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二十三章 谁能开门?

第二十三章 谁能开门?


                “哗哗哗”

卫生间里的抽水声越越大,夏天骐小心翼翼的沿着墙壁摸索,身后赵安国则也在寸步不离的跟着。

沿墙边整整摸索了个遍,结果仍旧是探无所获。

夏天骐无奈的叹了口,算是彻底放弃了将这种无用功继续下去的念头。

整座屋子下,三十多平的面积几乎可以说是尽收眼底,要说可能有什么遗漏的仅仅只有关着门的卫生间。

正待他思量着要不要过去看一眼的时候,便听身后再度传出了赵安国的充满惊恐的叫声:

“血血!前辈有血从卫生间里流出了!”

听到赵安国的叫声,夏天骐下意识转头看去,便见大量的血水正从下面的门缝里渗透出。

“难道?”

见到从卫生间里渗出的血水,夏天骐不禁快步的走了过去。

到卫生间的门前,从里面传出的抽水声便更加刺耳,夏天骐站在门前犹豫着要不要冒险将门打开,与此同时,赵安国却猛地向前一步,直接用身子挡住了夏天骐。

“你干什么!”

“前辈”

被夏天骐这么一吼,赵安国突然哭了出,泣不成声的说道:

“我也想出点儿力气我不想做拖油瓶”

说完也不等夏天骐开口,便大叫着推开了卫生间的门。

赵安国会这么做,显然是瞧出了夏天骐的忧虑,害怕猛地开门会遭到鬼物偷袭,所以才咬着牙自告奋勇的站出,替夏天骐冒这险。

夏天骐又怎会不明白赵安国的意思,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。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卫生间的门被赵安国打开后,夏天骐的目光也直接穿透进了内部,继而他和赵安国的身子便都猛然一颤。

他们看到了沈若彤。

只不过她俨然已经死了。

沈若彤的身体倒在马桶旁,至于她的脑袋则完全陷入了马桶里,伴随着刺耳的抽水声,血水不断的从马桶里涌出。继而经过他们的脚下流去外面。

“若彤姐!”

见之前离奇消失的沈若彤,竟然惨死在了这里,赵安国顿时情绪崩溃的瘫在了地上,已是哭得泣不成声。

赵安国和沈若彤尽管非亲非故,但是二人同在一个团队,又都是刚刚转正的新人,感情自然是相当深厚。

但哭成这副样子,夏天骐想更多的兔死狐悲,想到自己或许也会落得个惨死的下场。

不单是赵安国。看到沈若彤的尸体他心里面也是相当难受,毕竟沈若彤之前给他留下的印象很不错。

当然,不可否认的是,他和赵安国一样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些兔死狐悲的感伤,再次让他感受到了事件的残酷。

沈若彤已经确定死亡,夏天骐便强行抑制住自己感伤的情绪,尽量恢复冷静。

“沈若彤已经找到了,那就说明她的消失只限于在这间屋子里。或者说,消失就等与死亡”

这一瞬。夏天骐感觉自己仿佛抓住了某个关键,只要再继续推敲下去,便能够洞悉到关键。

“我们先出去。”

夏天骐如同拖死狗一样,将瘫在地上的赵安国从卫生间里拖了出,由于倒在地上的关系,身上沾满了带有些腥味的血水。

等将赵安国重新拖到门边。夏天骐恍然感觉到了什么,继而朝着沙发看去,便见空气中出现了一道横穿整间屋子的白痕。

不过只是眨眼的功夫,那条白痕便消失无踪了。

夏天骐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。

那就是沈若彤的死亡。会不会与那条白痕有关?

起初的时候,那条白痕是出现在窗边,之后它则又移动到了床边,继而它又移动到了沙发那儿

“难道那条白痕是一直延伸的,它早晚会覆盖整间屋子?”

想到这儿,夏天骐忙抓住赵安国的衣领,将他从地上提了起,大声的问道:

“沈若彤消失的时候,你有没有看到过一条白痕!”

“我没有”

“一条类似于白线的东西,或许很淡,你在好好想想有没有看到,哪怕是似乎看到了!”

因为那条白痕消失的特别快,所以赵安国即便看到了,或许也只是看到了一点儿痕迹。

“白线我似乎看到了”

赵安国并不是很确定的说道,不过这对夏天骐说已经足够了。

如果他猜的不错,那条白线应该是拥有着一种能够将人拖入某个地方,继而在将其杀死后,随机将尸体丢屋子某处的能力。

沈若彤应该就是在睡梦中被那条白线抓走,继而在杀死后随机丢进了卫生间里。

想那条白线就像是渔网一样,它渐渐的在屋子里展开,当它完全展开的之时,便是彻底收网的时候。

届时,屋子里的所有活口都将被带到那未知的“鬼域”杀死。

“怪不得那附身鬼始终不肯出,原是有这种大杀招在准备着。”

夏天骐虽然已经想通了原因,但最关键的地方他却没有想到,那就是究竟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间鬼屋。

窗户外面都被那种铁栏杆围着,即便砸碎了玻璃也没法出去,另外这里相当于8楼的高度,就算他们能从窗户出去又能怎么样?

但是门又被封死了,他们现在真可谓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。

难道只能留在这里等死?

“不!一定有办法的!”

夏天骐绝不是那种甘心等死的人,深陷绝境的情况他已经经历过一些,自甘放弃绝对是最愚蠢的行为。

“前辈我们就要死了”

“闭上你的臭嘴,我才不会死!”

夏天骐真是恨不得一脚下去,将赵安国这个软柿子给踩死。

“这是鬼屋这是只有死人才能出去的地方我们出不去的出不去的”

赵安国说完,哭得更加厉害了:

“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”

“不想死就把嘴巴给我闭上,让我能安静的想办法

等等!你刚才说的什么?你说这里是只有死人才能走出去的地方?”

夏天骐这时候恍然意识到了什么,脸上不由浮现一抹喜色,他狠狠的一拍脑门,怎么就将这件事给忘了。

因为就像赵安国说的那样,每一次鬼屋的门打开,都是由死人打开的。

附身鬼附在死人的身上,继而下楼家,将另一个正等在家里的受害者杀死。

这样想,这扇门的确是一扇只能被死人打开的门!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