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九章 凡途

第二十九章 凡途


                站在街上,四周人人往,夏天骐浑身是血的抱着已经陷入昏迷的王桑榆,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很多人都停在不远处,看着夏天骐和王桑榆面露疑惑。

夏天骐不愿意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便在短暂的歇息过后,就近将王桑榆送进了一家医院。

给王桑榆办完了入院手续,夏天骐很是疲惫的坐在诊室走廊的椅子上,舌尖隐隐作痛,全身更是像散了架一般酸软无力。

想起方才在青年公寓b栋的那最后十几秒,夏天骐到现在都难以令自己的心绪平复,后怕的不行。

如果那厉鬼追上时,电梯没有下降到2楼,而是10楼,想就算不用厉鬼动手,只是让电梯坠落下去,他们都会被摔得粉身碎骨。

尽管总是在事件中碰到硬茬子,但是夏天骐这倒也有些觉得,自己的运气还是不错的,起码要比那些惨死的人强多了。

在椅子上一坐就是一个小时,夏天骐甚至因为太过疲惫睡着了,还是护士叫醒了他,告诉他王桑榆已经送去病房了。

病房是夏天骐选择的,属于比较昂贵的单人间,毕竟像他们这种公司员工,金钱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,所以花多花少夏天骐完全不在意。

看到王桑榆没事了,夏天骐觉得自己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,便叮嘱了负责照看的护士一声,自己先行离开了。

就像他之前对待赵安国一样,没有留下关于自己的任何联系方式。

毕竟他也不图什么感恩戴德的那套,之所以会救下赵安国,会救这王桑榆,对他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。这种善心他夏天骐自问还是有的。

离开医院前,夏天骐将染血的外套丢掉,又在卫生间的水池前洗了洗脸上的血污,这才打车从医院离开。

他没有着急青年公寓那边取车子,毕竟谁也不知道那厉鬼是否还在那附近徘徊。

为了不让自己看得太狼狈,他特意跑去附近的商场。买了一套新衣服,换上后才觉得自己依旧是那么帅,并且帅的无可替代。

这之后夏天骐开了一间宾馆,直到第二天上午,他才又到青年公寓,不过在这里并没有看到什么人,甚至没有引起任何的恐慌,就好似这公寓里的住户原本就是不存在的一样。

夏天骐着急离开,自然也不会去想太多。所以待将车子开走后,便一路油门不断,直接上了返别墅方向的高速。

将窗子摇下一些,将音乐开的更大声,夏天骐的头发随风飘扬,脸上浮现着事件结束后的惬意。

以前上学的时候,他最开心的时候是他父母给他打生活费的时候,而现在。他最开心的时候无疑是事件成功解决之后。

尽管想起仍是感到后怕,但是那种解决事件的成就感。却也令他有种无法形容的满足。

昨天在宾馆住的一夜,他再次想起了那有些出乎他意料的事件奖励。

他本以为自己只会得到一个优秀级评分,但事实上,他却得到了一个极为难得的完美级评分。

尽管他眼下还不知道这评分有什么用,但从晋升主管需要完美级评分看,这评分的作用绝对不只是纯粹的评分那么简单。

暂时没有人跟他去讲这评分的用处。但他觉得如果这评分有用,也是等到日后他晋升主管之后。

单就现在说的话,对他最有用的还是荣誉点,毕竟想要变强就离不开这东西。

开着车一路疾驰,夏天骐之前没有想通的问题。顿时豁然开朗起。

这次事件的评分之所以不是优秀而是完美,原因在于事件中的三只鬼魅全都消失了。

其中的两只被他除掉了,而另外一只则变成了厉鬼,也算是消失了,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“这块不怎么起眼的荣誉表,还真是不简单啊。”

对于手腕上带着的这块荣誉表,夏天骐觉得这东西不但能够强化自身,更是一个类似于系统的东西,好似有着某种智能程序在运行。

不然也根本不可能提供出事件是否完成的消息,以及他们对于事件的完成情况,乃至是最终的评分怎样。

尽管好奇这些东西,但是夏天骐倒也不是喜欢钻牛角尖的人,在他想有些事情该到了自己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,如果不到那个时候,自己就是想破脑袋也没用。

毕竟多一事就不如少一事,知道了太多也不好。

心中正想着,通讯器便“嘟嘟”的响了起,夏天骐抬腕一看电人,脸上不由浮现出了笑意,不是别人正是平时高冷到不行的冷月。

“呦,小月月,怎么这么有时间呼叫我,是不是想我了。”

对于夏天骐的称呼,冷月向非常反感,但是反感归反感却又无可奈何,毕竟再怎么着也比

“冷贱人”这个称呼的好听多了。

冷月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这才声音不善的说道:

“看你还活的好好地。”

这句话说完,通讯器那边便被挂掉了。

“喂,喂?冷贱人?”

夏天骐对着荣誉表喂了半天,才发现冷月已经挂断了通讯,搞得他多少有些莫名其妙。

“这个冷贱人还真有意思。”

夏天骐岂会不知道冷月的心思,之所以呼叫他就是想知道他的安危,听他活蹦乱跳的没事,这才懒得和他废话的挂断了通讯。

夏天骐嘿嘿一笑,也不故意拆穿冷月,毕竟外冷内热一直都是冷月的行事风格,他知道就好,也没必要让冷月改变什么。

冷月这个刚挂断,赵静姝便又火急火燎的呼叫过,看她和冷月一样,所执行的事件都已经安然渡过了。

在通话中,赵静姝告诉他说,她之前已经尝试呼叫了他很多次,但都以失败告终,可见在某些事件中,即便如通讯器这种强大的工具,也会存在无法联系到外界的情况。

至于刘言敏尽管没有呼叫他,但也借着赵静姝通讯器,以他独有的方式表示了慰问,尽管之后被夏天骐直接骂的关掉了通讯器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