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六章 人头

第六章 人头
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当时害怕极了,下意识便跑了卧室,拿起电话就要报警。但是刚拨通电话就被我挂断了,因为我恍然想起了我现在是嫌疑人,是被警方怀疑的对象,如果将这件事告诉警方,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况且我那时候也过神,我只是看到腥臭的污血从阀门里流出,但是却没看到尸体之类的东西,万一那污血不是人血呢?

想到这儿,我便硬着头皮再度到了阀门前,污血仍在缓缓的往下流着,我拿起扳子开始试着卸下阀门。

本以为卸掉阀门后,会有更多的污血从里面流出,然而让我意外的是,污血依旧是成细股的从立面出。

我拿着螺丝刀子捅了捅,发现管道里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,于是将钳子伸进去试着将立面的堵塞物拽出,结果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拽出一些。

之后我便不敢再拽了,因为几绺湿漉漉的头发从中露了出。

我找手电冲着管道里照了照,结果我竟我竟看到了一双充斥着血红的眼睛

一颗人头,一颗人头竟然在我家的水管里”

听柳志诚说到这儿,众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,显然已经在脑海里幻想出了当时的场面。

柳志诚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不敢隐瞒的继续说道:

“我当时真是被吓得够呛,想要立马逃出屋子,但又怕警方会我家调查,我是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。

我靠在房门前抽了根烟,最终决定将管道里的那颗人头重新塞进去,再将地上的污血擦干,总之不能在家里留下任何对我不利的痕迹。

就这样我清理了现场,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离开了家。

然而等我到公司后,便又收到了另外两名同事离奇死亡的噩耗。

接下的一天,部门里的人除了我以外全部向公司提出了辞职。

很显然。不只我个人认为这事是鬼做的,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,并且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危险。

那天晚上我再度和同事们吃了顿饭,桌上每个人都惶恐万分。已是不敢在这吴守市多待哪怕是一天。

还有一部分人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,他们并没有想着逃,而是想着找能人将那个鬼东西除掉。

而我便也属于这一种。

我们各自在网络上求助,托身边的人打听,然后在一起见面。请求这些“能人”的帮助。但最终,这些所谓的能人也通通成了那几个同事的陪葬。

跟他们当时见面对我们说的,什么万邪不侵,什么降妖除魔,根本就不一样。”

“这些人,我是说和你有着相同想法的同事,目前还有几个人?”

“三个人。”

“恩,柳先生你继续说吧。”

“就是因为被这些人坑了,所以我们才会想到见面后先让对方展现出能够除鬼的本事。”

“等等。”南宫芸这时候再度打断了柳志诚:

“柳先生还没有将你的遭遇说完。我想知道你包裹里的人头,和你那天早上的遭遇有什么关系。”

南宫芸没有让柳志诚按着他自己的逻辑说。实际上柳志诚也早已没了说话的逻辑,完全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。

直到听到南宫芸再度提起方才的话题,他才恍然想起自己之前并没有说完整,于是继续说道:

“那天早上我离开家后,警方便又将我叫到了派出所,这也让我更加强烈的感觉,警方的的的确确已经盯上我了。

一旦我有个什么风吹草动,想他们立马会冲进我家抓我。

如果我就这么被抓走的话,那可真是冤都冤死了。

我当时就告诉自己,一定要找到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。决不能让警方看出什么。

所以尽管我很厌恶,也很恐惧家,但那天晚上我还是到了家里。

然而我刚打开房门,便听到从卫生间传出马桶的抽水声。

我一半身子在门外。一半身子在门内的愣了几秒,这才关上门忙跑进了卫生间。结果我确实没有听错,马桶确实在抽水。

可是总阀门那里已经被那颗人头堵住了,按道理是不可能有水流出的,于是我又不确定的拧开了水龙头,结果竟真的有水从中流出。

并不是之前从阀门里流出的那种污血。而是清澈透明的自水。

我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事,但是却没有勇气再将阀门卸下,看看卡在里面的人头还在不在。

因为昨天一整晚都没睡,所以尽管我心里很是害怕,根本不敢拉窗帘,也不敢关灯,但是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。

早上当我猛地睁眼时,外面的天已经亮了,我下意识的在床上摸索着手机,结果我却摸到了一团头发

我被吓得一激灵,忙松开手看向刚才摸过的地方那里竟放置着一颗人头。

我竟然夹着这颗死人头睡了一整晚”

“那是谁的人头?是你同事的吗?”

“嗯,是一名女同事的人头。”

柳志诚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

“我当时害怕极了,但又不敢报警,所以只得将那颗人头藏进冰箱里,以免它腐烂掉。

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它,将它丢掉害怕被发现,将它留在冰箱里又害怕警方他家。

当然最致命的是,我根本就不知道,这颗人头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床上,又是被什么东西送进我家的。

接下的两天我天天都能收到死人头,都是那些死掉的同事们,直到我家的冰箱在没有地方存放它们。”

“你不觉得将被害者的人头藏进自家的冰箱是件很愚蠢的事吗?”

刘言敏直言不讳的问道。

“我知道,所以我才开始更加拼命的寻找能够帮我解决掉这一切的人。但是盲目的寻找,却找了一帮骗子。

至于这颗人头我之所以会冒险带在身上,则是因为它和其他的人头不同,它并不属于任何一个之前被杀死的同事。”

“不是你的同事?那是什么人的脑袋?”

柳志诚这时看了一眼好奇的众人,继而沙哑道:

“这是fèng彩的人头”未完待续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