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九章 生死一瞬

第十九章 生死一瞬


                “绝对不能让它进!”

见到那鬼物就守株待兔的等在电梯外,夏天骐着急的叫了一声,但奈何聂锋几人都已经招数尽出,眼下别说是施展术法,就连他们身上本就不多的咒符都已经在刚刚消耗尽了。

可以说,聂锋何羽影他们三个人,此时就是三个普通人,根本不具备任何阻挡鬼物的实力。

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,唯一能够阻止鬼物进的人就只剩下夏天骐自己。

但是夏天骐心里面却是明白,自己根本不是那鬼物的对手,更别说那鬼物的森然巨口还带有很强的吸力,他若与之近身肉搏,则真的很可能会被直接吞进去吃掉。

不过事到如今,他根本也没有选择退却的权力,不然若让那鬼物进电梯里,那么死掉的就不是一个或是两个了,想他们三个人一个都逃不掉。

脑中思绪流转,夏天骐已是鬼化四肢,在看到那鬼物的刹那,身子犹如飞出的炮弹一样,近乎快到肉眼难见的程度,再出现时身子则已经到了那鬼物的面前。

迎着那张森然巨口,拼命抵抗着自那巨口中的吸力,夏天骐突然蹲下,继而对那鬼物了一记扫堂腿。

鬼化后的双腿力量极大,坚硬宛若钢铁,因为电梯口的面积有限,所以鬼物并没有躲开,这一脚被夏天骐踢得结实。

“通!”

鬼物庞大的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那张巨口也在这种情况下闭了起。

一击得手后,夏天骐不敢追击,急忙站起身狂按起了下楼的按钮。

只是电梯门才刚刚开始关合,那鬼物便又从地上爬了起,继而听它震耳欲聋的咆哮一声,便见原本正缓缓关合的电梯门,便又瞬间静止住了,留下了一条足够宽的口子。

“草,这鬼东西真是不把我们都吃掉不罢休啊!”

夏天骐被这鬼物的穷追不舍弄得有些无语。更让他郁闷的则是打也打不过,逃也逃不掉。

尽管他还有些力气能够抵挡一下,但是总这样也不是办法,必须要快些找到一个能够摆脱鬼物的办法。

就在夏天骐拼命的思寻办法的时候。便见不远处的鬼物身影突兀的自原地消失,见状,夏天骐心中暗道糟糕,刚想做出抵挡,便见一只粗壮的手臂透过电梯门留下的缺口。劈头盖脸的朝他砸了下。

夏天骐下意识双臂交叉扬手向上一挡,恰好挡住了鬼物势大力沉的一砸,只听咣的一声门响传出,夏天骐直接被震得倒在了地上。

甚至还没等他反应过,从地上爬起,那鬼物便已然张开了嘴巴,竟直接吞向了欲要起身的夏天骐。

这时候夏天骐再想躲避已然是不及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物那张犹如黑洞的巨口,距离自己越越近。

脑海中一片空白,夏天骐只觉得自己完了。

然而就在这危机关头。夏天骐的视线里却突然闯进了一个身影,接着,那身影便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,被那鬼物一口咬住了半截,一时间鲜血四溅,溅在了电梯的四壁上,也同样溅到了夏天骐几人的脸上。

不及多想,夏天骐便本能的从地上翻起,继而腾空而起,牟足了力气踹出双脚。这一脚直接踹到了鬼物的胸口上。

“嗷!”

一声尖锐的叫声响起,再看那鬼物身子则已经倒飞出了电梯。

与此同时,电梯门则在短暂的静止过后,再一次缓缓的关合了。

“呼呼”

夏天骐双脚发麻的倒在地上。全身早已被汗水浸透,至于王桑榆和聂锋则都无比惶恐的各靠在电梯的最角落,仿佛仍没有从方才的噩梦中醒。

电梯缓缓下沉,这就连夏天骐也开始在心中祈祷,祈祷着那鬼物不会再追上。

好在是他们接下的运气不错,电梯最终停在了10楼。至于那鬼物则没有再追。

急忙走出了弥漫着浓郁血腥味的电梯,从狭小的空间里出,夏天骐三人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不得不说,刚刚实在是太过凶险了。

也直到这时候夏天骐方想起,在他即将被那鬼物吞噬掉的时候,那个突然横在他身前的身影是谁。

不是别人,正是何羽影。

因为此时此刻,聂锋三人中唯一不见她。

而她留下的,只有电梯里那四溅的血液。

“何羽影她”

夏天骐这时候看着聂锋和王桑榆,继而充满感激的说道:

“她为什么会那么做?”

夏天骐不明白他与何羽影无亲无故的,何羽影为什么会在危机关头救他,以至于葬送了自己的生命。

不过当他看到聂锋低下头,王桑榆几次欲言又止后,他觉得事情或许并非如他想象的那样。

“是我将她推过去的。”

聂锋这时候抬起头,看着夏天骐有些艰难的说道。

夏天骐听后什么都没有说,或者说,他能够说出什么?

若从公平,从道德,从善恶看,聂锋这种坑害队友的做法都是该死一万遍的,但是,也正因为聂锋的这种手段,所以他才能够侥幸获救。

坏人是聂锋做的,而他则是那个最大的受益者。

所以,他又能说出什么呢?

“杀死何羽影的并不是你,是我。”

夏天骐并没有让聂锋去背这个锅,他夏天骐尽管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是敢于承担的勇气还是有的。

“如果聂锋当时不将何羽影推出去,那么被推出去的人便会是我。”

这时候开口的人变成了王桑榆,事实上何羽影当时也在打着将王桑榆推出去送死的主意,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到最后却被聂锋抢了先。

“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谁都想要活下去,那么危机关头谁还会在乎谁是谁,只有谁能活下。

而你,夏先生则是我们能否生存到最后的希望,所以任谁都不会看着你出事。”

王桑榆这时候也不禁说出了两句心里话,他感激聂锋救了自己,但是,这种为了活命能够出卖任何人的做法,同时也是让她十分鄙夷的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