就没有老人刚死,就直接给烧了这个规矩,一定要按照规矩。

再说了,要是他就这么火急火燎的给烧了,让外人会怎么想?

见他不愿意按照我的办法去做,我心里面很是不爽,便直接和他说,如果你不按照我的吩咐做,你父亲肯定会诈尸,到时候第一个会找你们这些人下手。

之后我又说了一些并不算危言耸听的话,他或许也是心虚,所以便又退了一步,说无论如何也不能当天火化,说拜托我为他父亲守几天,之后必有重谢。

听他这么说,我当时想都没想便拒绝了,毕竟那尸体可是很可能会成厉鬼的,要是真的变成了厉鬼,那么我就算是有1o条命都不够死的,所以我便让他另请高明,说这个活接不了。

他看我是铁了心的不想接,便也没多说,只是说会拿出1oo万,只要我肯帮忙这个钱就是我的。

1oo万的数目尽管很大,但是我也不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,所以当时什么也没说,然而让我有些没有想到的是,我那个不争气的徒弟听说只要看守几天尸体就有1oo万可拿后,则立马变得要钱不要命的答应了下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