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二章 录像

第十二章 录像


                赵静姝和夏天骐听到这里时,二人不禁相视一眼,显然都觉得这不可能是恶作剧。↗但是将它与灵异事件联系到一起吧,又很难理解鬼物为什么只吓他,而不杀死他。

夏天骐暂且将心中的这个疑问压下去,继续听庞海旭说着。

“当我看到门被推开的一刹,坐在角落里的我不禁吓得叫了出,因为这代表着我的担心是对的,那个人确实又了。

并且让我感到可怕的是,他竟然可以肆意进入我的家里,显然是有我家里的钥匙。但是我很确定,我从没有将钥匙借过人,别说是朋友就连我的家人也没有。”

“那个人会不会是你的女朋友?”赵静姝这时候打断问道。

“我并没有女朋友。”

“前女友呢?”

“我没有谈过恋爱。”

“好吧”赵静姝撇了撇嘴,多少有些无语。

夏天骐示意庞海旭接着说,庞海旭抿了抿发干的嘴唇,继续说道:

“其实我早该想到的,那个人之所以能够如同鬼魅般的出现,是因为他有我家的钥匙,所以做到这一点并不难。

我当时想通了这一点,但同时也很好奇,这个肆意潜入我家的人到底是谁,又到底有着什么目的。

因为早在那天早上我发现卧室门开着,我就怀疑潜入的那个人会不会是个小偷,但是我认真确定过,家里什么东西也没少。

家里什么东西也没少,我又没有遇到危险,这只能让我觉得他的潜入只是单纯想要吓吓我。但这种做法有何恶作剧有什么区别呢?

我根本就想不到谁会无聊到在我家弄出这种把戏吓唬我。

卧室门缓缓的开了,我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,试图能够穿过那条缝隙看清楚外面之人的面貌。

但是让我非常失望的是。那个人却像是知道卧室里有摄像头一样,竟一直站在门边没有进。

我本以为他是在犹豫,或许一会儿就会进,但是足足等了一个小时,也没见到有人进,那时候我才知道。门外的人已经走了。”

“既然已经看到有人潜入你家,那你当时为什么立刻打电话报警,让警察去到家里抓人呢?”

赵静姝觉得庞海旭的做法有些脑残,毕竟如果他及时报警的话,就算抓不到人,起码也可以因此判定到底是人是鬼了。

“因为我之前有过一次没警察无视的情况,所以我有些不太相信他们。”

“你连”赵静姝还想说庞海旭什么,但却被夏天骐拦了下,示意赵静姝不要插话。让庞海旭将话说完。

“我盯着屏幕足足有一个多小时,直到我确定那个人已经走了,我才暂时关掉监控,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恐慌感。

或者说,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助感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更不知道该求助谁。

我就这样拄着下吧想了好久,才恍然意识到当务之急应该是把门锁换掉,以免那个人在潜入家里。于是我拨打了开锁公司的电话。用最快的速度打车到了家里。

我的时候,开锁的人还没有。家里笼罩在一片黑暗中,我打开灯,但感觉到的却是一阵阴寒。

我迅速到卧室里,而后将屋子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,直到确定并没有人在才放心的坐下休息。

接着没多久,开锁公司的人就了。

看着他将门锁换好。我才觉得一颗高高悬起的心放了下,尽管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还有,可是我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因为解决掉了一件麻烦,所以那天很早的时候我便有了困意,于是早早的锁好卧室门躺在床上。

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摄像头一直开着没有关的原因。我还是有种黑夜中有一双眼睛,就站在床尾冷冷的盯着我的感觉。

事实上,我的担忧也并没有错,因为当我半夜迷迷糊糊的被响彻在耳边的风声叫醒的时候,我才惊恐的发现,卧室里的点灯竟然被人给打开了!

不禁如此,卧室里的温度很低,窗帘被外面涌入的冷风吹得撩起,卧室门也在风的鼓动下摇摇摆摆。

我当时真的是被吓坏了,坐在床上惊叫了好半天,直到我完全力竭的趴在床上。

在床上趴了好一会儿,我才鼓起勇气下了床,继而又拿出手机报了警。当我出客厅的时候,发现房门再一次被打开了,楼道里阴森森的看不到半点儿光亮。

这一次警察的还算快,不过就了一个人,我将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他听,结果他也只是四处看看,便又没什么结果的走了。

警察走,我一个人有些麻木的到了卧室,这次我到也没关门,毕竟就算我关的再严密,那个人也能够无声无息的打开。

我坐在沙发上拼命的想着,想着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,为什么他总能无声无息的进,明明我都已经将门锁换掉了,可是为什么还能进!

恍然间,我突然想到卧室的监控录像并没有关,换句话说,刚刚谁潜入了我的卧室,谁打开了门窗我可以知道的清清楚楚!

想到这儿,我马上恢复了精神,打开电脑,将摄像头储存的影像放了出。

我选取的录像是从我上床熄灯开始的,尽管屋子里很黑,但还是能隐约的看到我平躺在床上。

我这时候快进了视频,快进到一个多小时以后,这时候我已经从平躺的窗台,改变成了侧身躺着,可见我当时已经睡熟。

但就在这时候,黑漆漆的视频里却突然闯入了一个人影!

这个人影出现的很突兀,他就站在床前,我现在想起都是一阵的害怕,因为那副画面实在是太诡异了,因为我睡在床上,而他则站在床前看着我。

然后就在这时候,床上的我好像突然感觉到了什么,继而猛地从床上坐了起。至于那个人影则迅速往门边逃去,消失不见了。

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我只觉得头上被人浇了一盆冷水,全身汗毛都恐惧的立了起,因为我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刚刚有突然从床上坐起过!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