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章 主管会议

第十章 主管会议


                夏天骐听到这儿才算是听明白,搞了半天那个像猴子似的主管,当时安排了不少人对付冷月,只不过那些人都没听他的,将这几个小杂毛推了出。↗,

夏天骐原本还以为这几个小杂毛就是单纯的装逼,没想到里面竟还藏着别的事。

“你们几个小杂毛下次学聪明点,记住吃一堑长一智。赶紧给我滚蛋!”

看着那两个少年费力的将晕过去的三人缓缓抬走,夏天骐便给赵静姝打了个眼色,赵静姝会意的走在前头,同他和冷月保持了一段距离。

至于夏天骐则和冷月几乎并肩的朝前走着,犹豫了一下,夏天骐才开口问道:

“到底是怎么事啊?你很可能被那个长得像猴子的主管给盯上了,能别这么淡定吗。”

“你想让我说什么?”

冷月这时候停下身子,看着夏天骐问道。

“当然是你到底有没有调戏那什么女主管。”

“我只是觉得他很像一个人。”

“很像一个人?你这不废话吗,不像人难道长得像狗?”夏天骐觉得他快要凌乱了。

“很像我的一个朋友。她的师父和我的师父是很要好的朋友。”

“你过去跟她说话了?”

“我过去了,不过被另一个女人拦住了,然后我就走了,就这样。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冷月说完,夏天骐愣了一下,不过很快他便想到了整件事的发展经过。

想是在年会的时候,冷月便觉得第一冥府的某个女主管很像他的朋友,之后等到年会散场的时候,他便走过去想要确定,结果走到一半便被另外一个女主管拦住了,想是觉得冷月人长得比较帅,想要认识一下。

但不巧的是这一幕被那个长得像猴子的主管看到了,那个猴子主管应该是暗恋那个女主管。所以便觉得冷月和那女主管有事,因为一会儿他们会参加主管会议无法脱身,便使坏的让其他人去教训冷月。

结果所有人都没有听他的指使,只有那几个处世未深的小杂毛。爱出风头的想要将冷月拦下围殴一顿。

缕清了这件事,夏天骐顿觉有些无语,不过想到那猴子主管阴损的模样,他还是忍不住对冷月提醒说:

“现在第一冥府和第二冥府都出了,公司的事情绝对没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。那个人说的没错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别管在什么地方,都不缺耍诈使坏的小人。

你觉得那几个小杂毛只是孩子,但是他们却觉得你是他们的猎物,想要将你杀死。善良是好的,但要分对谁,对敌人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,同时也是对身边人的残忍。

只有对自己人善良,我们才会更团结。更会齐心协力。

否则你的善良就是敌人眼中的破绽,是合作伙伴中的愚蠢。”

说到这儿,夏天骐从口袋里掏出根烟,点燃后很严肃的说道:

“冷神,我们是朋友对吧,所以不讲那些没用的,我只希望在有人拿刀要杀你的时候,你能够反过杀死他,而不是放过他。

因为他对你动了杀心,如果你没实力反抗就已经死了。”

夏天骐说完便不再多说什么。拍了拍冷月的肩膀,快步追上了走在前头的赵静姝。

至于冷月则想要说什么的张了张嘴,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复杂。

“你和冷月说什么了,搞得这么严肃。”

见夏天骐和后面的冷月表情都不怎么好看。赵静姝不禁关心的问道。

“刚才的事你也看到了,那几个小杂毛都要动手围殴他了,他还在那儿无动于衷,觉得对方是孩子呢。

这要是面对几个有着不得已的理由想杀他的,他说不准就牺牲自己成全别人了。”

夏天骐越想便越为冷月着急,就是那种恨不得打到他明白一样。

赵静姝看夏天骐急的这个样子。也故意调侃他说道:

“什么是皇上不急太监急?你这就是。冷月又不傻,再说都是成年人了,什么事情看不清楚,我看倒是你看低了人家。”

“我倒是希望这样,我是真拿他当朋友,怕他受到伤害。毕竟人和鬼不一样,鬼的脸上就写着要杀你,但是人不是。”

“那我是不是你的朋友?”

“你当然是我朋友啊,你和冷月还有敏敏那个吊丝都是我朋友。”

“真的吗?”赵静姝听后显得很开心。

“当然是真的,我夏天骐可是从不说谎话的。”

“”

就在众职员纷纷返的时候,庞大建筑内,二楼某小型会场里,主管及高级主管们激烈的争吵着。

“方守信你别欺人太甚!”

吴迪愤怒的一拍桌子,一双眼睛里已经浮出了点点红色。

“吴老弟消消火,别那么大火气好么,再说了,你一个小小的主管,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!”

说话的人是一个模样50多岁的小老头,两只眼睛微微眯着,下巴留着一绺很长的胡须。

“你们都歇歇吧,难道还要在这里动手?”

见吴迪和方守信就差动起手了,坐在对面的几个主管有些懒得看戏的说道。

“吴迪,坐去!”

梁若芸这时候看了欲要鬼化的吴迪一眼,吴迪听到梁若芸的声音,想了想眼中的血红色渐渐褪去,极为不爽的坐了下去。

看到梁若芸从椅子上站起,原本低头不语的徐天华等人都纷纷抬起头,仿佛是看到了某种希望。

“无论第一冥府,还是第二冥府,还是第三冥府,其实都属于冥府。

我们的敌人说到底是鬼物,是上面那笼罩我们的未知魔手,我们没必要为了争夺资源而斗的你死我活。

降世的鬼物正越越多,我们这边的除鬼师实力偏弱,人数较少,明显已处于弱势。你们现在还要将更大的区域划分给我们,并且还要继续吞并我们赚取额外荣誉点的渠道,试问,你们这么做公平吗?

这是一家人该做的事吗?”

梁若芸看着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他对面的男人,这男人长得其丑无比,脸上满是大小不一的疤痕,此时此刻正翘着二郎腿,色眯眯的盯着梁若芸的胸部,毫不掩饰的在舔着他黑紫色的嘴唇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