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三章 搜

第十三章 搜


                夏天骐让他们下去不是没有道理的,毕竟吴大刚到底是自己醒了之后离开的,还是被杀死的带走的目前还不得而知。

如果是前者,那么这12楼或许并不危险,但是如果是后者,那就说明鬼物已经从楼上下,眼下正在这12楼杀人。

所以在不确定吴大刚是否还活着的前提下,他们最为安妥的做法便是到11楼。待确认吴大刚的生死后,再考虑是否上去的问题。

荣誉表的通讯器具备手机的一切功能,想要用通讯器作为传讯工具,也需要事先添加所需传讯对象的id。

夏天骐王桑榆他们之前同吴大刚并不认识,通讯器里自然是不会添加吴大刚,所以联系吴大刚的事还只有交给聂锋去办。

聂锋也能猜到夏天骐的想法,待他们重新退11楼后,便开始尝试用通讯器呼叫吴大刚。

至于夏天骐他们则在旁等待着吴大刚的复。

“这吴大刚估计是被鬼物杀死了,掉了那么多颗牙怎么可能会醒。”

何羽影见聂锋一直呼叫无果,忍不住在旁嘟囔道,显然是觉得吴大刚已经被杀了。

至于王桑榆则什么也没说的等待着,始终表现着她的沉稳。

聂锋就这样一直呼叫了差不多有5分钟,正当他打算放弃的时候,便听通讯器里传出了吴大刚的声音:

“聂锋你这个狗东西还他妈找我干什么!”

吴大刚的声音尽管听上去很虚弱,甚至有些含糊不清,但是骂起聂锋还是像之前一样不客气。

听到吴大刚的声音,聂锋眉头稍显喜色,继而询问似的看向夏天骐,夏天骐没有说话,只是单纯的点了点头。

见状,聂锋许是会意了夏天骐的意思,便听他对吴大刚问道:

“你现在在几楼?”

“你他妈管老子在几楼,别当我是傻子。你们将我扔到电梯口绝对没安好心,多亏我醒得快,不然说不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吴大刚或许是因为牙齿掉了许多的关系,所以话说的乱乱的多少有些含糊不清。

聂锋可不想一直被吴大刚这么侮辱。于是也硬气起,冷声道:

“大刚我当你是朋友才用通讯器联系你的,这栋楼非常危险,鬼物随时都有可能出现,你自己单独行动非常危险。

你现在告诉我。你到底在哪一层,我们过去找你。”

“告诉你在哪一层?你真当老子是煞笔,告诉完你之后,你在让姓夏的过抓我,拿我当炮灰?当你们的替死鬼?

别那套假惺惺的屁话,这仇老子算是记下了,姓夏的我奈何不了他,不过你还有那几个小娘们,以后最好不要落到我手里,不然我非将你们抽骨扒皮剁成肉酱!”

说完。吴大刚那边便挂断了,通讯器里响起了极为刺耳的杂音。

“夏先生你看这”

聂锋显然是被吴大刚的话吓到了,毕竟就如吴大刚在通讯器里说的那样,他是没办法奈何夏天骐,但是对付他们几个却是绰绰有余。

吴大刚是厉鬼体质,本身会点儿身手,如他们几个都是术法拥有者,与吴大刚相比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,如果真要是让吴大刚在这次事件中活下,那他们怕是真会遭到吴大刚的报复。

“那个该死的吴大刚。鬼物怎么就没将他杀了!”

何羽影也听到了吴大刚的威胁,这时候气的直咬牙,然而她脸上的惶恐却也在说明着此刻内心中的不安。

倒是王桑榆完全不在意吴大刚的话,依旧镇定自若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“吴大刚既然没死。那么他人一定就在12层,换位思考,如果你是吴大刚,在从昏迷中清醒后,对于一切状况不知晓的情况下,十有会就近了解情况。

毕竟从他还活着便不难想到。12层是安全的,所以他应该是藏在12层的某个住户家里。”

“夏先生说得对,吴大刚应该还在12层,毕竟我们是刚刚才从下面上去的,而下面这几层并没有见他。”

何羽影听后非常认同的说道,继而示意的瞥了一眼正忧心忡忡的聂锋,见状,聂锋则会意的附和说:

“吴大刚这个人我太了解他了,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刽子手,夏先生你之前得罪了他,尽管他没法直接报复你,但绝对会如同搅屎棍一样,将这起事件搅合的天翻地覆,给我们制造不必要的威胁与麻烦。”

“这你们就不用担心了,吴大刚如果有能将事件搅合的天翻地覆的能力,那也不会脑残到和我叫嚣了。”

夏天骐岂能猜不到聂锋和何羽影的心思,他这时候看了一眼二人,不过二人都心虚的将头转去了一边。

“不过你们放心,我会将吴大刚收拾掉的,不会让任何多余的麻烦出现。”

“对,吴大刚虽然人很没用,但难说不会给我们惹下什么不必要的麻烦,这种人绝对不能留。”

对于何羽影的拍手叫好夏天骐也没再说什么,这几个人在他看,除了聂锋和王桑榆有点儿用以外,像什么何羽影吴大刚这两个人,对于解决这起事件说,只要不添乱就已经算干的不错了。

夏天骐这时候看了一眼王桑榆,见她还在思考着什么,不禁对她问道: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我在想那吴大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。”

王桑榆没有对夏天骐隐瞒,说出了她心中的想法。

闻言,聂锋和何羽影也不说话了,毕竟以假乱真的掉包计是鬼物常用的把戏,倒也不能排除吴大刚已经被鬼物掉包的可能。

“这个吴大刚应该是真的。”

夏天骐看样子倒是并不担心,他想了想对几人说道:

“如果吴大刚是鬼物伪装的,那么他绝不会故意隐藏自己的位置,或是告诉他现在的位置,或是想办法让我们透露出我们所在的位置。

但是想想看,吴大刚在看看都说了些什么?都是一些愤怒的咒骂,以及一些怕被我们找到的忌惮。

所以吴大刚还活着这件事,应该没什么疑问。”

“好吧,我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,听夏先生一说算是明白过了。”

王桑榆腼腆一笑,白净的脸上露出两个甜美的酒窝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