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灵国度 / 第十七章 分析

第十七章 分析


                坐在宾馆的床上,夏天骐下意识的思询着这起事件的解决办法,只是他刚进入状态,房门便被敲响了。

从床上下打开门,门外果然是赵安国和沈若彤。

两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带有些期待,显然是想听一听夏天骐之前对他们提到的“头绪”。

“正好你们了,我就将我的推测说给你们听听,如果你们有听着不妥的地方,也可以直接打断我,说出你们的想法。”

“前辈的推测一定是正确的,根本无需打断。”

对于赵安国这种近乎脑残的崇拜,夏天骐这两天已经差不多习惯了,所以只是笑了笑,倒是沈若彤依旧受不了的瞪了赵安国他一眼:

“真不知道你这脑子里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。”

“当然是在想如何解决这次事件。”

“我看你是在想怎么溜须拍马,怎么犯逗比。”

“前辈,你听听若彤姐这话,他说我溜须拍马,我难道还不能有个崇拜的人了?说实话就是溜须拍马?”

尽管沈若彤是在吐槽他,但是赵安国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,根本不往心里去。

“行了,少扯这些没用的,多说点儿正事。”

沈若彤虽然嘴上抨击着赵安国,可她心里面也已经认可了夏天骐在分析上的能力,会这么说主要是受不了赵安国有事没事的生舔。

不过眼下夏天骐发话了,二人便也不再计较,都将目光放在了夏天骐的身上。

“这起事件发展到现在,有几处疑点一直困扰着我们。

比如说已死的受害者家,他们究竟是如何到家中的?

起初我们认为是死去的受害者,就像是活人一样下班家。从小区的大门通过,进入住宅楼。

但是待看过几个受害者的监控录像后,我们却能够排除这一点,那就是之前就已经死掉的受害者,并没有任何监控录像的记录。

也就是说监控录像根本就没有拍到他们家的画面。

接着,便是那条之前被你们捕捉到。但随即却又突然消失无踪的楼梯。

那条楼梯是什么?它为什么会突然出现,又为什么会突然消失?它的出现究竟有何意义?

这在一开始的时候,我们依旧是全无半点儿头绪,直到我们不久前见了何冲的经理,以及当时和他一起出差的几个员工,才终于搞清楚这件事。

至于第三个疑点,也就是鬼物为什么专挑刚刚搬入顶楼的人下手。

有关这个问题,我之前也说过,我们不能以人类的逻辑去看待鬼物。但是倒也能从鬼物的一些做法上。瞧出些许的端倪。

就比如说我们最早推测到的,它们选择杀戮的条件。

刚搬完家,东裕区范围,住在顶楼。

以上这些就是在这起事件中一直困扰我们的三处疑点。”

夏天骐简要做了番总结,显然是在告诉赵安国二人,我接下将会将这三处疑点解开。

赵安国和沈若彤也都知晓夏天骐的意思,所以任谁都没有开口打扰,静待夏天骐接下的解惑:

“。通过我们那天的蹲点,我们已经能够肯定。先前就已经死掉的人,并不是从外面到家中的。

那么它们是从哪里去的呢?

我的猜想是从顶楼。

它们是从顶楼,也就是多出的8楼,下到他们家所在的7楼的。

这也解释了那条突然出现而后又消失的楼梯,它的存在究竟有着何种含义。

那条楼梯就是通往那个不存在楼层的路,死者正是通过那条楼梯到家中的。

同时也说明第三个疑点。那就是鬼物为什么只杀顶楼的人。因为距离那条楼梯最近的就是顶楼。”

夏天骐说到这儿,沈若彤不禁困惑的打断道:

“但为什么还包括刚刚搬进的人呢?这这么做又是为什么?”

“我还是那句话,我们能够从鬼物的一些做法中瞧出些端倪,但是要知道它们是鬼,并不是蹑手蹑脚作案怕被警方发现的凶犯。

当然。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的存在,那就是鬼物的确有在忌惮什么。

如果鬼物将每一个住在顶楼的人杀死,偌大的一个东裕区,怕是会死掉成百上千的人。你觉得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公司还会派我们这些普通职员过吗?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,鬼物和公司其实某种程度上就像是警察和凶犯一样,彼此忌惮,彼此为敌?”

“肯定是这样啊,公司弄什么解决事件考核,不就是逼着我们去解决灵异事件吗,这个不用前辈说,我就能答。”

赵安国抢在夏天骐的前头解释道。

夏天骐听后也较为认同的点了点头,附和说:

“安国说的没错,公司呈现出的就是一种不让灵异事件侵入现实的态度。这个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沈若彤没有说话,不知道又在思量着什么。

夏天骐不想耽误时间,继续说道:

“这起事件的大概脉络,在我想就是这样:

有一层能够移动的区域,这个区域只能附在顶楼上,并且只能对顶楼且是刚刚搬入顶楼的人产生影响。

就拿张臣和张晓晓为例。

它会先将张臣杀死,之后张臣会死而复生,从那个诡异的区域里下,重新到家里,继而杀死张晓晓。

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的死亡时间会不相同的原因。”

“那个前辈,可是王茜华和何冲他们两个是一起死的啊?应该是一起吧。”

“你们仔细想想,之前发生的那几起案子,都是突然离家的人先被杀,在家里的人后被杀。这或许就在说明,两个人并不是必须有一个人要先死,出现这种差异的原因其实在于他们是否有人留在家里。

如果有人留在家里,那么就会出现死亡时间上的差异,反过说如果没有人在家,那或许便会死于同时。”

正当夏天骐还要再说下去的时候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,电人是东裕区派出所。

夏天骐接听了这通电话,里面传出了王头的声音:

“两个人都已经死了,尸体同样遭人分尸,两个人的死亡时间一致,都死了差不多有五天的时间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