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七章 面

第二十七章 面


                从村东头进入村西区域,夏天骐心里面算了算时间,只用去了十几分钟。

他的脚步这时候故意放慢了少许,继而转过身用手电照了照身后,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在身后的黑暗中隐藏着什么,并且让他感到可怕的是,那个东西好像已经跟了他们一路了。

见夏天骐突然落到了后头,众人这时候也齐齐停下,疑惑的看向他:

“有情况?”

宗庆刚狐疑的用手电筒照了照夏天骐的身后,但同样没有任何发现。

“没有,是我的胃刚才猛地抽搐一下,可能是饿的。继续走吧。”

听到夏天骐的答,众人倒也没说什么,便继续在冷月的引领下朝着村西的鬼巢前行。

“哎,我这心里面也不知道怎么,不安的要命。”

瘦弱少年这时候长叹了一声,对着身边的短发女子嘟囔道。

“我也一样,不过也正常,毕竟我们一会儿要直接面对鬼物,心中难免会不安。”

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我心里却一点儿底都没有。”

瘦弱少年说完,又特意瞥了一眼其他人,发现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,显然这种不安的情绪并不只有他和短发女子有。

而另外一边,赵秋雅和王凯所被困的村东。

所谓物极必反,赵秋雅和王凯眼下的情况就是这样,当绝望到达顶点后剩下的便只有麻木。

尽管王凯在嘴上一直承诺赵秋雅,他们一定能够逃出这里的,但实际不论是王凯还是赵秋雅都清楚,除非是奇迹发生,徐天华会赶救他们,否则他们是绝对没办法从这儿逃出去的。

他们走了也不知道有多久,直到二人精疲力竭都走不动了,于是便躲到摊贩后面的空地上休息。

“凯我想喝水。”

赵秋雅嘴唇发白的看着王凯,但是王凯却无奈的摇了摇头:

“我们的行李包已经不再了。”

事实上,也是直到差不多半个小时前。他们才发现原本被他们背在身上的行李包,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。

他们的食物和水都在行李包,所以行李包的不见便也代表着他们的生命正在走向尽头。

“我想喝水我想喝水我想喝水”

赵秋雅对王凯说着说着,便发狂般的哭吼起。并且过程中不停在推着王凯:

“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为什么要让我到这里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”

赵秋雅的精神显然已经崩溃了,或许她现在说的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但是毫无疑问的,她对于自己会选择这家公司是万分的后悔。

“秋雅。秋雅你冷静一点儿,你不是还有我吗,即使我们出不去我是说即使我们会死在这里,我也会陪在你的身边,陪你到天荒地久”

王凯还想继续说下去,但却被赵秋雅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:

“够了我受够了你的可笑什么陪我到天荒地久,什么一定会保护我,全都是你们男人骗女人上床的鬼话

我当时就不该选择你的,因为我发现你就是个废物,我应该选择宗庆刚的。因为那样我也不至于会被困在这里,是你害了我”

“秋雅你”

王凯难以置信的看着赵秋雅,心中则犹如刀绞一般,他觉得赵秋雅正在用刀子一刀接一刀的划割着他的心。

“觉得我欺骗了你的感情?你还能在搞笑一点儿吗?

我和你一共才认识几天?算上上次在一起执行的那次事件,前后加起有3个月吗?我们私下里在一起的时候有10天吗?

你知道我喜欢什么吗?你知道我家住在哪里吗?你又知道我一共交过多少个男朋友,跟过多少野男人上床吗?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”

“够了”

王凯不想再听的咆哮一声,继而红着眼睛对赵秋雅说道:

“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人,你是不是想要利用我,又是否觉得我就是个废物这些对我讲都不是最重要的,因为我只是喜欢你。

这是我的自由。无论你讨厌与否,还是觉得幼稚,我都喜欢你。

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,哪怕为你去死。”

“这样的话我已经听得太多太多。我他妈早就听够了。”

赵秋雅尽管嘴上这么说,但是她却也哭了,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鸟之将亡其鸣也哀,王凯这时候说这些话无疑让她很感动,但对她现在的处境而言却并没有半点儿作用。

逃出这里。能够活下去,只有活下去才有资格谈情说爱,才有资格海誓山盟,否则就是纯粹的幼稚。

就像是眼前的王凯这样,明明都快死了却在这儿和她海誓山盟。这难道不可笑,不可怜吗?

王凯和赵秋雅的争吵,引起了一些路人的注意,这时候很多人都停下向着他们所在的位置看。

“秋雅我们走,离开这儿。”

王凯一把拉起赵秋雅,赵秋雅倒也没有抵触什么,便跟着王凯往前跑,直到再没有人停下注意他们为止。

“不跑了,我跑不动了,我就待在这里等死吧。”

赵秋雅甩开王凯抓着她的手,气喘吁吁的停了下。

实际上王凯还是想做最后一搏的,但是听到赵秋雅的话后,他顿时变得茫然了。

与此同时,便听赵秋雅突然惊喜的叫道:

“有水喝了,那边有个面摊。”

说完,赵秋雅也不管王凯同不同意,便快步跑向了那处面摊,因为她实在是渴坏了。

至于王凯,赵秋雅尽管伤他千百遍,但是他却仍然痴心于赵秋雅,所以想也不想的追了上去。

老板是一个60多岁的老者,身体干瘦,脸上布满了岁月留下的褶皱。

赵秋雅觉得自己反正也逃不走,便也破罐子破摔不再管他们到底是人是鬼了,于是对着那老板叫道:

“给我一碗面,多放点汤。”

“只要一碗吗?”

赵秋雅听后看了眼王凯,问道:

“你要不要?”

“要吧。”王凯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很快,老板便端了两大碗面,装面的碗特别大,就是用盆子形容都不过分。

赵秋雅也没管那么多,拿起筷子便吃了起,倒是王凯看着碗里犹如头发一般的黑面,却怎么也没有食欲。

只是拿起筷子,在碗里翻了翻,边翻边对那老板问道:

“为什么你这儿的面是黑色的?”未完待续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