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九章 惨叫

第十九章 惨叫


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?你是说你当时看到的两张脸是徐天华的!”

从瘦弱少年的嘴里获悉到这个真相,众人听后皆脸色大变,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惊容。

“天呐,这不可能吧,难道说徐天华才是那个被鬼物掉包的人?但是他可是我们团队的主管啊,是实力最强大的人。”

尽管瘦弱少年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,但这个真相却着实让众人难以接受,因为接受便代表着徐天华已经被鬼物干掉了。

徐天华不管人品怎么样,他所代表的却是团队中最强大的战力,是他们在找出那只鬼物后能否活命的仰仗。

眼下听瘦弱少年这么一说,无疑是在告诉他们,如果他们想要活命,那么接下就只能完全凭借他们自己。

见众人并不相信自己的话,瘦弱少年不禁有些委屈的说:

“我不说你们怀疑我是被鬼物掉包的那个,我说了你们又是这副表情,我有必要编这瞎话吗!”

“我们没说你在编瞎话,只是这件事发生的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。”

短发女子撩了撩覆在她额头上的刘海,继而捂着头手肘支在了桌子上。

“不但你们不信,就是我也不信,更是不敢相信,所以那时候我才没敢说出。”

瘦弱少年害怕因为这件事再度加深众人对他误解,所以也在不停的解释。

宗庆刚郁闷的点燃一根烟,在狠吸了一口后骂道:

“徐天华那个混账东西,从团队事件开始到现在确实是很可疑,我们再怎么说也是他的手下,可他策略策略没有,更是拿我们不当人。要说他被鬼物掉包了也没什么不可能的!”

几人中除却夏天骐和冷月,几乎都发表了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,这时候便见包括短发女子在内的三人,都将目光放到了夏天骐二人身上,显然都想听一听他们的想法。

冷月是个闷葫芦,一般情况是不会开口发表意见的。所以见几人摆出一副询问的姿态,夏天骐便开口说道:

“徐天华在对人上一直都是这副死样子,他不会在意除却他自己以外的任何人。所以仅凭这一点并不能证明,他就一定被鬼物掉包了。”

“问题不只是这一点,你刚才没听他说吗,他说看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徐天华。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?”

“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夏天骐示意宗庆刚不要盲目打断他,继而听他继续说道:

“诚然,在当时看到两个徐天华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,但是你们想过没有。我们当时可是反复确定过得,在场的人既不多也不少。

另外,徐天华也并不具备掉包的时间,因为从一开始搜寻村中区域我们就跟着他,试问究竟是有多么可怕的鬼物,才能做到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徐天华干掉?

如果我们要找的那只鬼物真有这么厉害,那它何必还要藏着不出呢?直接出一股脑将我们都干掉不就好了?”

“这”

夏天骐的话说的宗庆刚找不到反驳的理由,短发女子听后也点头认同说:

“的确是这样。其实有一个问题也是我一直在想的,那就是我们之所以要去寻找鬼物。碍于时间限制是一方面,还有一方面则是鬼物本身实力并没有那么强,或者说我们所要找到的那只鬼物,并不能做到轻松将我们杀掉,尤其是在对付徐天华上。”

“就是这样没错,这一点从徐天华镇定自若的表现上也不难看出。团队事件固然九死一生。但那是对于我们这些相对弱小的菜鸟说的,但对于徐天华讲或许只是一次寻常的事件。”

夏天骐会这么说,也主要是考虑到徐天华的为人,毕竟像徐天华那种处处以自我为中心的人,时时提防的人。是很难在阴沟里翻船的。

听完夏天骐和短发女子的这番话,宗庆刚不由再一次将矛头对准了那个瘦弱少年:

“他们两个说的非常有道理,那么说说去有问题的还是你!”

这句话说完,宗庆刚便摆出一副要对瘦弱少年动手的架势,见状,夏天骐忙阻拦说:

“先冷静下,我们决不能出现内讧。要知道,既然鬼物的实力有限,那么我们每少一个人,对于它而言便等于减少了一个威胁。”

“对,就是这样,我看你才他妈有问题,动不动就说我被鬼物掉包了,谁知道被掉包的是不是你。”

见夏天骐为自己说话,瘦弱少年便宣泄愤怒的说起了宗庆刚。

“分明就是你贼喊抓贼,怎么着现在还想再反咬我一口?”

见二人又要吵起,夏天骐心里面咒骂了一句,但嘴上却在为双方开解说:

“在当时或许真的出现了两个徐天华,但是我们不也不能排除是鬼物搞出的鬼。

毕竟想要做到让我们看到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很容易,只需要制造出幻境,或是让人生出幻视,这对于一只实力介于鬼魅与厉鬼之间的鬼物而言,并不算什么难事。

再者,也不能排除是徐天华自己使用了什么东西,毕竟他是主管,在术法的能力上要高过你们许多,难说就没有类似分身术的术法。

当然了,到底有还是没有我也不知道,我想说的只是希望大家想问题不要想的太过片面,以免再着了鬼物的道。

我想你们也不会不知道,鬼魅这种东西可是相当诡诈的。”

听夏天骐特意强调鬼魅的诡诈,众人皆认同的点了点头,显然之前都吃过这方面的亏。毕竟以他们眼下这种普通职员的实力,在平时所参与的事件中遭遇的大多都是鬼魅。

见宗庆刚和瘦弱少年都已经想通了不再互掐,夏天骐心里面倒多少有些成就感,觉得当真也这种领头人的风范,忍不住yy起。

“你在笑什么?”

冷月看到夏天骐说说的,脸上竟然露出了有些猥琐的笑容,他不由问了一句。

“啊?我笑了吗?我不知道啊。”

夏天骐没有理会冷月脸上的怀疑,待打了个哈哈后,继续同众人说道:

“这次事件48小时的时限,眼下已经过去了差不多11个小时,所以”

夏天骐的话才刚刚说出口,一声女人的惨叫,便突然从窗外传了进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