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四章 夏天骐家的古怪

第十四章 夏天骐家的古怪


                说着,刘言敏还将那个芭比娃娃拿起冲着夏天骐晃了晃。

“这个是我小时候玩的好吧,不过这东西怎么还在,我记得当时被我爷爷丢掉了都。”

“还解释,人赃并获了还解释,不过你的口味也是真重,这芭比娃娃画的跟鬼似的,你搂着它半夜也不怕做恶梦。”

刘言敏调侃的说完,便一把将手里的芭比娃娃丢了床上,继而转过头对赵静姝说道:

“搂个娃娃睡觉能舒服哪去,还是搂人舒服,是不是静静?”

“是你个头。”

赵静姝白了刘言敏一眼,之后还偷偷的看了一眼夏天骐的反应,不过夏天骐的目光都在那个芭比娃娃身上,眉头紧锁的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见状,刘言敏无奈的叹了口气,招呼着赵静姝说:

“我说静静啊,这冬天骑看着挺正常的,然而事实上也跟那冷贱人差不多,脑袋都短路。”

也直到提到冷月,刘言敏和赵静姝才恍然现,冷月竟然不见了,不知道跑去哪里了。

“冷贱人跑哪去了?我怎么一直没见到他。”

“好像刚才就没进。”

刘言敏和赵静姝正说着,便见冷月面色凝重的从外面走了进,继而将房门关死后对着仍在看着那芭比娃娃呆的夏天骐说道:

“你家有问题。 要 ? ”

“什么问题?”夏天骐听后就像是被说中了心事一样,猛地看向冷月。

“你家里被人下了一个极强的驱鬼阵法。”

“你说冬天骑的家里有一个驱鬼阵?还是极强的!有多强?”

刘言敏听后显得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鬼物别说是进这里,就是稍微接近一些,厉鬼级别的鬼物都会被干掉。是一个威力很强的阵法,我曾见我师父布置过,他那时布置的很勉强,远没有这个阵完美。”

听到冷月的话,赵静姝和刘言敏都愣住了,因为他们根本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事,夏天骐的家里怎么可能会存在一个威力绝强的阵法呢?

“天骐。你家里难道”

“应该是我爷爷做的吧,我爷爷是个阴阳先生当然了,这是他自己说的。”

“简直在开玩笑,阴阳先生哪里能弄出威力这么强的阵法。你爷爷该不会也是公司里的人吧?”

“我不知道,因为自从我进入公司后,就再也没联系到他。说真的,我现在连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。”

夏天骐说到这儿,便郁闷的点燃了一根香烟。 坐在床上吸了起。

赵静姝和刘言敏见状也都没再说什么,倒是冷月继续说道:

“这个阵法尽管能驱鬼,但同时也是一个”

冷月正要说到关键的地方,卧室门便突然在外面被推开了,夏天骐的妈妈将脑袋探了进,有些疑惑的对他们问道:

“天骐你们在屋子里说什么呢,还弄得神神秘秘的。”

“没什么,就是再聊一些公司的事情。”

夏天骐不想被他妈妈看出什么,笑了笑问道:

“那什么,你饭菜做好了吗。我都快饿死了。”

“这不就是过叫你们吃饭的么,正好,你爸也差不多快了。”

听他妈妈说饭菜已经做好了,夏天骐便看了众人一眼,示意他们出去吃饭。

四个人出了卧室,便随意的坐在了桌前,屋子里的气氛多少有些压抑,冷月的脸色显得说不出的难看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赵静姝还从没见过冷月的脸色有这么难看过,所以不禁关心的问了他一句。不过冷月却只是摇了摇头,示意他没什么事。

夏天骐听到赵静姝对冷月的问候。也下意识看了冷月一眼,这才现冷月的脸色确实很是难看:

“到底生什么了,你怎么脸色怎么难看?是不是你现了什么?”

“没有。”冷月看着夏天骐欲言又止,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。

“你是不是对我说谎了?你到底现什么了。”

夏天骐非常确信。冷月刚刚一定是说了假话,因为他连看都不敢看自己,话还没有说完就忙将脑袋转去了一边。

“我说了,没什么。不要再问了。”

冷月的声音也陡然冷了下,大有一种夏天骐如果在问下去,就和他翻的意思。

“草!”

夏天骐被冷月这句话噎的有些生气。嘴上骂了一句便不再搭理他。

赵静姝和刘言敏都感觉到了两个人的不对劲,都赶忙在旁安慰起:

“有什么话你们好好说,别带气,到底是因为什么啊。”

赵静姝和刘言敏刚说一句话,他妈妈便又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走了出:

“,尝尝我做的麻辣鱼。”

将菜放到桌子上,夏天骐的妈妈也感觉到了屋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,便有些诧异的对夏天骐问说:

“怎么了天骐,我怎么看你这些同事们有些不太高兴呢,是不是妈做菜做的太久,都等饿了。”

“没有阿姨,我们不饿,刚刚就是在讨论一些公司的事。”

“对对对,我们没事,只是聊得话题有些沉重。”

“你们这些孩子啊,吃饭就聊点开心的,等他爸,让他爸陪你们喝点儿。”

夏天骐的妈妈正说着,便见夏天骐的爸爸也开门走了进,他妈妈见状顿时笑道:

“你们看看,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刚说到他爸,这就了。”

众人和夏天骐的爸爸打过招呼后,他爸爸便也坐到了饭桌上,因为人比较健谈,所以很快就和几个人打成了一片。

夏天骐和冷月尽管不像之前那样脸色绷的难看,但任赵静姝还是敏敏心里都清楚,这两个人并没有真正的释怀。

尤其是冷月,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夏天骐家里现了什么可怕的秘密,以至于连对他们都不肯说。

夏天骐因为已经提前对他父母铺垫了,他们一会儿要去赵光镇,在家待不了多久,所以他们并没有喝酒,只是单纯的吃点儿东西填饱肚子。

夏天骐今天没什么胃口,想到那个放在他卧室床上的芭比娃娃,他便放下筷子,对他父母问道:

“我那屋的床上怎么会有一个芭比娃娃?我分明记得之前被我爷爷丢掉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