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三章 迷云重重

第二十三章 迷云重重


                “下蛊?”

听到冷月这个猜测,所有人都愣了愣,随后听南宫芸问道:

“你是说有人给庞海旭下了蛊,以此控制庞海旭?但是这么做有什么用呢?”

“不知道,我也只是猜测而已,或许真相并不是这样。”

冷月不确定的摇了摇头,并没有太过肯定自己的猜想。

“要是他被下蛊的话,那么这起事件怕就真不是灵异事件,而是一起人为的案件了。”

见冷月也不肯定,刘言敏叹了口气道:

“要是这样的话,那我们就没必要继续滩这趟浑水了,直接交给当地警方就行了。”

夏天骐看了刘言敏一眼,并不觉得事情会如此简单,他想了想对冷月说道:

“蛊这种东西我倒是听说过,据说就是让很多毒虫互相吞食,只留最后活下的那条,将其虫卵作为蛊种下到所要对付之人的身体里,继而进行操控,亦是毒害。

不过也只是传说而已,现实中倒还没听说过有人被下蛊,亦是怎么样。”

“蛊分很多种,也属于邪物的一种,比起鬼物算不得多厉害。”

在夏天骐说完后,冷月随口附和了一句。

“你对这东西应该有所了解吧?”

“嗯,多少了解一些,但了解的并不是很多。”

冷月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,这也让夏天骐看到了希望,他这时继续问道:

“如果庞海旭真是被人下了蛊,你应该有办法验出吧?”

“我试试吧,你将他扶起。”

夏天骐和刘言敏按照冷月的吩咐,一左一右的将昏迷中的庞海旭扶了起。冷月示意他们扶住不要动,继而从口袋里拿出三张暗黄色的咒符。在嘴里念念有词的说了好一会儿后,便见那三张咒符自燃了起。

冷月一手拿着那三张自燃的咒符,一手则不停在庞海旭的肩膀,胸腔,腹部等位置,如同按摁钉一样。用拇指挤压按着。

待反复挤按了几次后,冷月便示意夏天骐捏开庞海旭的嘴巴,继而将已经燃烧成黑灰的咒符放了进去。

“好了,将他放下吧。”

待将烧成灰的咒符给庞海旭吃下后,冷月则看了众人一眼说:

“我们先去吧,他到底有没有被人下蛊,等他清醒后便知道了。”

“男神,你给他吃的什么?”

尽管都是术法的拥有者,但是冷月的见多识广。已经掌握的各种手段,却是南宫芸和赵静姝她们远远不如的。

倒不是说她们的术法有多差劲,而是在知识面上差冷月太多。

“一种类似泻药的东西,如果他体内有蛊的话,无论是什么蛊都能排出。”

南宫芸听后有些呆滞的点了点头,便没有再问什么。

几个人将庞海旭重新弄屋子,不过进后便直接被夏天骐丢到了客厅的地砖上,根本没有想将他搬卧室的想法。

没有去管庞海旭什么时候会醒。夏天骐想到之前门外响起的敲门声,不由对冷月几人说道:

“不管庞海旭到底有没有被人下蛊。这都是一起灵异事件。因为之前响起的敲门声你们都应该听到了,但是当我们打开门后,楼道里除了庞海旭什么人都没有。”

说到这儿,夏天骐便没有再说下去,而是突然想到在他们跟着庞海旭冲出去的时候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庞海旭的那一声惨叫吸引了。当时尽管没有听到有人往下跑的脚步声。但是要知道庞海旭的家并不在顶楼,也就是说那个敲门的东西是完全有可能藏在楼上的。

这样一想的话,那么还真不能肯定之前敲门的就一定是鬼。

因为即便是人类的话也是完全能够做到的。

想到这儿,夏天骐不禁一拍自己的脑门:

“说不准敲门的东西还在楼道里!”

说完,夏天骐便直接打开房门冲了出去。尽管其他人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但是见夏天骐出去,除却冷月留守看着庞海旭以外,其他人也都相继到了楼道。

再说夏天骐到楼道后,便听到楼下传一串急促的脚步声,他心中暗骂一句,便飞快的跑下了楼。

至于身后的几人见他下楼,便也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。

夏天骐在经过几次强化后,在速度上早已经远超常人,所以几乎几个眨眼的工夫便已经冲出了楼道,可尽管如此,当他出后四周去已然不见半个鬼影。

“草!”

夏天骐见敲门的东西被自己跟丢了,不由愤怒的骂了一句,接着便见刘言敏赵静姝几人也先后从楼道里出。

“怎么了,有什么发现吗?”

几人出后,便都充满疑惑的问道。

“之前敲门的东西,一直都藏在楼道里没有离去,我刚刚追下楼的时候,还有听到它逃走的脚步声,只是这会儿已经彻底不见了。”

“那我们要不要在分开头找找?”

“不用了,这个小区里都有监控,明天试着调出看看。现在分头去找的话,追不追得到不说,太危险了。”

夏天骐并没有让几人分头去找的想法,毕竟这个小区这么大,并且距离那个鬼东西逃出去也已经有一会儿了,基本上不存在追上的可能,反倒是可能被它偷袭,所以犯不上去冒险。

“还是先去吧。”

夏天骐几人再度到了庞海旭家里,他们后冷月也没问具体情况,毕竟看他们那一脸失望的样子便不难瞧出,他们这趟是无功而返。

“今晚也就别睡了,等着他醒再说。”

夏天骐说完,便将身子靠在了墙上,继而掏出香烟点燃后吸了起。

其他几个人显然也已经失去了睡意,都各自靠在一边,低头沉思着方才的遭遇,以及这起事件中种种诡异的情况。

只是还没等他们思考太多,庞海旭那边便突然剧烈的咳嗽起,之后便摸着受伤的额头茫然的痛叫起:

“我怎么会躺在这里,我的头好疼”

庞海旭在痛叫了几声后,便被冷月打断了:

“你肚子有疼痛的感觉吗?”

“没有,只是我的头很疼,谁能告诉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难道又梦游了吗?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