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四章 黑影

第十四章 黑影


                那不是他自己的血,而是方欣欣的血。

血液依旧温热,如同101胶水一样死死的粘在他的脸上,此时此刻,他的心中装满了无处宣泄的愤怒。

方欣欣尽管在事件中显得很没用,他甚至早就料到了她会死在事件里,但是真当她死在自己的眼前,变成一具无头的尸体时,他脑海中所蹦出的第一个念头却是愤怒。

是的,一种想要将那只杀人的鬼碎尸万段的愤怒。

方欣欣心理素质差,胆子小她就该死吗?

夏天骐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不公平,弱小的人就活该被欺辱,就活该遭受任何不平等的待遇。强大的人就可以高高在上,肆意发布指令,无论所下的命令是对还是错,甚至是让你去送死,你都只有硬着头皮去做的份。

所以如果不想被欺辱,不想成为给他人充当炮灰的冤大头,就只有拼命的变强再变强。

只有让自己强大起,才可以保护身边的人不受伤害,才可以让自己的命运死死的攥在自己手上。

“没有进公司之前,我从不知道生命竟是这般脆弱,人的命竟是这般不值钱。

所以我开始相信能力,相信变强,因为只有你成长起,你拥有很牛比的实力,你才能考虑其他的事情。

你才可能有朋友,可能有爱人”

夏天骐现在终于是理解了,敏敏这一番话的含义。在当时讲他只是觉得敏敏说的有些道理,但并没有太往心里去,直到刚刚,方欣欣滚热的血液喷洒在他脸上的一瞬,他才算真正的理解了这番话。

他之前之所以会对方欣欣说那么一大堆鸡汤的话。其实就是他心里面希望方欣欣也能活下去。所以在他发现方欣欣被杀后,心中才会涌出那么强烈的愤怒。

方欣欣的死只是引起了众人对于那只潜在鬼物的恐惧,就像其他人被杀时那样,没有任何一个人因为死掉了一个伙伴而忧伤。

“将尸体丢出去,继续守夜。”

徐天华在搜寻了一番无果后,便命令众人将方欣欣的尸体丢到外面去。其他人都不愿意干这丢尸的事情,就只有夏天骐和冷月一人捧着方欣欣的人头,一人抱着她的尸体到了院子里。

因为不确定那只鬼物是否还在四周徘徊,所以夏天骐和冷月也没有对方欣欣进行掩埋,只是放到了窗台下,找一张草垫子盖到了上头。

将方欣欣的尸体安放好,夏天骐和冷月都留在了附近并没有着急去。

“她的死太突然了,并且在之前毫无征兆。一会儿去,我们务必要当心。想那个鬼东西还会再出手的。”

夏天骐能看的出,冷月对于方欣欣的死也很是自责,可以说,他是众人中最不希望有人出事的人。

只是他比夏天骐更习惯于隐藏,或者说更习惯于将情绪深藏心里,以至于看上去永远是那副镇定自若,天塌不惊的样子。

“嗯,我算是领略到了团队事件的残酷。”

夏天骐了解的点了点头。算上方欣欣他们已经整整死掉了10个人,然而对于那只鬼物的追踪。却依旧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。

退一步说,光是追踪就已经伤亡惨重了,真等到他们与其硬碰硬,还不知道他们这些人中会剩下几个。

重新到屋子里,夏天骐和冷月便将守夜的差事交给了赵秋雅、王凯他们那组,他们则也坐在众人堆里。

比起夏天骐他们那组。赵秋雅这一组在守夜上的工作上则要更加省事。因为经过方才的那件事,所有人都深陷极端的不安中,一个个都睁圆了眼睛,不敢放过任何风吹草动。

冷月给自己还有夏天骐的身上各贴了一张咒符,也没有对夏天骐说明究竟有什么用。便直接闭上眼睛休息起。

见冷月闭上眼睛休息,夏天骐便也有样学样的闭上了眼睛,只是他的心绪翻涌不止,满脑袋都是方欣欣头断的画面,所以没多久便又睁开了眼睛,已是不打算再睡了。

在剩下的这8个人里面,赵秋雅和那个戴眼镜的女生无疑是最弱的,前者之所以能够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,则主要归功于王凯寸步不离的保护。

至于宗庆刚则明显和赵秋雅不对付,甚至因为赵秋雅的关系,同王凯之间也生出了些许的隔阂。

三个人尽管在一组守夜,但却彼此分开,赵秋雅和王凯守一头,宗庆刚自己守一头。

“凯,我好怕。”

赵秋雅依偎在王凯的怀里,楚楚可怜的说道。

“不怕,我说过了,我一定会保护你的。”

王凯对于赵秋雅明显是心存爱慕,所以对于赵秋雅这种亲昵之举自然是欣然接受,更又增添几分护花的决心。

“嗯,我相信你,有你在我身边,我觉得没那么害怕了。”

两个人爱意渐浓的说着,听得众人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宗庆刚守在窗边,看着旁若无人一个劲在秀恩爱的王凯和赵秋雅,嘴上冷笑连连。

觉得王凯真的已经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,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谈情说爱,到最后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他和王凯是大学舍友,同赵秋雅则是一个大学的校友。在还没有加入公司之前,王凯就一直暗恋赵秋雅,而赵秋雅则根本不知道王凯是谁。

赵秋雅是他们那么大学里出了名的有钱人公交车,听说光是**她的人就换了好几个,就更别说她在学校里的那些绯闻男友了。

所谓无风不起浪,如果赵秋雅真是个好姑娘,怎么就那么多的流言蜚语找上她?

这些事情他和王凯说了不下几百遍,可王凯却依旧如同个死士一样,在事件中拼死保护赵秋雅。而在上次事件中,就是因为赵秋雅拖后腿的关系,另外一名与他们关系十分要好的室友才会惨死。

“贱狐狸精!”

宗庆刚心里面恶狠狠的骂了赵秋雅一句,既然他说服不了王凯,干脆也就不费那力气了,说得难听点他有没有命活过这次事件还不一定的,哪有心思光其他人死活。

心中这般想着,宗庆刚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,然而还没等他拿出打火机点燃,便见窗外突然闪过一个影子。

“有东西!窗外有东西!”

宗庆刚指着窗外突然大叫起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