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一章 鬼化

第十一章 鬼化


                “鬼王体质当然就是鬼王体质喽,这有什么好解释的。”

刘言敏不知道是故意在吊夏天骐的胃口,还是真像他说的一样,并没有什么可解释的。

“厉鬼、恶鬼是什么这我都知道,但是鬼王我却是头一次听说,鬼王究竟是个什么鬼?”

夏天骐显然是不得到答案不死心,大有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,目光死死的盯着正不停打哈欠的刘言敏。

“这还用我说吗,你光听名字就应该知道啊,鬼中之王,肯定是鬼物里最厉害的存在。所以连带着,鬼王体质也肯定是所有鬼物体质里最牛比的存在。

不过还是那句话,如鬼王这一类鬼物的存在距离我们还太过遥远,别说是鬼王,就连厉鬼都不是眼下我们能去想的,所以你还是挑点眼下实实在在的问题问吧,我现在都已经困得有些睁不开眼睛了。”

刘言敏说着说着便又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,示意夏天骐快点儿问。

见状,夏天骐也只好将困惑暂时压下一些,问了问眼下与他息息相关的强化问题。

“有关鬼物体质到底该怎么强化?你的鬼化又是怎么出现的?”

“这些东西徐天华难道没有告诉你吗?”

“他哪里愿意搭理我。”夏天骐不爽的撇了撇嘴。

“徐天华貌似不是鬼物体质,所以他或许也不大懂这里面的道道,当然了,有关术法、体质强化上的一些问题,主管也没有义务告诉你。

所以以徐天华的性格,不告诉你才是正常的。”

“那你还问我干什么,饶了这么一大圈最后还不是等于没说。”

夏天骐突然有种被刘言敏给耍了的感觉。好在是接下刘言敏切到了正题上。

“强化一共就分为三个部分,鬼物压制,体质操控以及体质强化。

鬼物压制这个你暂时不用考虑,因为你现在根本就没有动用体内恶灵的力量,等什么时候你将体质强化上去了,再开始进行压制也不迟。

至于体质操控。这个我不用问你都知道,你肯定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因为你觉得身体是你的,怎么还要消耗荣誉点学习怎么操控对不对?”

听刘言敏直接说出了他的想法,夏天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,说道:

“你说的没错,我一直都不大明白这个体质操控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

“体质操控可以说是强化中最为重要的一环,因为我们必须要通过强化操控能力,才真正能够做到使用体内鬼物所赋予我们的能力。

简单说,无论是我体内的厉鬼。还是你体内的恶灵,都停在一种无意识的睡眠状态。而体质强化就是在尝试着将它们一点儿一点儿的唤醒。

但是你想过没有,就算你能够将体内的恶灵唤醒,但是你是一名人类,你要怎么去使用恶鬼的能力和力量?

或者更确切的说,你要怎么将恶鬼的力量和自身结合在一起?

这里便需要体质操控了。

所以体质操控就是一把将鬼物力量与自身相结合的钥匙,你光强化不行,还需要将强化得到的力量融汇己身。从而真正做到能力与实力的提升。

我的鬼化就是在体质强化的基础上,结合体质操控的强化。所以出现的一种融汇状态。”

说到这儿,刘言敏见夏天骐真的在专心致志的听他讲,他不禁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,故意抬高嗓门继续说道:

“鬼化顾名思义,就是将自己转化为体内鬼物的状态,从而动用鬼物的力量。但因为我目前用作强化的荣誉点还太少。所以就只能鬼化一条手臂,想什么时候能够全部进行鬼化了,什么时候便真正掌握了厉鬼的能力。”

和夏天骐讲解了这么一番,刘言敏原本睡眼惺忪的眼睛又焕发出了全新的神采,所以又听他接着说:

“一旦体质强化和体质操控到了顶点。那就说明原本在我们体内沉睡的鬼物已经完全醒了。它们虽说不存在单独的意识,不会像附身鬼那样将我们替代,但是它们与生俱的杀戮**,却足以将我们的意识冲毁,从而令我们变成一只彻头彻尾的鬼。

而想要不变成鬼物,那么就需要压制它们的杀戮**,所以便会有鬼物压制这个强化。”

夏天骐听得很认真,因为这些东西确实是他眼下必须要弄清楚的。这就好比是即将要上战场的士兵,却根本不懂也不会使用他的枪械弹药一样。

“我想我应该已经知道今后要如何进行强化了。”

夏天骐在短暂的沉思后,充满感谢的对刘言敏说道。

“嗯,我倒是希望你能变得厉害点儿,免得今后接私活还得分出个人去管你这个拖油瓶。”

再次听到“拖油瓶”这三个字,夏天骐真的很想一把将刘言敏揪到面前,然后指着他的鼻子告诉他自己根本不是拖油瓶。

但是固有的认知是需要靠实际行动改变的,所以他也只能“呵呵”一笑,在心里发誓以后定要找机会将刘言敏那张大方脸给打肿。

问清楚了关于恶灵体质强化的事后,夏天骐便没有再问下去,主要是刘言敏已经没有了继续说下去的想法,整个人已经趴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。

这边刘言敏睡得像死狗一样,那边无论是冷月所在的卧室,还是南宫芸所在的卧室也都没有动静传出,夏天骐想他们应该也都睡了。

毕竟时间都已经到了凌晨2点多,这个时候正是差不多睡得最沉的的时候。

点燃根香烟,夏天骐便吐着烟雾从沙发上站了起,因为之前说好的一半一半,此时则已经完全被刘言敏占领了。

“这个混蛋!”

夏天骐将袜子脱下,报复的丢在了刘言敏的脸上,他强忍住没笑出声,摇了摇头,快步走进了卫生间里。

打开水龙头,听着从中“哗哗”流出的水声,看着镜子里脸色有些阴沉的自己,夏天骐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极强的心悸。

那种感觉就像是身后正站着一只鬼!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