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三章 难以置信

第十三章 难以置信


                “大家是不是都睡着了?”

听到众人此起彼伏的鼾声,方欣欣打了哈欠,对着身旁正无聊吸烟的夏天骐问道。

“或许吧,当然也可能有没睡的,谁知道呢。”

夏天骐将烟头丢到地上,继而一脚踩灭,转过头对正盯着窗子的冷月说道:

“我这背包里还有两罐咖啡,你要不要一罐提提神?”

“不需要。”冷月摇了摇头,示意夏天骐他并不困。

“好吧。”见冷月不要,夏天骐便自己打开了一罐,“咕咚咕咚”的喝了起。

“你为什么不问问我,我也困得厉害。”

方欣欣这时候噘着嘴,有些失落的看着夏天骐:

“我也要喝。”

“想喝自己买去!”

“切,还大男人呢,这么小气。”

见夏天骐完全没有将咖啡拿出的意思,方欣欣不满的撅了撅嘴,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木糖醇,倒出两粒放在嘴里咀嚼起。

“我是在乎一罐咖啡吗,我是怕你喝完以后在睡不着,这眼看就要到换班的时间了。”

“切,分明就是不想给我,既然快到换班的时间了,那为什么你还要喝呢?”

“我是主要战力,自然要时刻保持清醒。”

这句话一出口,夏天骐便觉得有些过了,因为这无疑会让方欣欣觉得自己很没用,在队伍里完全就是可有可无的酱油角色。

事实上也正如夏天骐担心的那样,方欣欣听后顿时低下头不说话了,继而几滴泪雨顺着方欣欣的脸颊滑落下。

尽管方欣欣有意背过身去不让夏天骐看到,但是她不停微颤的身体已经说明了问题。

冷月仿佛也感觉到了方欣欣的异状,这时候转过头看了夏天骐一眼。略有责怪的意思,显然是在怪他话多。

夏天骐无奈的耸了耸肩,其实他倒真能体会方欣欣眼下的感受,因为前几次事件他就是像一样过的。因为没有任何自保能力,所以便只能跟在冷月后头,不停想方设法的刷存在感。刷好感度,就是怕对方突然不管自己。

只是他那时候比起方欣欣,起码在心理素质和脸皮的厚度上是要强过她许多的,倒不像她这样动不动就被吓得大喊大叫,甚至是被吓哭吓晕。

想到这儿,夏天骐不由收心中的同情,冷下脸走到了方欣欣的身边。

方欣欣仍低着头蹲在地上,眼泪落在地上,不停发出“啪嗒啪嗒”的轻响。

“你也别怪我说话直接。就你现在这种状态,说你是拖油瓶都说轻了。无论你在现实中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,还是其他什么身份,实在点儿说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。到这儿以后,你的身份就只是一个为了活命必须要坚强振作的可怜人。

这里是残酷的,然而我们的生命却是脆弱的,根本就不存在绝对的谁管谁,因为无论是谁都只有一条命。

你现在没有自保的能力。我们或许可以暂时帮一帮你,但是说不定下次事件我们就分开了。如果你依旧像现在这样,遇到点儿事就哭喊个没完,别人随口说你两句你就委屈的不行,你以后该怎么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?

退一步说,你这种唯唯诺诺的性格,别说是在这里生存不下去。就是在现实中你也肯定活不好。现在的人无论男女,哪一个不是脸皮越后越吃得开,心里承受能力越强越混得好?

就靠玩小女人那套,早晚会被淘汰的。”

夏天骐平时都是自己给自己灌鸡汤喝,很少会给其他人灌鸡汤。因为他始终觉得如果你诚心诚意的说了很多掏心窝子的话,但是对方却拿你的话当放屁,这会是一件特别令你对这个社会失望的事。

所以绝大多数时候,他只会给自己灌鸡汤,告诉自己应该怎样怎样做,就是不想受到这种心灵打击。

然而他这一番话说完,方欣欣却还是低着头在哭,根本就没有搭理他的意思,这顿时让夏天骐很受伤,顿觉自己刚刚是放了一串没用的屁。

“行吧,你既然你不听,那我也懒得再说了。”

夏天骐说完便打算退去,但是方欣欣却依旧没有任何应,这也让令他下意识止住了步子。

“方欣欣?你怎么了?”

夏天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,忙快步到了方欣欣的身前,继而蹲下轻晃了晃她的肩膀,想要让她抬起头。

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

方欣欣的人头竟在摇晃中掉在了地上!

霎时间,一股滚热的血浆从方欣欣伤口处喷溅出。

方欣欣那颗面带难以置信的人头在地上缓缓滚远,只留下满脸鲜红的夏天骐,仍然抱着那具断头的尸体,呆呆的愣在原地。

“啊!”

一声惊恐的叫吼打破了屋子里原有的死寂,之前陷入睡梦中的众人纷纷被唤醒,当看清楚身前如同血人一样,正双手把着一具断头尸的夏天骐时,众人中则又传出了数声惊惧的叫喊。

“她是怎么死的?”

徐天华的目光直指靠近窗边的冷月,显然是在询问他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冷月的脸上显得有些茫然,摇了摇头答说:

“不知道,她的死亡完全没有丝毫征兆。”

说着,冷月快步到了夏天骐的身边,将方欣欣的尸体从夏天骐的手中接过,继而放到了地上。待看了一眼脖颈上整齐的切口后,冷月不禁自语道:

“不像是被大力扯掉的,倒像是被刀剑等锋利器物切断的。”

听到冷月的话后,徐天华也到了尸体边,待看过尸体后便也认同冷月之前的分析说:

“的确像是被利器切断的,但是不可能没有任何征兆才对。”

几个胆子大的人这时候也都围到了尸体边,夏天骐这时候也从之前的惊恐中缓过神,直接用脱下的外套擦起了溅在他脸上的血。

见夏天骐一声不吭,宛如一只机器人一般,机械的用外套擦着脸,冷月不禁担心的问道: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夏天骐象征性的摇了摇脑袋,手上则仍在用外套狠狠的擦拭着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