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三十一章 真相

第三十一章 真相


                “这些眼睛是”

赵静姝难以置信的捂着嘴巴,胃里则不断向上翻涌着酸水。

这一幕可以说既恐怖又恶心,原本一具没有皮肉的尸体就已经很骇然了,然而在这具尸体上竟还密密麻麻的长着无数泛着绿芒的眼睛。

“怪不得连冷神都没有发现它们,原都长在了肉里。”

看到这么多目光不善的眼睛,齐齐的盯着自己,不仅赵静姝觉得恶心,夏天骐同样是一阵的反胃。好在是他没有密集恐惧症,不然看到这样一幕非得吓晕过去不可。

“快点儿把这些恶心的东西处理掉,看着我就想吐。”

听夏天骐这么说了,赵静姝也只好强忍恶心,嘴中呢喃着施展几种术法,利用咒符将生在郑洁尸体上的眼睛化为了浓水。

待她处理掉了邪灵之眼后,便心怀一丝希望的对夏天骐问道:

“天骐,郑洁他”

“他的人皮在这里,你觉得他还会又存活的希望吗?”

赵静姝听后伤感的叹息一声,好一会儿才对夏天骐说道:

“郑洁的爸爸和我爸爸是发小,我们从小玩到大,我没有哥哥,他在我心里就和哥哥一样,可没想到他就”

赵静姝说到这儿已经泣不成声了,夏天骐看着平时豪爽的就和爷们一样的赵静姝,此时竟哭得像个泪人一样,他想要开口安慰但一时却不知道说什么好,最终只得点燃一根香烟,走去了一边。

按照他的推测,伪装成郑洁的这只鬼物,应该就是多次前往庞海旭家的人。至于监控里出现的俆宪振则也只是它诸多人皮衣服的一件。

就和他之前说的那样,他原本并没有怀疑郑洁,只是觉得那些人皮对于鬼物有用,鬼物绝不会轻易将人皮丢掉,是怕郑洁有危险才过的。

但是过后出于警惕考虑,所以他才故意出言试探。毕竟他真是被鬼魅的伪装之术弄怕了,也不得小心防范,结果没想到这郑洁还真被掉包了。

尽管他已经将这只有邪灵之眼组成的鬼物干掉了,但是在他想这起事件仍没有结束。

因为庞海旭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。

不过通过郑洁被掉包,其实就不难想到庞海旭的可疑了。因为对于他们之前行动最了解的便属一直跟在他们身边的庞海旭,不然的话法医那么多,为什么鬼物会偏偏选择将郑洁掉包呢?

就是因为鬼物知道是郑洁收走了它们的人皮衣服。

再去联想庞海旭身上的种种诡异,以及作为受害者却并未被杀的可疑,他的身份也已经不言而喻了。

想在庞海旭那张人皮下。同样隐藏着无数邪灵之眼。

因为邪灵之眼都藏在皮肉里,所以冷月才没有察觉到它们的存在,换言之,之前被夏天骐发现并且除掉的那只长在庞海旭后背上的邪灵之眼,就只是一个它故意卖给他们的一个破绽而已。

至于庞海旭所说的感觉被人监视,又是什么监控录像被损坏之类的话,完完全全都是骗他们的。

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历下区派出所最近收到的报警记录,以及人员出勤上就只有一次的原因。因为从始至终。庞海旭都在对他们说谎。

“这些该死的鬼魅,果然是狡诈的厉害。”

想起前些天他们对于庞海旭的话深信不疑。被完全蒙在鼓里,夏天骐便有一种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,竟被这些鬼东西耍的团团转。

不过既然他现在已经除掉了“郑洁”,并且发现了它们的秘密,那么这起事件也就到了收网的时候。

但是眼下却还有一个疑问在困扰着他,那就是伪装成庞海旭的鬼物。为什么要混在他们身边?

毕竟它们是单纯的想要杀人也好,还是单纯的想要获得人皮也罢,它们只要藏起一个一个的杀,一张一张的收集人皮就好,为什么还要招惹他们呢?

这就像是小偷偷东西一样。你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就好了,为什么还要一趟一趟的路过警局,并且还要和里面的警察打招呼?

这在逻辑上多少有些说不通,尽管鬼物做事像没什么逻辑可言。但是既然这起事件已经和刑事案件挂钩,那就说明鬼物在做杀人剥皮的事时是有逻辑的。

夏天骐暂时想不通这个关键,事实上比起想这些,他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做,那就是将这件事的真相告诉冷月。

临近晚上11点钟,庞海旭的家里依旧灯火通明,冷月,敏敏,南宫芸全部集中在那间小卧室里,至于庞海旭则哈欠连天的坐在床上,看样子已经困得不行了。

“我实在是困得不行了,能不能让我睡一会儿?”

庞海旭犹豫了一下,这时候对房间里的三人请求道。

“睡个屁睡,之前不是告诉你了吗,今天这一整晚你必须将眼睛给我瞪大了。”

刘言敏可不惯着庞海旭什么,他尽管嘴上和夏天骐总互呛,也总取笑夏天骐实力不行,但是对于夏天骐在事件分析处理上的能力还是认可的。

夏天骐既然再三和他们强调不能让庞海旭睡觉,那么庞海旭就是困死也别想合眼。

冷月和南宫芸听后也没说什么,毕竟这种当坏人的事情没有人比刘言敏更合适。

庞海旭见刘言敏面色不善,他撇了撇嘴也没再说什么,只是眼中精光一闪,低下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众人谁也没在意他,都在房间里无聊的等待着。

“你们说冬天骐到底靠不靠谱啊,这都快两天了,那边还是没什么信传过。

我估计他是一点儿正事没干,天天光想着怎么讨好静静了。

不过我也就纳闷了,现在的女孩子是不是眼光都有问题,现成的顶天立地的好男人不喜欢,偏偏喜欢什么娘炮逗比。”

刘言敏尽管没有明说,但是他嘴里说的娘炮无疑是在说冷月,至于逗比则是夏天骐。冷月或许是没有听出话里的歧义,所以并没有什么反应,倒是南宫芸转过头瞪了敏敏一眼:

“一天天的就你话多,天骐可比你强多了,哪像你天天就知道在背后说风凉话。”

“小芸,你敢不敢也为我说句话,咱们俩怎么着也算是老相好了吧。”

刘言敏有些不太爽南宫芸总是为冷月和夏天骐说话,但是却又不敢说南宫芸什么。

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,冷月的荣誉表上突然收到一条消息,消息是夏天骐发的,上面只有一句话:

“庞海旭是鬼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