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一章 梁若芸的警告

第一章 梁若芸的警告


                冷月靠在病床的床头,正握着手机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。

梁若芸在电话里给了他非常严重的警告,他师傅施加在他身上的封印已经开始松动,算上这一次,他已经是第二次动用鬼物的力量了。

第一次是在团队事件那次,他被困幻境难以抽身,因心系众人的安危故而解开了封印,利用鬼物的力量冲出幻境,并在之后干掉了破庙里的那只鬼物,以及重伤了徐天华。

他和徐天华之所以会在那边,就是因为他一路追杀徐天华到那里的,最终他遭到鬼物力量的反噬晕了过去,徐天华方侥幸的捡了条命。

这些事情他当时并不知道,还是在苏醒后才想起,自己竟差些将徐天华杀死。这就是动用鬼物力量的坏处,因为他难以完全控制这股力量,所以当他解开封印,大部分的时候是被这股力量所支配的。

师傅临终前曾对他提醒过,这股力量他最多只能使用三次,因为随着他解开封印次数的增多,他师傅封印鬼王残肢的力量也会越越弱,直至无法在封困住那股力量。

第三次是他的极限,而体内鬼王的力量则很可能会在封印第三次被解开后全面爆发。

所以除非是那个时机成熟,否则就算他被杀都不会再动用这股令他憎恶的力量。

因为一旦体内鬼王的力量全面爆发,那么他瞬间便会失去神智,到时候难说会杀死多少无辜的人类,所以这种可能绝对会被他扼杀在摇篮里。

冷月也已经对梁若芸承诺,除非时机成熟否则绝不会再开封印。另外梁若芸也给了他一个处理体内鬼王的建议,而这个建议正与他师傅临终前告诉他的那个方法不谋而合。

就在冷月还在思考着这件事的时候。夏天骐则拄着拐和赵静姝走了进,当看到冷月脸上流露的担忧时,夏天骐不由说道:

“哎呦,少见啊,高冷的小月月竟然还会流露担忧。别害怕,你骐哥之所以拄拐只是想要走快点儿。再有两天就能活蹦乱跳的出院了。”

“话那么多,看你还是伤的太轻。”冷月看着一脸贱样的夏天骐,无奈的说道。

“我看你也没啥事,没事就赶紧尝尝静姝的手艺,别一天绷个臭脸。”

夏天骐也没惯着冷月,毕竟赵静姝这几天忙前忙后的伺候他们,就是再怎么样也得有点儿乐模样,不能叫人寒心。

冷月显然也知道赵静姝这段时间没少照顾自己,他这时候看着赵静姝。也开口说了声谢谢。

“你别听天骐胡说八道,要不是你们,我可能也已经被杀了,照顾你们是应该的。”

“这世间哪有什么应该不应该,不过月月也确实可以了,听他说声谢谢想比让他跳脱衣舞都难。”

听夏天骐还在说自己,冷月不爽的瞪了他一眼,冷哼一声将头转到了一边。

见状。夏天骐得意的笑了笑,为什么他总喜欢调侃冷月。就是因为冷月除了冷哼,除了不搭理他就在没其他办法了,对于他的语言攻势完全没有任何办法。

“我炖的骨头汤,趁着没凉快点儿喝吧。”

冷月尽管不想搭理夏天骐,但却没有拒绝赵静姝的好意,点了点头便接过盛装骨头汤的保温桶喝了起。

过程中。夏天骐则在旁说道:

“我已经和静姝商量过了,她最近会搬去我们那里,你应该没有意见吧。”

“没有。”冷月摇了摇头。

“谅你也不敢有。”

闻言,冷月顿时被呛的咳嗽起,显然是真被夏天骐气到了。

至于赵静姝则也被二人截然相反的性格表现逗笑了。

之后夏天骐和冷月又在医院住了三天院。他们便办理了住院手续,开车返了别墅。

刘言敏和赵静姝并没有跟他们去,按照刘言敏的说法,他还想在这宣城市多陪南宫芸几天,而赵静姝本就是宣城人,想要家看看,另外也得准备准备搬家的事宜。

夏天骐经过这几天的疗养,身上的伤差不多都好利索了,只是由于南宫芸的死,心里面很是堵得慌。

去的一路,夏天骐和冷月都没有说话,夏天骐将音乐开的很大声,尽可能的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。

一路无话,到别墅后,夏天骐便和冷月各自去了自己的房间。

洗了个澡,换了身略微休闲的西装,再将皮鞋擦得发亮,夏天骐便又开着车离开了别墅。

作为一个要钱有钱,要长相有长相,要身材有身材,要个头有个头的标准富一代,夏天骐觉得自己不能再在别墅的房间里养老了,他也得干点儿年轻人的事情放松放松。

到市里一家最大的夜店,夏天骐将车停好后,便趾高气扬的走了进去。

晚上10点多,夜店里的人还不是很多,夏天骐要了个靠近舞池的卡台,也学着电视里那些牛比人物,让服务员上了三万多的红牛,之后又要了一个果盘,几瓶啤酒。

自己一个人,沉浸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,夏天骐一杯接一杯的喝着。

他曾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像有钱人一样,到这种场所挥金如土的消费,可真到了这个时候,他却觉得当初的梦想索然无味,真就没有当时和杨成曹金海几个人,蹲在宿舍里吃着泡面喝着啤酒的有意思。

沉浸在淡淡的忧伤中,夏天骐很快便将桌上的酒都喝光了,之后他又让服务员上了瓶同样的红酒,再度喝了起。

他并不喜欢喝红酒,但奈何他就是个有着装比心里的大众人,觉得有钱人都喝这洋酒,所以他便也学着喝。可实际上,真就没有他整两瓶饮料喝的让嘴里舒服。

但是饮料不会醉人,他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喝醉,醉一次,醒后他依旧是那个乐观的夏天骐。

喝了也不知道多久,当服务员按照贵宾的待遇,又赠送了一个果盘,几盘干果时,夏天骐才恍然发现四周竟已经坐满了人。

舞池的上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上了一个带着耳麦,拿着话筒不知道在比比什么的dj,一群不嫌冷穿着低胸短裙的女人,在舞池里搔首弄姿,大秀性感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