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九章 还有?

第九章 还有?


                在场的人除了柳志诚以外,其他人都已经想到了冷月接下会做什么。

夏天骐就不用多说了,这些人里属他最清楚冷月的本事,倒是南宫芸和刘言敏对于冷月的情况一无所知。

甚至连冷月所拥有的是鬼物体质还是术法都不知道。

眼下看到冷月拿出金符以及桃木剑,二人方才知道冷月所掌握的是术法。

不过看二人的表情,脸上多多少少有些不以为然,尤其是刘言敏根本不当冷月是盘菜,或者说在他的认知里,冷月就是一个故意装高冷的小白脸。

见众人都没有制止冷月的意思,柳志诚尽管不明白冷月是要对包裹里的人头做什么,但在被冷月无视后倒也识趣的没有再问。

“捆缚,除鬼!”

冷月手掐两枚金符,这时突然轻喝一声,继而被他夹在两指间的金符金光大盛。只见他轻轻向着那人头一甩,两枚金符便如同涂了胶水一样直接贴到了那人头的眉心。

金符贴在人头眉心的瞬间,便见原本死瞪着双眼的人头突然震动了一下,继而它那两颗充血的眼球开始在眼眶里转动,嘴巴也在这时张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看上去竟想要扑咬面前的冷月。

“活活了!”

见到一颗死人头竟然如同活了一般,开始不安分的晃动,柳志诚顿时被吓得瘫在了墙边,嘴里惊恐万分的喊着。

“它本就不是一颗死人头。”

南宫芸这时也已经瞧出了什么,原本挂在脸上的不以为然,此时竟也多了几分凝重。

尽管那颗死人头复活一般的不安分起,但是冷月的那两枚金符却像是锁链一样,死死的捆缚着它。根本不能移动分毫。

与此同时,冷月又极快的打出了几道手决,继而并拢两指从他那把无刃的桃木剑上划过,所过之处便出现了一条宽约半指的浅红色剑刃。

见到那剑刃的出现,众人中除却夏天骐以外皆面露惊骇,尤其以南宫芸脸上的惊色最甚。不知是从中看出了什么。

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,冷月毫无迟疑的举起了手中的桃木剑,继而一剑斩下,将那颗不安份的人头生生分为了两半,随即化为一团黑雾消散了。

解决掉了那颗人头,冷月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,重新将桃木剑放了背包里,转过头面无表情的对柳志诚说道:

“之后它不会再阴魂不散的出现了。”

“这我那个”

柳志诚结结巴巴了半天,但因为心里面或许是太过震惊。以至于他最终也没有将他想说的话说出。

倒是南宫芸有些不确定的问道:

“那把剑是无刃?

“嗯。”冷月肯定的点了点头,并没有多余的话说。

“我说小芸,你问的不是废话吗,只要不是瞎子就都能看出那把剑没有剑刃。”

刘言敏虽然吃惊于冷月所表现出的实力,但是他很快便恢复如常,显然不待见就是不待见,并不会因冷月所表现出的实力而有所改变。

“我所说的无刃并不是没有剑刃的意思,那是一种天赋术法的名子。

指的是施术人可以根据所面对鬼物的强弱。制造出各种与之相匹敌,将其斩灭的术法。

只有对学习术法特别有天赋的人才能掌握。绝大部分人只能单纯的通过咒法附魔,以及法力加持提高手中武器的威力。

你不是掌握术法的人,这些就是详细和你解释你也不见得能听得懂。

总之我男神就是很帅,很厉害就对了!”

南宫芸说着说着便又开始春心荡漾,难以自持起。

见南宫芸这一副花痴的样子,刘言敏真是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巴掌。他一个鬼物体质的人没事问什么术法,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!

“哼!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刘言敏冷哼一声,看了一眼正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的冷月,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。

刘言敏和南宫芸刚刚对冷月所表现出的震惊,夏天骐站在一边看得是清清楚楚。尽管出风头的人还是冷月不是他。但他和冷月确实一个阵营的人,所以心里面倒也有些暗喜。

想经过这一次,南宫芸和刘言敏便再也不敢看低他们了。当然了,他也不会一直躲在冷月的背后狐假虎威下去,只要有足够的荣誉点用以强化他的恶灵体质,他早晚也能够独当一面。

毕竟出风头这种事情,在没有风险的前提下,他其实还蛮想干的。

“那个能告诉我,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吗?”

柳志诚这时候到冷月的身边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“那是一只邪灵。”

“邪灵?是什么?”

不但柳志诚没有听说过,就连夏天骐也是头一次听到这个名字。不过有柳志诚这个客户在场,他自然是不好张嘴去问,好在是南宫芸知道这个东西,听她这时说道:

“邪灵也是鬼魅之类的鬼物,是由各种负面意识所形成的负面集合体,说白了就是一只拥有着各种负面情绪的鬼魂。

这种鬼魂自身不具备杀人能力,多以制造惊吓,恶作剧,具有些许迷幻的能力。”

南宫芸说到这儿,故意看了柳志诚一眼道:

“邪灵能够洞悉到你所惧怕的事物,所以它们才伪装成凤彩的人头吓你,那颗人头其实并不存在。”

“不存在?你说那颗那颗鬼人头是不存在的?这怎么可能,我明明”

“你之所以觉得它是存在的,是因为你被邪灵迷幻住了,实际上你看到的感觉到的都是假的。邪灵的这种迷幻能力,看起是很厉害,因为不但能欺骗你的视觉更能欺骗你的触觉,甚至是感觉。

但这些也只对普通人有用处,只要是开了天眼的人便都能瞧出破绽。”

南宫芸在说这番话的时候,心里面也多少有些发虚,因为她之前并没有看出那只邪灵的伪装。倒不是她开不了天眼,而是根本没有往邪灵那方面去想。

尽管南宫芸的一番解释听得柳志诚很是晕头转向,不过他倒是听清了一点,那就是那所谓的邪灵已经被解决了。

“既然那只邪灵已经被你们除掉了,那是不是说我现在已经安全了?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