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五章 小鬼

第五章 小鬼


                像这样又走了一会儿,许是确定村子里真的不会有人出,徐天华便让走在前头的冷月和夏天骐停了下。

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要对每一户人家进行搜查。”

说着,徐天华一指左侧的房屋,对冷月和夏天骐道:

“你们负责这边。”

“你们负责这边。”

徐天华指了指右侧的房屋,同样对那两名躲在他身后的女生说道。

听到徐天华的吩咐,夏天骐和冷月彼此间相视一眼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正要向着左侧的房屋走去,便听徐天华突然对他们冷声道:

“我有说过你们可以走了吗?”

“那么徐主管还有何吩咐?”

夏天骐停下脚步,过头脸色阴沉的对徐天华问道。

“你们每搜寻完一间屋子,都要到这里像我汇报搜寻的情况。时限是3分钟。”

徐天华对着夏天骐说完,便又对那两个正恐惧看着这边的两个女生道:

“你们也一样,搜寻一间屋子的时间,只有3分钟。

好了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“草,这个该死的装比犯!”

夏天骐心里面咒骂了徐天华一句,便也懒得再看他同冷月一起朝着左侧的房屋走去。而身后,那两个女生则近乎哀求的对徐天华说道:

“徐主管我们害怕您能不能能不能和我们一起。”

两个女生的年纪都不大,虽算不得多么漂亮,但是看上去倒也清纯。

听到那两个女生的哀求,徐天华那张阴郁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狠色,难看的笑了笑道:

“怎么?你们怕死?”

“我们我们不怕死。”

那两个女生心里面明明害怕的要命,但听到徐天华这么说后,却还是硬着头皮否认道。

“既然不怕死,那就按照我说的话做!”

“我”

两个女生几乎被徐天华吓得哭出,可尽管如此,她们心里面依旧认为跟在徐天华的身边很安全。毕竟挨两句训。受点儿打击总比白白丢掉性命要好得多。

“怎么?我说的话难道你们没听到!”

徐天华见那两个女生竟然还站在原地不动,他顿时冲她们发起火:

“我之前说过什么你们是不是都忘了!”

“我们没忘但是我们求求你了徐主管,你就跟在我们身边吧。”

两个女生眼见商量不行,便直接玩起了小女人那一套。先后跑到了徐天华的身边。

“那两个女人真是够蠢得。”

夏天骐已经无力吐槽她们,想不通她们怎么就看不出徐天华是一个面黑心黑的人。

“既然你觉得她们不应该那么做,但你为什么不提醒她们呢?”

“你看她们那副要死要活也要跟在徐天华身边的样子,就是我想提醒她们也没用啊。”

实实在在的说,夏天骐心里面还真有想提醒那两个女生的心思。只是看她们对于徐天华实力盲目相信的样子,他真怕将提醒的话说出,不但没有起到提醒的作用,反而会被她们告诉徐天华,那样的话可真是得不偿失了。

“你连试都没试过怎么知道没用?”

冷月的话噎夏天骐说不出话,夏天骐无奈的看着冷月,刚要说些什么,便又听冷月说道:

“在背后议论和你无关的人,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。你不是她们,又怎会理解她们的感受。”

“我我这不就是随口说说嘛。我没你想的那么不堪。”

夏天骐觉得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诚然,在人品和素质方面他比不上冷月,但是他自觉也是一个较为善良的人,只是坏习惯比较多而已。

“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。”

冷月充满怀疑的看了夏天骐一眼,显然对于他方才的话深感怀疑。

没在这件事上过多的纠结什么,夏天骐便一心都放在了眼前的这间屋子。

这里的屋子都是那种带院的房子,外面一个院门,里面还有一个屋门。

“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,保险起见。还是先敲敲门吧。”

夏天骐自语了一声,便拿起门上的铁环“嗙嗙”的敲了几下。

不过等了一会儿也不见里面有人应,夏天骐想到徐天华那老乌龟之前定的3分钟时限后,他便尝试着想要将院门撞开。

用力的撞了几次。便听里面传出了一声门栓落地的响声。

听起像是门栓落地的声响,夏天骐咽了口唾液,试着推了推那院门,下一瞬,他门面前的院门便“吱咯”一声被推开了。

而就在门开的一瞬,夏天骐的视线里猛地闪过了一个人影。看样子倒像是一个小孩子。

“有人!”

“嗯。”

冷月显然也看到了那个刚刚从门边跑过去的人影,他叫住欲要出去喊徐天华的夏天骐,抬手指了指院子里示意他们先进去看看。

见冷月示意进去,夏天骐便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,毕竟在这方面冷月是专家。

院子并不是很大,屋门与院门正对着,在院子的左角放置着一口大水缸,地上洒落着一些碎木头。

“刚刚跑过去的那个是村民吗?”

夏天骐觉得自己又问了一句废话,因为那个像小孩子一样的人影,在他开门的时候几乎是一闪即逝,就看那速度也断然不是人类小孩子能够做到的。

“是一只小鬼。”

冷月摇了摇头,脚下则在向着那个大水缸所在的位置走去。

夏天骐不知道冷月故意过去那边做什么,但想到他开了天眼,应该是看到了一些东西,便也快步跟了过去。

结果到那口水缸前,夏天骐看到的是一双暴露在水缸上的小脚。

从那双脚的大小不难判断,倒插在水缸里的人应该是一个小孩子。

“刚刚跑过去的就是它吗?”

夏天骐看着那双露在外面的小脚,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,就仿佛它会突然跳出一样。

倒是冷月看上去丝毫不以为然,单手抓住尸体的小脚,便直接将浸泡在水缸里的尸体拽了出。

就像是他们猜测的一样,泡在水缸里的尸体的确是一具孩童,孩童的尸体在水里泡的发白,身上长满了如母甲盖大小的尸斑。

不过正当冷月想要将那具尸体放下的时候,便见原本双眼紧闭的尸体,竟突兀的睁开了眼睛,继而张开嘴巴,面目狰狞的朝着冷月的腹部咬去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