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五章 虚惊

第十五章 虚惊


                听到宗庆刚的叫喊,众人都惊恐的从地上爬了起,目光不安的盯着宗庆刚所指的窗子。

“你们的胆子就只有这么小吗?”

见众人慌乱不堪,徐天华不禁冷哼一声,从众人中几步到了窗前。

屋子里因为没有电灯,所以使用的是最古老的油灯,两侧的窗前各放置一盏,不时发出油脂燃烧的“啪”响。

在这种近乎窒息的环境中,每一次响起都令众人的心头一跳。

宗庆刚从发现窗外有黑影闪过后,便退到了众人身边,即便徐天华已经到了窗子那儿,他仍是胆胆颤颤,丝毫没有过去的意思。

徐天华一只手打开窗锁,另一只手则一连打出数个手诀,放于胸前时刻准备着可能自窗外的偷袭。

不过当他推开窗子,朝着阴风鼓动的窗外看去的时候,看到的就只有一片黑暗。

夏天骐站在众人里,目光也一直在窗外徘徊,可无奈他并没有对视觉进行强化,所以就只能通过徐天华的表情,对外面的情况进行判断。

至于徐天华则显然和冷月一样,早在之前就已经开了天眼,所以一般的黑暗根本无法干扰他的视觉。

有关天眼这个东西,夏天骐觉得同他的视觉强化应该是一个道理,只是在叫法上不同罢了。如果他能够将视觉强化上去,想也能够做到像徐天华还有冷月那样,即便身处黑暗中也依旧能够看得到。

“你说的黑影在哪里?”

徐天华在黑暗中搜寻了一圈无果后,便转过头语气不善的对着宗庆刚问道。

“就就在窗外啊,我刚刚分明看到了。”

宗庆刚答的结结巴巴,实际上他心里面也不确定自己当时是不是眼花了。

可能徐天华也明白,在事件中任何微小的异常都需要提高120分的注意。所以并没有和宗庆刚太过计较,这也让宗庆刚心中长松了一口气。

听徐天华说只是虚惊一场,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赵秋雅几人惨白的脸上在恢复了些许生气,不停在暗自庆幸。

夏天骐和冷月彼此相视一眼,心里面都觉得这种情况才是最糟糕的。因为鬼物看上去就像是在和他们打游击。时而冒出吓他们一下,令他们始终处于极端的惶恐中,直至心里防线彻底崩溃。

“继续守夜!”

徐天华再度对王凯三人下了守夜的命令,三人尽管都还没有从之前的惊恐中走出,但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上了。

宗庆刚留着那种类似于西瓜头的发型,身高和夏天骐差不多,都在187左右,只是相对于夏天骐而言有些瘦弱。

经过刚刚那么一吓,这一次宗庆刚再不敢靠近窗户那么近了。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窗户上。

至于王凯和赵秋雅那边,则依旧是情浓意浓,时而蹦出几句与眼下环境格格不入的话。

赵秋雅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他,算是抱死了王凯这只大腿死不松手。王凯倒也敬业,既要盯着窗外的动静,又要肩负着守护赵秋雅的骑士精神。

时间在极为压抑的气氛中,缓慢走过了半个小时。

众人尽管都瞪大了眼睛,以防止出现突发状况。但是神经长时间的绷紧却令他们疲乏不堪。屋子里这时候也开始不断响起众人的哈欠声,显然都困得不行。

冷月倒是没管那么多。依旧在闭目休息,夏天骐撑了有一会儿,想到今天才是第一天,明天还有一夜要熬,他便也不再硬挺着,这时也闭上眼休息起。

在之后的半个小时里。越越多的人选择了闭目休息,屋子里,众人的呼吸声也正在渐渐变得均匀。

众人这边一闭目休息,负责守夜的三人便立马慌了神,因为他们都有想到。在他们之前守夜的方欣欣是怎么死的。

没有任何征兆,前一秒还在说话,但是后一秒她的脑袋便搬了家。

“凯,我好怕。我怕我会像之前那个女孩儿那样。”

赵秋雅死死的抱着王凯,说着说着恐惧的眼泪便又流了下。

王凯最怕的就是女生的眼泪,更何况哭得人还是自己暗恋许久的对象。他心里一疼,小声安慰道:

“不要胡说,只要我还活着,就是鬼物也伤害不了你。”

“可是那只鬼物可以做到无形杀人,根本就是防不胜防啊。”

“那只鬼并没有那么可怕,如果它有绝对的实力对付我们,也不会一直躲着我们了。只要我们将它找到,想一定可以将它干掉。”

王凯和赵秋雅窃窃私语的说着,宗庆刚站在对面这时颇为不满的说道:

“你们秀恩爱没人管你们,但是现在是守夜时间,注意力集中一点。”

“看好你那边得了,我们想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指挥!”

王凯没有说话,倒是赵秋雅瞪着宗庆刚声音有些尖锐的叫道。

“是,我是没资格指挥你们,但是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没听过,叫做秀恩爱死得快。”

“宗庆刚你到底有完没完!”

这次开口的换成了王凯,显然是被宗庆刚那句“秀恩爱死得快”给激怒了。

“王凯,事已至此,我们这朋友怕也就做到这儿了。我宗庆刚是什么人,平时又是怎么对你的,你自己心里面清楚,如今你为了一个臭婊子不惜和我翻脸,我也算是看清你了。”

“你妈才婊子!”

听宗庆刚说自己,赵秋雅顿时从之前的小鸟依人变成了一个怨妇,面容恶毒的瞪着宗庆刚。

“哼!”

宗庆刚也懒得再和王凯二人说下去,待讥讽的对着二人笑了笑后,便再度将注意力都放在了窗边上。

“那个臭无赖,分明就是在挑唆我们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赵秋雅被宗庆刚气的不行,脸上的怨毒依旧没有消减的意思。

王凯这时看了宗庆刚一眼,想了想还是对赵秋雅安慰道:

“不用搭理他,和那种人生气不值当,我们只做我们自己。”

“嗯,还是你最好了。”

赵秋雅再度变之前的小鸟依人,与此同时,窗外则突然刮起一阵阴风,吹得关死的门窗“咣当”震动,就连放置在窗边的两盏煤油灯,此时也跟着一阵强烈的摇曳,仿佛在下一秒就会突然熄灭一样。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