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五章 隐藏

第十五章 隐藏


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芭比娃娃?你卧室里的那个吗?”

他妈妈听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。

“是啊,我记得上次家的时候还没有呢,另外这个娃娃我记得在我小时候就被我爷爷丢掉了。”

夏天骐对于这个娃娃有着很深刻的印象,貌似小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他那时候实在是太小了,以至于现在已经记不清是什么了,总之这个娃娃当时被他爷爷拿走了,他为此还闹了好些天。

“我哪天去你爷爷家收拾东西,无意中看到这个娃娃,便想到这是你小时候玩的,就给拿了。”

听到他妈妈说这娃娃是从爷爷家拿的,还没等夏天骐说什么,他爸爸便突然脸色难看的说道:

“和你说多少次了,他爷爷家你少去,更不要动他的东西。”

看到他爸爸脸色骤变,夏天骐心里咯噔一下,因为仔细想起,他确实很少见到他妈妈过去他爷爷那儿。

倒不是他妈妈不想去,而是他爸爸有言在先,并不想让他妈妈过去。

至于理由则是他爷爷性格古怪,并且是搞阴阳风水那套的,女人进去对自己身体没什么好处。

见自己老公有些不高兴,夏天骐的妈妈显得很委屈:

“你们父子俩今天这是怎么了,我就是拿出一个娃娃而已,又不是干了什么坏事,你们至于吗。”

赵静姝、刘言敏和冷月,三个人坐在饭桌前一声不吭,不过赵静姝和刘言敏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不知道一个芭比娃娃而已,夏天骐为什么会表现的那么在意,他爸爸为什么会表现的那么在意。

至于冷月,则仍是之前那副难看的表情,目光紧紧的盯着夏天骐的妈妈。

“爸妈,时候不早了,我们得赶紧过去赵光市了。”

夏天骐已经不想再在家里待下去了。因为种种迹象都在向他表明,他这个看似幸福安稳的小家,远远不是他以往所想的那样。

如果这次不是冷月他们跟过,他甚至都不知道家里面竟然存在着一个威力极大的驱鬼阵。

看很早的时候。他就已经在跟鬼物打交道了,只是他不知道而已。

“再坐一会儿,也不差那十分二十分的,再吃点儿,我看你们都没怎么吃。”

夏天骐的父母一听他们要走。二人也不再计较什么,他妈妈顿时露出不舍的神情,倒是他爸爸叹了口气道:

“孩子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你这就别跟着瞎搀和了,再说了,平时也的挺勤。”

他爸爸说完,便对着夏天骐说道:

“行了,快收拾收拾走吧,等那边的工作处理完了,有空再。”

“嗯。那我们走了。”夏天骐点了点头,便离开饭桌到了卧室里穿衣服。

赵静姝几人也在同夏天骐的父母寒暄了几句后,先后到了卧室。

因为是第一个到卧室的,所以夏天骐较早几人穿好外套,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那个芭比娃娃,不知道为什么他从今天看到这个娃娃起,心里面便有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。

并且那娃娃的脸也的确很吓人,两只眼睛有些外凸着,紫红色的嘴巴微微开着,脸上挂着一抹极为诡异的笑容。

看着那娃娃。夏天骐便走过去一把将它抓在了手里,这一幕恰好被最后进的冷月看到,便听皱着眉头问道:

“你要将它丢掉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

夏天骐现在有些不爽冷月,所以并不想太理会他。

但是冷月却不管夏天骐是怎么想。一步横移到他的身前,继而很严肃的说道:

“这个娃娃你不能丢掉,不然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。如果你信我,就放下。”

“很可怕的事情?冷月,我要知道你到底在我家里发现了什么!”

“什么都没有。”冷月无视夏天骐愤怒的目光,语气平静的说道。

“好。我他妈要是再问就是你孙子!”

夏天骐被冷月气的够呛,倒也信了冷月的话,一甩手将抓在手里的娃娃又丢了床上,自己则气冲冲的走了出去。

冷月低着头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能看得出他心里面也很不好受,不过没多久,冷月便又振作起,待又看了那娃娃一眼后,同样走出了卧室。

“这两个人是不是都有病啊,屁大点儿事有什么可吵的。”

“这里面的事情或许没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,但就是不知道会复杂到什么地步了”

四个人先后下了楼,夏天骐因为憋了一肚子的火,所以谁也没管的走得特别快。

他之所以会这么生气,主要是觉得他之前一直都活在欺骗之中。

他以为自己只是个普通家庭的孩子,他以为家里一点儿事都没有,他以为父母的生活会很平静然而事实上,他们一家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被卷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。

并且他还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,这种欺骗只是一部分,他家里对于他还有着更大的欺骗。

他之所以没有开口去问,就是因为他不知道怎么问,还有他在害怕,害怕知道这种欺骗背后的真相。

这本身就已经让他很烦了,但冷月偏偏还要插一杠子,明明在他家里有所发现,但却死活不告诉他。

以他对冷月的了解,或许不告诉他是为他好,但是那是他的家,起码的知情权他应该有吧。

另外,他也能够想到,冷月所发现的事情,对他而言一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想到这些,他突然觉得很讽刺,本想着不惜一切的对他父母隐瞒他身在公司的秘密,结果发现,他父母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在做相同的事了。

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知道,他加入公司的事情了。

“哎。”

夏天骐越想便越觉得烦,这时候停下脚步也不再一个劲的闷头走,点燃根香烟,边吸着边等身后的几人过。

与此同时,夏天骐的家里。

他的爸爸正站在阳台上,望着在冷风中渐渐远去的几人,许久,他长长的叹了口气,自语道:

“这件事还能瞒他多久呢?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